yzc888亚洲城

司马懿之墓去向成谜,张冠李戴闹出笑话,最后靠盗墓贼才得以更正

  2019 史不语

  今天的故事,要从公元265年开始说起。这一年,用两辈人厉兵秣马建立起来的西晋王朝,正式登上了中国历史的大舞台。纵观西晋一朝,虽然结束了三国时期的混乱局面,使中国进入了短暂的统一时期。但是因为统治者的无能昏庸,在经历了八王之乱后,原本就不算强盛的西晋元气大伤,直到316年被前赵所灭,国祚仅仅维持了51年……

  

  在这51年中,西晋共出了4个皇帝。这四个皇帝中,怀帝司马炽和愍帝司马邺都被刘聪所杀,算是客死异乡。武帝司马炎和惠帝司马衷,则都死在了洛阳,和老祖宗葬在了一起。如此算来,算上宣帝司马懿的高原陵、景帝司马师的峻平陵,文帝司马昭的崇阳陵,西晋皇陵应该有五座。

  然而吊诡的是,不知为何,这些皇陵和它们所属的王朝一样,在中国历史上并没有多少存在感,其具体位置一直不为人知,任凭盗墓贼怎么找都不见踪影。也是直到近年,这些在深山中悄无声息地藏了一千多年的皇陵,才被考古学家们发现。

  而更有趣的是,西晋王朝奠基者司马懿的皇陵,竟然还曾被人张冠李戴的闹出了一个大笑话,最后只能依靠盗墓贼才得以更正。

  众所周知,司马懿是个精明到连诸葛亮都忌惮不已的人物。如此老谋深算的人物,其陵墓所在,当然也就成为了后人们极感兴趣的话题。清朝乾隆年间的洛阳知县龚松林,就曾为此好生折腾了一阵。最后经过“仔细”鉴定,龚松林把一座位于洛阳老城以北的土冢,认定为司马懿的陵墓。

  这座经过知县大人之手和司马懿挂上钩的土冢,就此成为了当时洛阳地区的一座著名景点,一时间游客纷至沓来,到土堆前凭吊怀古,抒发对司马懿种种复杂微妙的感情。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又过了200多年,这座土冢最后竟然被一伙盗墓贼验明了“正身”。

  原来,在新中国成立前期,这座古冢引起了一伙盗墓贼的注意。他们凿穿厚厚的夯土,希望从这座“皇陵”中发笔横财。谁知道等他们千辛万苦的进到地宫之后,却发现这座土冢根本不是什么皇陵。他们在地宫中发现的墓志上,明明白白地记载着,这座土冢的主人,原来是北魏清河王元怿。

  失望之下,这伙盗墓贼把地宫中所有陪葬品席卷一空,唯独留下了那块他们认为不值钱的墓志。1965年,新中国的考古专家们,顺着盗墓贼留下的盗洞进入地宫,发现了这块墓志,经过证实,这座土冢的确是北魏墓葬的形制,司马懿陵墓之说不攻自破。

  一个堂堂知县,竟然张冠李戴地将土冢误认为皇陵凭吊,已是贻笑大方,更令人笑掉大牙的是,这个荒唐的错误竟然是靠着盗墓贼才得以更正,如果龚松林地下有知,不知会作何感想?

  今天的故事,要从公元265年开始说起。这一年,用两辈人厉兵秣马建立起来的西晋王朝,正式登上了中国历史的大舞台。纵观西晋一朝,虽然结束了三国时期的混乱局面,使中国进入了短暂的统一时期。但是因为统治者的无能昏庸,在经历了八王之乱后,原本就不算强盛的西晋元气大伤,直到316年被前赵所灭,国祚仅仅维持了51年……

  

  在这51年中,西晋共出了4个皇帝。这四个皇帝中,怀帝司马炽和愍帝司马邺都被刘聪所杀,算是客死异乡。武帝司马炎和惠帝司马衷,则都死在了洛阳,和老祖宗葬在了一起。如此算来,算上宣帝司马懿的高原陵、景帝司马师的峻平陵,文帝司马昭的崇阳陵,西晋皇陵应该有五座。

  然而吊诡的是,不知为何,这些皇陵和它们所属的王朝一样,在中国历史上并没有多少存在感,其具体位置一直不为人知,任凭盗墓贼怎么找都不见踪影。也是直到近年,这些在深山中悄无声息地藏了一千多年的皇陵,才被考古学家们发现。

  而更有趣的是,西晋王朝奠基者司马懿的皇陵,竟然还曾被人张冠李戴的闹出了一个大笑话,最后只能依靠盗墓贼才得以更正。

  众所周知,司马懿是个精明到连诸葛亮都忌惮不已的人物。如此老谋深算的人物,其陵墓所在,当然也就成为了后人们极感兴趣的话题。清朝乾隆年间的洛阳知县龚松林,就曾为此好生折腾了一阵。最后经过“仔细”鉴定,龚松林把一座位于洛阳老城以北的土冢,认定为司马懿的陵墓。

  这座经过知县大人之手和司马懿挂上钩的土冢,就此成为了当时洛阳地区的一座著名景点,一时间游客纷至沓来,到土堆前凭吊怀古,抒发对司马懿种种复杂微妙的感情。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又过了200多年,这座土冢最后竟然被一伙盗墓贼验明了“正身”。

  原来,在新中国成立前期,这座古冢引起了一伙盗墓贼的注意。他们凿穿厚厚的夯土,希望从这座“皇陵”中发笔横财。谁知道等他们千辛万苦的进到地宫之后,却发现这座土冢根本不是什么皇陵。他们在地宫中发现的墓志上,明明白白地记载着,这座土冢的主人,原来是北魏清河王元怿。

  失望之下,这伙盗墓贼把地宫中所有陪葬品席卷一空,唯独留下了那块他们认为不值钱的墓志。1965年,新中国的考古专家们,顺着盗墓贼留下的盗洞进入地宫,发现了这块墓志,经过证实,这座土冢的确是北魏墓葬的形制,司马懿陵墓之说不攻自破。

  一个堂堂知县,竟然张冠李戴地将土冢误认为皇陵凭吊,已是贻笑大方,更令人笑掉大牙的是,这个荒唐的错误竟然是靠着盗墓贼才得以更正,如果龚松林地下有知,不知会作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