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8亚洲城

人品德行,可在细节中观察,以小事来验证:曾国藩的小节与大度

  原创尘境心影录2019.8.26我要分享

  作者:史遇春

  说起曾国藩,有赞誉称颂者,也有刻薄攻击者。

  且随他吧!

  是非功罪,历史,就是让人评说的。

  关于曾国藩,有一点,是可以肯定,那就是:他的识人之精,用人之明,这是众口一词认可的事实。

  能识人,能用人,那么,曾国藩又是如何待人呢?

  清代佚名氏《清代之竹头木屑》的《曾文正大度》一节,讲述了一件小事,从这件小事中,可以看到曾文正待人的大度。

  曾文正肄业于岳麓书院。

  话说,在他还没有发达的时候,有一次,曾文正到省里去参加乡试。

  所谓乡试,是中国古代科举考试之一。明、清两代定为每三年一次,在各省省城(包括京城)举行,凡本省生员与监生、荫生、官生、贡生,经科考、岁科、录遗合格者,均可应试。逢子、午、卯、酉年为正科,遇庆典加科为恩科,考期亦在八月。各省主考官均由皇帝钦派。中式称为“举人”,第一名称“解元”第二名称为亚元,第三、四、五名称为经魁,第六名称为亚魁。中式之举人原则上即获得了选官的资格。凡中式者均可参加次年在京师举行的会试。

  参加乡试时,因为路上有些事情耽搁,所以,曾文正算是来得比较迟的考生。大概是居住的地方比较紧张,或许,也是为了节省费用,曾文正只能和某生同住一屋。

  和曾文正同住的这位某生呢,心气比较浮躁,性格比较偏狭。

  当时,两人同住一屋之中,某生的书案距离窗户有好几尺远。为了读书方便,写字时光线充足一些,曾文正就把自己的书案移到窗前,好借取窗前的光亮。看到这个情景,某生非常生气,他火气冲天地说到:

  “哎!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能这样呢?我书案前头的光线,就是靠窗户射进来的,你不知道还是怎么的?你看看你,把自己的书案移到窗户跟前,把我的光都遮没了?你叫我怎么读书啊?……”

  某生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大堆很不满意的话。

  曾文正也没有生气,待某生发完火之后,他问某生道:

  “好吧!既然这样,那您倒是说说,我应该把书案摆放在哪里合适呢?”

  某生转头在屋子里巡视了一遍,然后,他指着床的一侧说道:

  “你就放在那边吧!”

  曾文正也没有说什么,他默默地把自己的书案移到了某生所指的位置。

  因为考试临近,所以必须下功夫加班加点读书。到了晚上,曾文正还是读书不辍。这个时候,某生又怒气冲冲地对曾文正吼道:

  “你这人怎么回事啊,是不是在家里就没好好读过书?平时不用功,这个时候,晚上读什么书啊?聒聒噪噪,一直在那边读啊读的,吵得人心烦……”

  接着,某生又是一顿的嘟嘟囔囔。

  曾文正想着,或许,自己朗读习惯了,一时疏忽,没有考虑到人家的心情。于是,曾文正改朗读为默诵,继续读书不懈。

  这一科会试,曾文正登捷中式。

  曾文正喜报送来的同时,某生也知道了自己落榜的消息。

  看到曾文正考中而自己落选,某生直气得捶床,他非常愤怒地说道:

  “这个屋子的风水很好,我先住进来,原本,这好风水应该是有利于我的。谁知,你硬要挤进来,这好好的风水,就平白的被你给夺走了。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落败,你为什么高中了吧?”

  接着,某生吧啦吧啦又是一通的牢骚和叹息。

  曾文正没有言语,只是歉意地笑笑。

  某生不但在曾文正面前讲了他所谓“风水被夺”的事,他心里很是气不过,还到处去跟别人讲。

  那时,一起参加考试的人,听到某生的这种说法,有些听不下去,就诘问他道:

  “您说是曾某人夺了您的风水,我们读书人最讲究的是书案摆放的位置,大家都知道,曾某人书案的位置,还不是您‘指导’摆放的吗?这个时候,他高中了,您怎么说这种话啊?您为什么要怪人家呢?您该问问自己才是啊!”

  听到人家这么一说,似乎全是向着曾文正,某生更是怒不可遏,他红着脸,粗着脖子说道:

  “就是因为他把书案放在那边,才夺了我的风水,不然,这一科肯定是我高中的!……”

  然后,他就把自己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因为大家住得很集中,所以,某生各种比较过分的举动,同来考试的考生都看得一清二楚,大家都很为为曾文正抱不平。但是,曾文正都泰然处之,并没有因之而影响读书考试。

  就这次考试过程中发生的一切,那些有眼力的人,都认为曾文正大气,并预测曾文正以后必成大器。

  据说,有一次,曾文正前往江南筹集资金,经过多方努力,筹得白银百两,本来要做他用的。但是,中途看到有全史的好版本,于是,他就毫不吝惜,把筹来的现银,全部买了全史带回。

  买到全史之后,曾文正竟然在一年之内,全部读完,他一辈子的精进与勤学,就是这样地令人敬佩。

  一个人的品质,往往需要在细节中观察,在小事中见证。

  一个人,要成为人才,成为贤达,成为圣人,首先要有好的品质,这是第一位的,其次,还要有勤学苦练耐力,坚持不懈的精神。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作者:史遇春

  说起曾国藩,有赞誉称颂者,也有刻薄攻击者。

  且随他吧!

  是非功罪,历史,就是让人评说的。

  关于曾国藩,有一点,是可以肯定,那就是:他的识人之精,用人之明,这是众口一词认可的事实。

  能识人,能用人,那么,曾国藩又是如何待人呢?

  清代佚名氏《清代之竹头木屑》的《曾文正大度》一节,讲述了一件小事,从这件小事中,可以看到曾文正待人的大度。

  曾文正肄业于岳麓书院。

  话说,在他还没有发达的时候,有一次,曾文正到省里去参加乡试。

  所谓乡试,是中国古代科举考试之一。明、清两代定为每三年一次,在各省省城(包括京城)举行,凡本省生员与监生、荫生、官生、贡生,经科考、岁科、录遗合格者,均可应试。逢子、午、卯、酉年为正科,遇庆典加科为恩科,考期亦在八月。各省主考官均由皇帝钦派。中式称为“举人”,第一名称“解元”第二名称为亚元,第三、四、五名称为经魁,第六名称为亚魁。中式之举人原则上即获得了选官的资格。凡中式者均可参加次年在京师举行的会试。

  参加乡试时,因为路上有些事情耽搁,所以,曾文正算是来得比较迟的考生。大概是居住的地方比较紧张,或许,也是为了节省费用,曾文正只能和某生同住一屋。

  和曾文正同住的这位某生呢,心气比较浮躁,性格比较偏狭。

  当时,两人同住一屋之中,某生的书案距离窗户有好几尺远。为了读书方便,写字时光线充足一些,曾文正就把自己的书案移到窗前,好借取窗前的光亮。看到这个情景,某生非常生气,他火气冲天地说到:

  “哎!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能这样呢?我书案前头的光线,就是靠窗户射进来的,你不知道还是怎么的?你看看你,把自己的书案移到窗户跟前,把我的光都遮没了?你叫我怎么读书啊?……”

  某生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大堆很不满意的话。

  曾文正也没有生气,待某生发完火之后,他问某生道:

  “好吧!既然这样,那您倒是说说,我应该把书案摆放在哪里合适呢?”

  某生转头在屋子里巡视了一遍,然后,他指着床的一侧说道:

  “你就放在那边吧!”

  曾文正也没有说什么,他默默地把自己的书案移到了某生所指的位置。

  因为考试临近,所以必须下功夫加班加点读书。到了晚上,曾文正还是读书不辍。这个时候,某生又怒气冲冲地对曾文正吼道:

  “你这人怎么回事啊,是不是在家里就没好好读过书?平时不用功,这个时候,晚上读什么书啊?聒聒噪噪,一直在那边读啊读的,吵得人心烦……”

  接着,某生又是一顿的嘟嘟囔囔。

  曾文正想着,或许,自己朗读习惯了,一时疏忽,没有考虑到人家的心情。于是,曾文正改朗读为默诵,继续读书不懈。

  这一科会试,曾文正登捷中式。

  曾文正喜报送来的同时,某生也知道了自己落榜的消息。

  看到曾文正考中而自己落选,某生直气得捶床,他非常愤怒地说道:

  “这个屋子的风水很好,我先住进来,原本,这好风水应该是有利于我的。谁知,你硬要挤进来,这好好的风水,就平白的被你给夺走了。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落败,你为什么高中了吧?”

  接着,某生吧啦吧啦又是一通的牢骚和叹息。

  曾文正没有言语,只是歉意地笑笑。

  某生不但在曾文正面前讲了他所谓“风水被夺”的事,他心里很是气不过,还到处去跟别人讲。

  那时,一起参加考试的人,听到某生的这种说法,有些听不下去,就诘问他道:

  “您说是曾某人夺了您的风水,我们读书人最讲究的是书案摆放的位置,大家都知道,曾某人书案的位置,还不是您‘指导’摆放的吗?这个时候,他高中了,您怎么说这种话啊?您为什么要怪人家呢?您该问问自己才是啊!”

  听到人家这么一说,似乎全是向着曾文正,某生更是怒不可遏,他红着脸,粗着脖子说道:

  “就是因为他把书案放在那边,才夺了我的风水,不然,这一科肯定是我高中的!……”

  然后,他就把自己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因为大家住得很集中,所以,某生各种比较过分的举动,同来考试的考生都看得一清二楚,大家都很为为曾文正抱不平。但是,曾文正都泰然处之,并没有因之而影响读书考试。

  就这次考试过程中发生的一切,那些有眼力的人,都认为曾文正大气,并预测曾文正以后必成大器。

  据说,有一次,曾文正前往江南筹集资金,经过多方努力,筹得白银百两,本来要做他用的。但是,中途看到有全史的好版本,于是,他就毫不吝惜,把筹来的现银,全部买了全史带回。

  买到全史之后,曾文正竟然在一年之内,全部读完,他一辈子的精进与勤学,就是这样地令人敬佩。

  一个人的品质,往往需要在细节中观察,在小事中见证。

  一个人,要成为人才,成为贤达,成为圣人,首先要有好的品质,这是第一位的,其次,还要有勤学苦练耐力,坚持不懈的精神。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