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8亚洲城

小说:风雨欲来的时候,往往也是人心最为宁静的时候!

小说:风雨欲来的时候,往往也是人心最为宁静的时候!

这认罪书上头一件就是杀兄弑母!他的兄长自从他任了卫城知县之后,就仗势欺人,整日带着一群狗腿子向卫城一些商户勒索钱财!

方酋知晓内情,却从不干涉!直到三年后,其勒索银两已经达到了相当可观的数量,方酋便找了个由头将他兄长杀害,将那些银两据为己有!

对外宣称其兄仗势欺人,勒索百姓钱财,并将勒索来的钱财挥霍一空!故而他大义灭亲,以平百姓怒怨!

百姓们不知事情真相,只以为卫城这一任知县方酋是个为民请命的好官!也就不再追究银两之事!

但是其母却是知晓内情的!她整日在府里哭哭啼啼,痛骂方酋毫无人性,连亲兄都杀害!方酋起初并没有搭理母亲!后来幕僚提醒他小心走露消息,他便狠心将自己的亲母毒死了!

看到此处虞少君恨不得将方酋几拳打成浆糊!

而认罪书的第二件就是与他口中的莫大人有关的!据说这莫大人在修炼一门奇功,功法修炼大成后,便会天下无敌!

只是这功法邪门,需要在每月月圆之夜以处子之血冲刷全身,功力才能大进!

方酋为了讨好莫大人换取自己的光明前途,便主动请缨,为对方收集处子之血!这几年下来,被他杀害的黄花少女近上百人!

此等行径实在是丧尽天良,虞少君怒不可忍,再次一脚踢向方酋!

认罪书上类似的恶事还有很多,虞少君有些看不下去了,光是这些,就足以让这方酋死一万次了!

而十里沟抢粮事件,虞少君也在这认罪书上找到了答案!

莫大人听闻十里沟产的粮食香甜可口,甚至比那些上供给皇帝的粮食还好,便在方酋面前提了一句!

方酋知晓对方意思,便派手下人假扮土匪,将十里沟村民的存粮抢劫一空!

明日恰逢本月十五,那莫大人到来是取处子之血的,顺便将粮食一并带回京城!

而这位莫大人其实并不是官,他是当朝国师莫天机的独子莫如风!

虞少君将认罪书揣到怀里走出大堂!他命自己随身带来的护卫将方酋绑了押在马车上!

随后逼问了几名官差,在他们的带领下,找到了抢来的粮食!又雇了几辆马车,让十里沟的百姓们随粮食一并返回村子!

百姓们见消失的粮食又回来了,一个个神情激动,对着虞少君三拜九叩!

送走十里沟的百姓,虞少君安排家人在县衙住下了!他决定暂时不走了,他要留下来会一会那莫大人!

“虞公,此间事情已经解决,我们为何不立即赶路?反而要住下呢?”叶凡见他派人将所有行李都卸下搬进县衙,很是不解!

“叶兄莫急,待咱们明日会过那莫大人,再走不迟!”

“这,虞公,在下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叶兄但说无妨!”

“好,虞公,其一,你我此次赴京,是要做大事的,越早去越好,耽误不得!其二,那莫大人即是国师莫天机的独子,那他身份高贵可见一斑!你我此时若是得罪于他,今后的路可就不好走了啊!”

“叶兄此言差矣,你我此次赴京,目的何在?”

“自然是以拯救天下苍生为己任啊!”

“没错,但是叶兄可知,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如果我们连这一县百姓尚且不能拯救,又何谈拯救天下?反正虞某是不信的!”

“这……唉,是叶某浅薄了!虞公勿怪!”叶凡还待再次反驳,见虞少君神情已有不悦,便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县衙大堂内,留下虞少君一人在思考问题!他的儿子若云迈着小腿跑了过来!

“爹爹,爹爹!”

“云儿乖,你娘呢?怎么一个人跑过来了?”虞少君见儿子来了,亲昵的将他抱了起来!

“爹爹,娘亲和姨娘们正在做饭呢!她们让云儿过来陪爹爹说说话!”

“哈哈,好啊,那你就陪爹爹说说话吧!”

“爹爹,娘亲和姨娘们说,无论爹爹你做什么事情,她们都支持你!让你放开手去做!”

小云儿奶声奶气的声音让虞少君内心一暖!他也正是考虑到自己的妻子孩子,所以才犹豫到底该不该与那莫大人开门见山摊牌!

莫如风做出如此丧尽天良之事,他自然是不打算放过的!只是对方身份高贵,如果他直接与其针锋相对,那他的进京之路将会步履维艰!妻儿老小也会置身危险之中!

当初他在夏阳城内之所以敢手刃小王爷白宇,也是因为自己周身并无多少牵挂,只青儿与灵儿她们!可如今自己却多了四个孩子!不能不替他们考虑!

但是云儿传来的话终于让他下定了决心!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如果将此事姑息了,那还有何脸面再谈拯救天下苍生!

想到这里,虞少君内心一松,抱起儿子去找几位夫人去了!至于莫如风,别说他是国师之子,就算他是太子,自己也会收拾他!

晚间,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坐在一起共进晚膳,虞少君有说有笑,并没有被今日发生的事情影响到心情!

方酋已被他派人押入大牢,安排了自己的护卫去看守!

冷玉这段时间与几位夫人相处的不错,所以也一同用膳!她本来一直都没给过虞少君好脸色的!

但是今日的事情让她对虞少君态度大改!她的内心产生了一个想法:此人是个真正爱民的好官,他不能死,我今后当尽心竭力保他与其家人的平安!

一家人吃罢饭后,各自去休息了!只有虞少君与冷玉没有睡下!虞少君不知那方酋手下有多少爪牙!这些人会不会半夜来劫人,会不会伤害自己的家人!所以他坐在县衙内的花园中守护着!

冷玉猜到了虞少君的心思,她自恃自己武功不差,就留下想帮着虞少君!

二人四目相对,其中的意思只有双方知晓!他们相视一笑,闲聊了起来!

虞少君此前从未去过京城,他便向冷玉询问一些京城的情况!

二人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天色已经亮了起来!

冷玉说这位莫大人功夫极高,看来今日要面对强敌了!虞少君站起身淡然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