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8亚洲城

微小说 | 你说问君何意,可醉朱颜,后来一生似箭,且命由天

  原创青铜引2019.7.17我要分享

  “陛下,皇后头上黑龙盘旋,将来定会夺您的天下。”

  “……无妨。”

  *

  ^_^本文为连/载小说,之前章.节标.题为:

  《 微小说 | 凤命行事,美人如花隔云端 》

  《 微小说 | 凤命行事,忽忽年华空冷暖 》

  《 微小说 | 凤命行事,百花迢递玉钗声 》

  《微小说 | 凤命行事,满眼芳菲总寂寥》

  《微小说 | 凤命行事,宛转娥眉能几时》

  《微小说 | 凤命行事,不辨花丛那瓣香》

  《微小说 | 凤命行事,烟丝宛宛愁萦挂》

  《微小说 | 凤命行事,桃花流水窅然去》

  《微小说 | 凤命行事,泪湿阑干花著露》

  《微小说 | 凤命行事,美人何故敛娥眉》

  大家可以sou“凤命行事”,或看我的发/文记/录哦~

  “你!”宫女被噎了一句,随后又嗤笑道:“你就不怕、哪天一睡不醒吗?”

  “有什么好怕的,你以为这样的日子,我很喜欢过呢。”武照漫不经心的语气,仿佛在说,今天没胃口,不想用膳了。

  “呵,你倒是想的挺开,难道也不在意赔上自己之外,还连累家人吗?”

  “我区区一个五品才人,能惹出多大祸事,处死的惩罚到顶了。”武照不屑道,似乎起身准备走人。

  “既是这般无惧,当初逼你做假账的时候,怎么不拿出点骨气来?”

  “在这是非之地,手里总得攥着点把柄才好,不是么?”武照语气轻巧,唇角甚至漫上轻薄的笑,李治隔着花墙,想像她那疏冷轻蔑的模样,是让人憎恶,还是惹人怜惜?

  “兰姐姐,一枚棋子,不论摆在多重要的位置,终归还是一枚棋子,随时都可能被替代,你心性聪敏,希望别沦落至此。”

  “什么意思,你觉得我还有的挑?”

  “只要你不促成她们对我的交易,就可以。”

  “看来我们都低估你了,你这何止是聪明,简直就是鬼才。”

  “多谢夸赞。”武照说完,也没怎么听见脚步声响,李治只见花影一闪,她已绕过隔墙,与自己斜面相对。

  武照脸上的神色有一瞬间的慌乱,但脚步却没停,想是怕那宫女疑心,继续往前边的假山处走去。而那宫女似乎在思索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又待了一会儿,才响起渐渐走远的脚步声。

  李治也默然站了许久,才缓缓朝假山走去,假山上洒落着几片花瓣,朦胧的霞光、轻浅的馨香,宛若伊人和他擦身而过后的惊鸿倩影。

  “真是怕了你了,总在我难堪的时候出现——”

  

  幽幽的叹息声传来,李治唬了一跳,见那纤细的身影藏在假山一角,并不匀出眼睛看他,而是用那系着红绳的素手遮挡前额,清眸倒映着有些阴沉的天空。

  李治一时无言,甚至连面上的神情都不敢流露,于这清逸冷傲的女子而言,同情只会让她愈加难过。

  “快下雪了……”

  然而,她一开口就使他难受,明明是不相干的话,却总是牵系着他的心弦。他望着她眸中的天空,心也跟着一沉。

  “晋王殿下。”

  “嗯?”李治回过神,武照却依旧没有朝看他,反而闭上了眼睛,深长的眼睫宛若倦怠的蝶翼,嘴唇染了浅浅的绯红色,没抹胭脂的双颊则莹白若雪。霞光中的玉梨花、冰影中的嫣桃瓣,融成了惊心动魄的美丽。

  李治心灼如焚,几乎就要吻了下去,好在残存的理智和惧怕将他从梦中扼醒,慌忙往后退了几步:“别、别这样。”

  “你看,在你心里,我就是个(妖)女。之前种种,皆因好奇。”

  “不是的、”

  “现下认清自己的情愫,就别再徒做纠结了。这风云变幻的时候,最忌孤身一人,不要惹下把柄,引火烧身。”

  武照一面说着,已从假山后边走出,渐行渐远,一抹背影,隐进了灰暗的天色中。

  李治记得自己到花园时,天分明还亮着,现下却被她的心绪蒙上了阴霾,满园芳菲,黯然失色。

  李治的拳头重重砸在假山上,自己方才为何不吻下去!那样她就不会曲解自己的心意了。可是,自己害怕,害怕父皇怪罪她、害怕她又如初见那天,无助地伸着纤纤玉手,在冷酷的深宫里寻求依靠。

  他不要她依靠父皇、依靠皇兄、或依靠哪个勾心斗角的妃嫔,这些全不可靠……可自己怎会有如此荒诞的念头,难道自己、能够让她依靠?

  

  不知是上苍冥冥的安排,还是缘于自己心底的暗伤,她说的那场雪,竟在他成亲之日到来。飞絮般的雪花飘飘忽忽地在风中飞扬,喧闹的喜乐和绚丽的喜绸皆被染上几分冷意,李治展平了眉间的褶皱,弯着嘴角,努力做出新郎该有的神采。

  “雉奴长大了。今日大婚之喜,朕祝你们夫妻鸾凤和鸣、百年好合。”李世民欣慰地笑着,让内官送上贺礼,武照站在他身后的身后,目光仍旧没有落在李治身上,也不回应李承乾和李泰的偷瞄,而是,朝远处的贺客望去。

  沈铭鹤?可沈铭鹤的父亲早逝,也无官位可袭,并没有资格出现在皇族的婚宴上,那就是穆飞了。

  怎奈李治是众人恭贺的新郎,一举一动都被大家尽收眼底,能匀出眼角觑武照已属不易,自然无法侧目去看穆飞的神情。只看见武照轻轻摇了摇头,菱唇微微翕动:“别难过……”

  武照只觉心倏然一紧,从未有过的感觉,仿佛冰凌落入心口,隐隐的疼痛与寒意。

  那个温柔忧郁的少年,又目睹了自己的一场“眉目传情”,他这份比蚕丝还微弱单薄的牵挂与情谊,不知会绵延到什么时候?

  武照的唇畔漫起一丝苦笑,这让人心疼的温文少年,倘若知道自己晚上还要给他送去合卺金杯,是不是现下就要开始犯愁了。

  

  未完待续——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陛下,皇后头上黑龙盘旋,将来定会夺您的天下。”

  “……无妨。”

  *

  ^_^本文为连/载小说,之前章.节标.题为:

  《 微小说 | 凤命行事,美人如花隔云端 》

  《 微小说 | 凤命行事,忽忽年华空冷暖 》

  《 微小说 | 凤命行事,百花迢递玉钗声 》

  《微小说 | 凤命行事,满眼芳菲总寂寥》

  《微小说 | 凤命行事,宛转娥眉能几时》

  《微小说 | 凤命行事,不辨花丛那瓣香》

  《微小说 | 凤命行事,烟丝宛宛愁萦挂》

  《微小说 | 凤命行事,桃花流水窅然去》

  《微小说 | 凤命行事,泪湿阑干花著露》

  《微小说 | 凤命行事,美人何故敛娥眉》

  大家可以sou“凤命行事”,或看我的发/文记/录哦~

  “你!”宫女被噎了一句,随后又嗤笑道:“你就不怕、哪天一睡不醒吗?”

  “有什么好怕的,你以为这样的日子,我很喜欢过呢。”武照漫不经心的语气,仿佛在说,今天没胃口,不想用膳了。

  “呵,你倒是想的挺开,难道也不在意赔上自己之外,还连累家人吗?”

  “我区区一个五品才人,能惹出多大祸事,处死的惩罚到顶了。”武照不屑道,似乎起身准备走人。

  “既是这般无惧,当初逼你做假账的时候,怎么不拿出点骨气来?”

  “在这是非之地,手里总得攥着点把柄才好,不是么?”武照语气轻巧,唇角甚至漫上轻薄的笑,李治隔着花墙,想像她那疏冷轻蔑的模样,是让人憎恶,还是惹人怜惜?

  “兰姐姐,一枚棋子,不论摆在多重要的位置,终归还是一枚棋子,随时都可能被替代,你心性聪敏,希望别沦落至此。”

  “什么意思,你觉得我还有的挑?”

  “只要你不促成她们对我的交易,就可以。”

  “看来我们都低估你了,你这何止是聪明,简直就是鬼才。”

  “多谢夸赞。”武照说完,也没怎么听见脚步声响,李治只见花影一闪,她已绕过隔墙,与自己斜面相对。

  武照脸上的神色有一瞬间的慌乱,但脚步却没停,想是怕那宫女疑心,继续往前边的假山处走去。而那宫女似乎在思索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又待了一会儿,才响起渐渐走远的脚步声。

  李治也默然站了许久,才缓缓朝假山走去,假山上洒落着几片花瓣,朦胧的霞光、轻浅的馨香,宛若伊人和他擦身而过后的惊鸿倩影。

  “真是怕了你了,总在我难堪的时候出现——”

  

  幽幽的叹息声传来,李治唬了一跳,见那纤细的身影藏在假山一角,并不匀出眼睛看他,而是用那系着红绳的素手遮挡前额,清眸倒映着有些阴沉的天空。

  李治一时无言,甚至连面上的神情都不敢流露,于这清逸冷傲的女子而言,同情只会让她愈加难过。

  “快下雪了……”

  然而,她一开口就使他难受,明明是不相干的话,却总是牵系着他的心弦。他望着她眸中的天空,心也跟着一沉。

  “晋王殿下。”

  “嗯?”李治回过神,武照却依旧没有朝看他,反而闭上了眼睛,深长的眼睫宛若倦怠的蝶翼,嘴唇染了浅浅的绯红色,没抹胭脂的双颊则莹白若雪。霞光中的玉梨花、冰影中的嫣桃瓣,融成了惊心动魄的美丽。

  李治心灼如焚,几乎就要吻了下去,好在残存的理智和惧怕将他从梦中扼醒,慌忙往后退了几步:“别、别这样。”

  “你看,在你心里,我就是个(妖)女。之前种种,皆因好奇。”

  “不是的、”

  “现下认清自己的情愫,就别再徒做纠结了。这风云变幻的时候,最忌孤身一人,不要惹下把柄,引火烧身。”

  武照一面说着,已从假山后边走出,渐行渐远,一抹背影,隐进了灰暗的天色中。

  李治记得自己到花园时,天分明还亮着,现下却被她的心绪蒙上了阴霾,满园芳菲,黯然失色。

  李治的拳头重重砸在假山上,自己方才为何不吻下去!那样她就不会曲解自己的心意了。可是,自己害怕,害怕父皇怪罪她、害怕她又如初见那天,无助地伸着纤纤玉手,在冷酷的深宫里寻求依靠。

  他不要她依靠父皇、依靠皇兄、或依靠哪个勾心斗角的妃嫔,这些全不可靠……可自己怎会有如此荒诞的念头,难道自己、能够让她依靠?

  

  不知是上苍冥冥的安排,还是缘于自己心底的暗伤,她说的那场雪,竟在他成亲之日到来。飞絮般的雪花飘飘忽忽地在风中飞扬,喧闹的喜乐和绚丽的喜绸皆被染上几分冷意,李治展平了眉间的褶皱,弯着嘴角,努力做出新郎该有的神采。

  “雉奴长大了。今日大婚之喜,朕祝你们夫妻鸾凤和鸣、百年好合。”李世民欣慰地笑着,让内官送上贺礼,武照站在他身后的身后,目光仍旧没有落在李治身上,也不回应李承乾和李泰的偷瞄,而是,朝远处的贺客望去。

  沈铭鹤?可沈铭鹤的父亲早逝,也无官位可袭,并没有资格出现在皇族的婚宴上,那就是穆飞了。

  怎奈李治是众人恭贺的新郎,一举一动都被大家尽收眼底,能匀出眼角觑武照已属不易,自然无法侧目去看穆飞的神情。只看见武照轻轻摇了摇头,菱唇微微翕动:“别难过……”

  武照只觉心倏然一紧,从未有过的感觉,仿佛冰凌落入心口,隐隐的疼痛与寒意。

  那个温柔忧郁的少年,又目睹了自己的一场“眉目传情”,他这份比蚕丝还微弱单薄的牵挂与情谊,不知会绵延到什么时候?

  武照的唇畔漫起一丝苦笑,这让人心疼的温文少年,倘若知道自己晚上还要给他送去合卺金杯,是不是现下就要开始犯愁了。

  

  未完待续——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