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8亚洲城

专访央视解说员孙思辰:由一而始从一而终,解说路上固执的坚守者

  

  孙思辰,男,30岁,北京人。本科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后赴美前往迈阿密大学修读影视配乐硕士专业,期间曾担任新浪NBA迈阿密热火队跟队记者。回国后入职考拉FM担任体育节目主持人。后参加乐视解说员选拔大赛获得优胜,进入乐视开始解说员生涯。离开乐视后曾在PP体育,爱奇艺体育,优酷等多家网络平台担任解说员。2017年底参加中央电视台《一起说奥运》解说员选拔大赛,荣获足球组冠军,入职央视担任足球解说员。

  当我们讨论孙思辰的时候,我们在讨论什么?作为中央电视台解说员的他将爱好变成了工作,并有着似乎是被大多数人所羡慕的职业生活。 但是这些光鲜亮丽的外表背后,隐藏着却是他因为工作频频告急的身体,每天单枪匹马孤单寂寞的生活,甚至是抵御着抑郁症和焦虑症侵袭的心理。

  

  我们见到孙思辰的时候,他刚刚在央视结束了一场美洲杯的解说,北京时间早晨七点的比赛时间让他不得不在更多的人还沉浸在美梦中的时候便开始他的工作,对于解说员来说,克服时差仅仅是面临的挑战之一。

  

  对于他来说,准备一场比赛的常规时间大约是四到五个小时,这还仅仅只是做功课的时间。他向我们这样描述了一名足球解说员的一天: “如果要解说晚上7点35分开球的中超,之前做功课可能在提前一天的晚上、或者在比赛当天的中午开始做,做完之后,你得提前一个小时到岗位上,然后抄抄首发,准备准备,到比赛结束,大概在晚上九点四十左右。你想你这一天还剩什么?其实什么都没了,吃饭其实都没有什么太多时间,下班之后再吃个饭,这一天就过去了。”

  所以当我们有机会面对面坐下来好好聊聊的时候,我们也更多的了解到这份工作光鲜亮丽的背后不为人知的一面,以及他对于这份职业,有着怎样的坚持与坚守。

  01

  埋下体育的种子

  跟现在的很多年轻人的成长轨迹并不相同的是,他从一年级开始,就开始了住校的生活。而体育的种子,也是在那时埋藏在了他的心中。“在住校那个氛围,很多男孩在一块。体育就会是大家谈的很多的一个话题。”也正是因为在学校集体生活的氛围,让他有了更多的时间和机会去跟小伙伴们去交流自己的观点,也是在这样的潜移默化中,他打开了体育世界的大门。“当你在接收到信息之后,你所了解到的东西自己消化完了,然后你再去和大家胡侃聊天的时候再转发出来、再讲给别人,这种对信息消化之后的二次的释放的过程,很有意思。比如我一年级的时候看了很多NBA的杂志,然后我就会在宿舍里和各种同学来讲NBA的故事,讲很多NBA的技战术、NBA的历史。”

  

  当体育的兴趣已经深深的在他的身体里埋下一颗种子,那么接下来他成为新浪NBA实习编辑,也就显得顺理成章。他在大三的时候偶然看到了新浪NBA网站首页的实习编辑招聘信息,面试成功后他成功进入新浪实习,每天从晚上23点到早上7点值夜班。这也是他的第一份与体育圈相关的实习工作。

  02

  在选择与尝试中寻找

  在一年的实习结束之后,孙思辰并没有直接借此进入体育圈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而是出人意料的选择了出国留学,更出乎意料的是,他选择了一条与之前完全不相关的道路—— 去迈阿密大学弗罗斯特音乐学院攻读影视配乐硕士专业。

  

  “我当时申请了两个专业,一个是新闻,另外一个是音乐,音乐也是一直从小在学,我大学本科阶段是希望自己有更多的尝试,不管是选择在媒体实习,还是说在音乐方面尝试,我都是希望能够至少自己试一试,然后再做出选择。” 不断进行更多的尝试,才能找到真正适合自己的那条路,这也是孙思辰所信奉的人生信条。 “如果你有机会去做一件事情,但是你最后没有去做,你就对它没有任何发言权,所以你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在做了这件事之后,对这件事有更多的理解,你也不会对自己有更全面的理解。”

  但是正当他选择走上“音乐人”的道路的时候,体育又一次找上了他。那一年,时任新浪NBA驻美记者的黎双富从迈阿密转去洛杉矶驻扎,他需要找一个人来填补在迈阿密的空挡。于是,黎双富就想到了曾在新浪负责跟他对接的编辑,现在正好在迈阿密大学的孙思辰。“我其实一开始还挺犹豫的,因为我当时觉得,我出国的主要的目的是上学,不希望牵扯更多的精力在其他的方面,富哥跟我说,学校有事可以去顾着学校,你就把你的空余精力,能弄多少弄多少,千万别影响学业。后来我琢磨可以,然后就接替他成为了前方记者。”

  

  虽然孙思辰一开始并没有把它当作主要的工作去做。但是没想到最后还是不自觉的,或者说是一种心理潜意识的选择,他还是把这份工作放在生活的首位。他的音乐学业也因为繁重的工作不得不提前终止,仅仅持有学生签证的他,不得不选择回国。

  谈及这段“失败”的留学生活,他的语气中并没有显现出多少的后悔与遗憾。对于他来说,也许正是这段留学生活,让他做出了体育行业闯荡的选择。

  03

  迷茫与新生

  但是回国之后的现实却给了这个年轻人当头一棒,拥有NBA编辑与驻外记者这样丰富职业经历的他并没有第一时间找到合适的工作。那是12年底13年初,刚刚回国的他正好经历了一段体育产业的低潮期,各大公司都是只出不进的状态。 “那时间比较比较迷茫,不知道该干嘛,就是把简历瞎扔,逮住什么扔什么。 我本科学英语的,所以什么英语教材编辑,然后什么司机,加拿大的航空公司,这些我都扔过。 ”

  

  经历了不断的碰壁之后,他在当时才刚刚建立的手机电台公司——考拉FM,找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份正式工作。那段工作经历对于孙思辰来说是一段美好回忆,作为初创公司,这里给了他很自由的环境,也正是这段经历,让孙思辰完成了在体育行业最原始的信心积累。“他们工作基本上没有设置任何框架。大家想到什么就去干什么,我遇到了当时在那边体育组的几位前辈都非常照顾我。你可以自己尽情释放你所能够想象到的一切,而且很有耐心,他们会不停的鼓励不停的引导。这个对于年轻人来说非常关键。”谈到当时的同事,孙思辰的眼中满是感激。

  

  在那期间,他和团队一起完成了多档体育音频节目的策划与录制,这也为他今后走上解说之路,做出了很好的铺垫。

  04

  打开解说的大门

  尽管在考拉FM的工作让孙思辰在体育行业站稳了脚跟,但是他的心中,仍然存在着一个未竟的梦想。这个梦想早在他大学的时候就已经生根发芽。当时家人问他大学毕业之后的人生规划时,他毫不犹豫的回答: “我要像杨毅老师一样。” 著名的篮球评论员杨毅是他非常喜欢的评论嘉宾,而坐在转播台之后成为评论嘉宾也成为了他的终极目标,不管是之前的记者还是编辑的职业经历,他也都是希望在这样相关的工作中多一些专业知识的积累。

  

  熟悉孙思辰的球迷朋友或许都知道,他是经过乐视举办的解说员选拔大赛而一举成名,最终加入乐视开始了解说生涯。但鲜为人知的是,他实际在考拉FM在职工作期间,就曾经在新浪有过客串解说员的经历。

  说到这段经历,就不得不提到孙思辰人生中的另一位贵人,也是同样在他在新浪NBA实习期间结识的时任新浪NBA解说员的 柯凡 。“我在实习期间认识了柯凡他们,后来当我从美国回来之后聊到我的就业情况的时候,他就跟我说:‘我这有机会,我一定想着你。’然后过了一段时间,他就给我说,过几天有一场比赛你来顶一场。

  

  就这样,孙思辰人生中完成了他人生中的解说首秀,谈到对于那场比赛的记忆,他印象最深的还是另一位前辈对他的帮助:“我原本是一个很怕在镜头面前说话的人,而且一上来就是NBA这样关注度极高的赛事,所以多少有点紧张。那场比赛评论嘉宾是 苏群老师 ,然后我就说:‘我头一回,您多担待,我要是说的不到位或者怎么着您多担待。’但是他非常轻松的跟我说:‘没关系,你放轻松,随便说。’不仅如此,他还在比赛中着重的和球迷专门引了一下我。”

  “ 我很幸运,自己一直以来遇到的很多前辈都是很愿意提携晚辈的,他可能不会给你的解说技术上能力上带来多大提升,但是心态上的转变其实比那些东西的提升更困难,所以当他们有这样的姿态的时候,你会融入的更快。 ”也正是因为这样,业界一位位前辈对于他的提携与帮助,让他能快速的调整心态,有惊无险的完成了他的解说首秀。

  

  客串完成这场解说首秀之后,他再一次回到考拉FM继续他的电台工作。但是解说的种子已经悄悄的在他的心中扎下根,只在等待一个破土而出的机会。

  这个机会,在2014年3月,终于不期而至。

  05

  兜兜转转终圆梦乐视

  那是某个平常的工作日的中午,当时同事给孙思辰发来的乐视体育举办解说员选拔大赛的网页。一开始的他对这样的比赛其实并不以为然:“我一开始说算了吧,当时我想的是成为解说嘉宾,做解说嘉宾需要有着非常丰富的知识,业内的经历,非常紧密和运动员球队之间的关系。所以我说这个解说员就算了吧,而且我其实心里一开始比较抵触这种选秀的模式,我其实是个挺内向的人,并不愿意在众人面前表现自己。”

  

  但是当他看见从小以来一直的偶像杨毅会在比赛中担任评委时,孙思辰瞬间转变了想法:“我说不行,这怎么着我也得去看看去。”?海选过程中,电台出身的他面对镜头非常的不适应,刚说完开头就卡壳了,脑子一片空白,完全忘了之前的准备。这个时候杨毅说话了:“小伙子别着急,你看你是在电台工作,我知道你们电台的工作环境,平时也不用打扮,完了录节目的时候有可能姿态各异。突然面对镜头可能不太适合你。别着急,你就当镜头不存在。”

  

  杨毅用一种北京人之间特别亲和的逗贫的方式,让紧张的孙思辰一下子就把心踏实下来了。很快找到了他的节奏,最终凭借着他多年积累的丰富的专业知识和在体育行业中的积累,一路过关斩将,最终成为五个优胜者之一,正式成为一名专业的解说员,在乐视开始了自己的解说生涯。

  06

  蒙眼狂奔那三年:痛并成长着

  初到乐视的那段时间,对于孙思辰来说也许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累!”那段时间乐视极度迅速的扩张,拿到了很多赛事的版权,尽管举行了解说员选拔大赛,但是乐视内部的解说员数量仍然供不应求。所以对于孙思辰他们这一批最早到乐视的解说员来说,一天说三四场比赛是常态。 “七点多一场中超,然后晚上英超开始了,凌晨再说一场意甲,然后早上NBA又来了。 ”

  

  最忙的那段时间,孙思辰曾经在18个小时连续解说了四场比赛, 那段在现在的他看起来有些疯狂的经历正是让他在成为解说员的早期迅速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在他看来,对于解说员来说,大量比赛解说的磨砺对于成长和提高来说是必不可少的。

  但正如成长总伴随着痛苦,连续的高强度工作也让他的身体出现了严重的透支。那段时间的心理状态孙思辰现在回想起来,还有些后怕:“那不是很健康的心理状态。当你的生活里只有工作,没有其他东西的时候,你这个人很难说是处在一个健康状态,尤其是心理。但是三年时间我生活里除了工作什么都没了,基本一天都没休息过。”也正是在那段时间,孙思辰曾经出现过解说前夕被紧急送往急救室这样的危机情况。

  

  但是当回首那三年的经历,孙思辰的眼中丝毫看不到后悔: “虽然你的消耗很大,但是你得到的东西永远是自己的。 ” 在他看来,他也正是在这三年高强度的工作中,痛并成长着。

  

  后来,乐视在一瞬间像泡沫一样的破裂,体育赛事的版权也相继失去,对于解说员来说,没有版权,就没有了工作内容,也自然没有留下去的必要。但是孙思辰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就选择离去,他在采访中多次提到了对于乐视的感激,正是因为乐视,让他真正意义上成为了一名解说员。但是大厦将倾,独木难支,当乐视彻底失去了任何转播信号之后,孙思辰明白,是时候离开了。

  “今天下午已离职,感谢让L006233成为解说员的地方。”

  07

  “它拯救了我的职业生涯”

  离开乐视一个多月后,他就得知了央视要举办《一起说奥运》解说员选拔大赛的消息。和当年进入乐视的情况一样,起初的孙思辰并没有报名参加的想法。直到他听朋友说,全国范围内不管是网络还是民间的解说员都参加了比赛,这一下他就坐不住了。这种各路英雄决战紫禁之巅的场合,怎么能没有我孙思辰呢?

  

  但是当时已经过了节目组报名的截至时间,他经过多方的辗转,甚至无奈的他还找到了节目组的官方微博发私信咨询。但是戏剧性的是,节目组竟然真的回了他的私信,他最终得以“压哨”参加比赛。

  

  只不过当时的他并没有想到的时,正是这样的一个破釜沉的决定最终得以拯救他的职业生涯,甚至于拯救了整个人生。

  在节目录制过程中,他的身体情况再度告急,谈及那段经历,孙思辰脸上带着些许的苦笑: “那应该是我身体最糟糕的一段时间了。 ” 随着压力不断的积攒,长时间没有得到释放的孙思辰实际上已经处在了一个随时有可能垮掉的状态,而节目录制期间的某个上午,成为了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那天早上起来之后人是醒的,但是发现没法动,我几次试图用手撑着从床上坐起来,但是坐都坐不起来。你自己神智清醒的,但你控制不了身体。”

  

  最终,孙思辰不得已向节目组发出求救信号,节目组也第一时间打了120将他送往医院。对于那天的经历,孙思辰记忆犹新: “那估计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天,我现在记得很清楚那是2017年的11月6号。 ”

  处在那样一个糟糕的身体和心理状态的他,甚至一度想过退出比赛,甚至结束他的解说员职业生涯。 “我当时一度觉得我可能不干这行也行就不干了。通过后来和医生朋友的交流,发现当时我的心理状态其实就是一个抑郁症和焦虑症的情况。“

  

  但是他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并用足球组冠军的优异成绩成功得到进入央视的机会。现在再谈及那段经历,孙思辰说道:“那事实上不仅拯救了我的解说生涯,更是拯救了我的人生,因为当你陷入到负面情绪里面的时候,这不仅仅是简单的拯救职业生涯。而事实上把你整个人从一个人生的不好的状态走出来。”

  

  比赛结束之后,因为进入中央电视台的流程和手续办理比较复杂,孙思辰终于有机会放下所有的工作,好好的利用这段等待的时间进行身体状态上的恢复与调整。对于孙思辰来说,他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年,终于结束了。

  08

  固执的坚守者

  从新媒体到传统媒体,从网络平台到中央电视台,工作平台的转变其实并没有给孙思辰带来多少不适。他认为解说员只是一个内容的加工者,与大家选择什么渠道来观看你的解说其实并没有太多关系。这是他一直以来对于自身的要求,也是他对于解说员这样的一个职业近乎固执的坚守。

  如今,随着网络时代的发展,很多新一代的解说员为了迎合新时代的年轻球迷的喜好,将解说与很多新潮的东西进行了融合,从而形成了各种各样的标签与风格。对此,孙思辰则有着自己的那份坚持:“标签都是别人给的,作为解说员不应该每天把自己的风格特点贴脸上,这儿贴评书,这儿贴相声,那儿贴一脱口秀,没用。那些东西都是附加的,没什么意义。你所拥有的,你能把握住的只是你所拥有的每一场比赛,仅此而已。”

  

  在他看来,解说员不是段子手,不是rapper,不是陪聊,不是教练,不是演员,解说员就仅仅只是解说员,他是服务于赛事本身的一个传播者,他永远是为赛事服务,而并非取悦观众而存在的。他认为的解说员的三项基本工作职责是: 把赛事介绍清楚,把场面描述清楚,把信息交代清楚。 对于解说员来说,这是最难的一个环节。每一个瞬间转瞬即逝,怎么在这十几秒的时间里用极为简练的语言,把所有的信息和场面交代清楚,告诉大家发生了什么,这是最难的,也是最核心的地方。这种技能的磨练对于解说员来说是永远的,不管是从业十年还是三十年,一直都需要在这方面去磨砺自己。

  

  对于他来说, 解说员是教不出来的,这个行业也不该有老师出现 ,找一个老师手把手去教这是不现实的,因为它没有一个既定的规则,全部是靠你的经验累积起来塑造出来的你自己。想成为一个优秀的解说员,必不可少的就是对于赛事解说大量的实践与积累。“解说员一定是一个熟练工种,一万小时定律在这项职业里面只是门槛,一万小时之后,你只是可以跟大家说。我是个解说员了,但是你能力有多么出色,你状态有多么优秀这都未必。”

  

  这或许也是孙思辰能够在解说行业获得成功的原因,他总说自己何其有幸,碰到很多贵人得到过很多机会才能成就他的今天,但事实上他又是如此的认真、执着和努力。我们在感叹他运气好的同时,更应该看到的是,他付出了怎样的努力才能让他没有浪费这些运气。

  当我们问到孙思辰:究竟自身有怎样的特质让他成为了一名优秀的青年足球解说员。他思考了许久,给了我们一个很平常的词:踏实肯干。但这个普通平凡到似乎每个人都可以做到的“踏实肯干”背后,蕴藏着多少不普通不平凡的努力与坚持,或许只有孙思辰自己清楚。

  

  09

  “一直说下去,直到说不动了为止。”

  正如我们在文章开头所提到的那样,作为解说员,生活通常是单调且孤独的。它绝对是世界上最寂寞的职业之一,必须沉下心,也必须耐得住寂寞。你会发现大部分时间里发现你是一个人单枪匹马的状态,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帮你,你的上下班的路上是很孤单的,你的平时的生活的状态和你自己形成规律也是很孤单的。

  人家周末休息的时候你在上班,人家周中上班的时候你还在上班,你会避免不了的舍弃了很多东西,你要做这个职业的话,你必须要学会享受孤单。或许有人会觉得它很光鲜,但是光鲜亮丽背后的东西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受得了的。

  

  今年孙思辰迎来了自己的三十岁生日,人们说“三十而立”,谈及对于未来的规划,孙思辰毫不犹豫的给我们了一个有些惊诧的答案: “继续干,就这么简单,干到干不动为止。 ”

  很多优秀的解说员在职业生涯的后半部分通常会凭借在一线解说工作所带来的积累和人脉,进而去寻求更高更远的职业发展,或进入管理层,或自己创业,国内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可 孙思辰在他仅仅三十岁的年纪,就已经把解说员当成了他一生的职业 。

  

  在这样一个人人都充斥着欲望与浮躁的年代,像孙思辰这样选择静下心来,在一个领域进行深耕的年轻人显得弥足珍贵。就像他的偶像,英格兰优秀的评论员马丁泰勒那样,一生都奋战在一线评论员的岗位上,见证英格兰足球兴衰。对于孙思辰来说,这样的一位位前辈,就是他前进路上的一座座高山,等待着他沉淀下来,放慢脚步,一步一个脚印的去追随。

  

  当我们让他用一个词总结他人生的前三十年的时候,他沉吟了许久,给了我们这样一个答案:满足。我想这正是他最真实的写照, 他付出过很多努力与坚持,他经受了很多痛苦与磨练,他承蒙了很多人的厚爱与关照,最后终于找到了一条愿意为之坚持一生的道路。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3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孙思辰,男,30岁,北京人。本科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后赴美前往迈阿密大学修读影视配乐硕士专业,期间曾担任新浪NBA迈阿密热火队跟队记者。回国后入职考拉FM担任体育节目主持人。后参加乐视解说员选拔大赛获得优胜,进入乐视开始解说员生涯。离开乐视后曾在PP体育,爱奇艺体育,优酷等多家网络平台担任解说员。2017年底参加中央电视台《一起说奥运》解说员选拔大赛,荣获足球组冠军,入职央视担任足球解说员。

  当我们讨论孙思辰的时候,我们在讨论什么?作为中央电视台解说员的他将爱好变成了工作,并有着似乎是被大多数人所羡慕的职业生活。 但是这些光鲜亮丽的外表背后,隐藏着却是他因为工作频频告急的身体,每天单枪匹马孤单寂寞的生活,甚至是抵御着抑郁症和焦虑症侵袭的心理。

  

  我们见到孙思辰的时候,他刚刚在央视结束了一场美洲杯的解说,北京时间早晨七点的比赛时间让他不得不在更多的人还沉浸在美梦中的时候便开始他的工作,对于解说员来说,克服时差仅仅是面临的挑战之一。

  

  对于他来说,准备一场比赛的常规时间大约是四到五个小时,这还仅仅只是做功课的时间。他向我们这样描述了一名足球解说员的一天: “如果要解说晚上7点35分开球的中超,之前做功课可能在提前一天的晚上、或者在比赛当天的中午开始做,做完之后,你得提前一个小时到岗位上,然后抄抄首发,准备准备,到比赛结束,大概在晚上九点四十左右。你想你这一天还剩什么?其实什么都没了,吃饭其实都没有什么太多时间,下班之后再吃个饭,这一天就过去了。”

  所以当我们有机会面对面坐下来好好聊聊的时候,我们也更多的了解到这份工作光鲜亮丽的背后不为人知的一面,以及他对于这份职业,有着怎样的坚持与坚守。

  01

  埋下体育的种子

  跟现在的很多年轻人的成长轨迹并不相同的是,他从一年级开始,就开始了住校的生活。而体育的种子,也是在那时埋藏在了他的心中。“在住校那个氛围,很多男孩在一块。体育就会是大家谈的很多的一个话题。”也正是因为在学校集体生活的氛围,让他有了更多的时间和机会去跟小伙伴们去交流自己的观点,也是在这样的潜移默化中,他打开了体育世界的大门。“当你在接收到信息之后,你所了解到的东西自己消化完了,然后你再去和大家胡侃聊天的时候再转发出来、再讲给别人,这种对信息消化之后的二次的释放的过程,很有意思。比如我一年级的时候看了很多NBA的杂志,然后我就会在宿舍里和各种同学来讲NBA的故事,讲很多NBA的技战术、NBA的历史。”

  

  当体育的兴趣已经深深的在他的身体里埋下一颗种子,那么接下来他成为新浪NBA实习编辑,也就显得顺理成章。他在大三的时候偶然看到了新浪NBA网站首页的实习编辑招聘信息,面试成功后他成功进入新浪实习,每天从晚上23点到早上7点值夜班。这也是他的第一份与体育圈相关的实习工作。

  02

  在选择与尝试中寻找

  在一年的实习结束之后,孙思辰并没有直接借此进入体育圈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而是出人意料的选择了出国留学,更出乎意料的是,他选择了一条与之前完全不相关的道路—— 去迈阿密大学弗罗斯特音乐学院攻读影视配乐硕士专业。

  

  “我当时申请了两个专业,一个是新闻,另外一个是音乐,音乐也是一直从小在学,我大学本科阶段是希望自己有更多的尝试,不管是选择在媒体实习,还是说在音乐方面尝试,我都是希望能够至少自己试一试,然后再做出选择。” 不断进行更多的尝试,才能找到真正适合自己的那条路,这也是孙思辰所信奉的人生信条。 “如果你有机会去做一件事情,但是你最后没有去做,你就对它没有任何发言权,所以你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在做了这件事之后,对这件事有更多的理解,你也不会对自己有更全面的理解。”

  但是正当他选择走上“音乐人”的道路的时候,体育又一次找上了他。那一年,时任新浪NBA驻美记者的黎双富从迈阿密转去洛杉矶驻扎,他需要找一个人来填补在迈阿密的空挡。于是,黎双富就想到了曾在新浪负责跟他对接的编辑,现在正好在迈阿密大学的孙思辰。“我其实一开始还挺犹豫的,因为我当时觉得,我出国的主要的目的是上学,不希望牵扯更多的精力在其他的方面,富哥跟我说,学校有事可以去顾着学校,你就把你的空余精力,能弄多少弄多少,千万别影响学业。后来我琢磨可以,然后就接替他成为了前方记者。”

  

  虽然孙思辰一开始并没有把它当作主要的工作去做。但是没想到最后还是不自觉的,或者说是一种心理潜意识的选择,他还是把这份工作放在生活的首位。他的音乐学业也因为繁重的工作不得不提前终止,仅仅持有学生签证的他,不得不选择回国。

  谈及这段“失败”的留学生活,他的语气中并没有显现出多少的后悔与遗憾。对于他来说,也许正是这段留学生活,让他做出了体育行业闯荡的选择。

  03

  迷茫与新生

  但是回国之后的现实却给了这个年轻人当头一棒,拥有NBA编辑与驻外记者这样丰富职业经历的他并没有第一时间找到合适的工作。那是12年底13年初,刚刚回国的他正好经历了一段体育产业的低潮期,各大公司都是只出不进的状态。 “那时间比较比较迷茫,不知道该干嘛,就是把简历瞎扔,逮住什么扔什么。 我本科学英语的,所以什么英语教材编辑,然后什么司机,加拿大的航空公司,这些我都扔过。 ”

  

  经历了不断的碰壁之后,他在当时才刚刚建立的手机电台公司——考拉FM,找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份正式工作。那段工作经历对于孙思辰来说是一段美好回忆,作为初创公司,这里给了他很自由的环境,也正是这段经历,让孙思辰完成了在体育行业最原始的信心积累。“他们工作基本上没有设置任何框架。大家想到什么就去干什么,我遇到了当时在那边体育组的几位前辈都非常照顾我。你可以自己尽情释放你所能够想象到的一切,而且很有耐心,他们会不停的鼓励不停的引导。这个对于年轻人来说非常关键。”谈到当时的同事,孙思辰的眼中满是感激。

  

  在那期间,他和团队一起完成了多档体育音频节目的策划与录制,这也为他今后走上解说之路,做出了很好的铺垫。

  04

  打开解说的大门

  尽管在考拉FM的工作让孙思辰在体育行业站稳了脚跟,但是他的心中,仍然存在着一个未竟的梦想。这个梦想早在他大学的时候就已经生根发芽。当时家人问他大学毕业之后的人生规划时,他毫不犹豫的回答: “我要像杨毅老师一样。” 著名的篮球评论员杨毅是他非常喜欢的评论嘉宾,而坐在转播台之后成为评论嘉宾也成为了他的终极目标,不管是之前的记者还是编辑的职业经历,他也都是希望在这样相关的工作中多一些专业知识的积累。

  

  熟悉孙思辰的球迷朋友或许都知道,他是经过乐视举办的解说员选拔大赛而一举成名,最终加入乐视开始了解说生涯。但鲜为人知的是,他实际在考拉FM在职工作期间,就曾经在新浪有过客串解说员的经历。

  说到这段经历,就不得不提到孙思辰人生中的另一位贵人,也是同样在他在新浪NBA实习期间结识的时任新浪NBA解说员的 柯凡 。“我在实习期间认识了柯凡他们,后来当我从美国回来之后聊到我的就业情况的时候,他就跟我说:‘我这有机会,我一定想着你。’然后过了一段时间,他就给我说,过几天有一场比赛你来顶一场。

  

  就这样,孙思辰人生中完成了他人生中的解说首秀,谈到对于那场比赛的记忆,他印象最深的还是另一位前辈对他的帮助:“我原本是一个很怕在镜头面前说话的人,而且一上来就是NBA这样关注度极高的赛事,所以多少有点紧张。那场比赛评论嘉宾是 苏群老师 ,然后我就说:‘我头一回,您多担待,我要是说的不到位或者怎么着您多担待。’但是他非常轻松的跟我说:‘没关系,你放轻松,随便说。’不仅如此,他还在比赛中着重的和球迷专门引了一下我。”

  “ 我很幸运,自己一直以来遇到的很多前辈都是很愿意提携晚辈的,他可能不会给你的解说技术上能力上带来多大提升,但是心态上的转变其实比那些东西的提升更困难,所以当他们有这样的姿态的时候,你会融入的更快。 ”也正是因为这样,业界一位位前辈对于他的提携与帮助,让他能快速的调整心态,有惊无险的完成了他的解说首秀。

  

  客串完成这场解说首秀之后,他再一次回到考拉FM继续他的电台工作。但是解说的种子已经悄悄的在他的心中扎下根,只在等待一个破土而出的机会。

  这个机会,在2014年3月,终于不期而至。

  05

  兜兜转转终圆梦乐视

  那是某个平常的工作日的中午,当时同事给孙思辰发来的乐视体育举办解说员选拔大赛的网页。一开始的他对这样的比赛其实并不以为然:“我一开始说算了吧,当时我想的是成为解说嘉宾,做解说嘉宾需要有着非常丰富的知识,业内的经历,非常紧密和运动员球队之间的关系。所以我说这个解说员就算了吧,而且我其实心里一开始比较抵触这种选秀的模式,我其实是个挺内向的人,并不愿意在众人面前表现自己。”

  

  但是当他看见从小以来一直的偶像杨毅会在比赛中担任评委时,孙思辰瞬间转变了想法:“我说不行,这怎么着我也得去看看去。”?海选过程中,电台出身的他面对镜头非常的不适应,刚说完开头就卡壳了,脑子一片空白,完全忘了之前的准备。这个时候杨毅说话了:“小伙子别着急,你看你是在电台工作,我知道你们电台的工作环境,平时也不用打扮,完了录节目的时候有可能姿态各异。突然面对镜头可能不太适合你。别着急,你就当镜头不存在。”

  

  杨毅用一种北京人之间特别亲和的逗贫的方式,让紧张的孙思辰一下子就把心踏实下来了。很快找到了他的节奏,最终凭借着他多年积累的丰富的专业知识和在体育行业中的积累,一路过关斩将,最终成为五个优胜者之一,正式成为一名专业的解说员,在乐视开始了自己的解说生涯。

  06

  蒙眼狂奔那三年:痛并成长着

  初到乐视的那段时间,对于孙思辰来说也许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累!”那段时间乐视极度迅速的扩张,拿到了很多赛事的版权,尽管举行了解说员选拔大赛,但是乐视内部的解说员数量仍然供不应求。所以对于孙思辰他们这一批最早到乐视的解说员来说,一天说三四场比赛是常态。 “七点多一场中超,然后晚上英超开始了,凌晨再说一场意甲,然后早上NBA又来了。 ”

  

  最忙的那段时间,孙思辰曾经在18个小时连续解说了四场比赛, 那段在现在的他看起来有些疯狂的经历正是让他在成为解说员的早期迅速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在他看来,对于解说员来说,大量比赛解说的磨砺对于成长和提高来说是必不可少的。

  但正如成长总伴随着痛苦,连续的高强度工作也让他的身体出现了严重的透支。那段时间的心理状态孙思辰现在回想起来,还有些后怕:“那不是很健康的心理状态。当你的生活里只有工作,没有其他东西的时候,你这个人很难说是处在一个健康状态,尤其是心理。但是三年时间我生活里除了工作什么都没了,基本一天都没休息过。”也正是在那段时间,孙思辰曾经出现过解说前夕被紧急送往急救室这样的危机情况。

  

  但是当回首那三年的经历,孙思辰的眼中丝毫看不到后悔: “虽然你的消耗很大,但是你得到的东西永远是自己的。 ” 在他看来,他也正是在这三年高强度的工作中,痛并成长着。

  

  后来,乐视在一瞬间像泡沫一样的破裂,体育赛事的版权也相继失去,对于解说员来说,没有版权,就没有了工作内容,也自然没有留下去的必要。但是孙思辰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就选择离去,他在采访中多次提到了对于乐视的感激,正是因为乐视,让他真正意义上成为了一名解说员。但是大厦将倾,独木难支,当乐视彻底失去了任何转播信号之后,孙思辰明白,是时候离开了。

  “今天下午已离职,感谢让L006233成为解说员的地方。”

  07

  “它拯救了我的职业生涯”

  离开乐视一个多月后,他就得知了央视要举办《一起说奥运》解说员选拔大赛的消息。和当年进入乐视的情况一样,起初的孙思辰并没有报名参加的想法。直到他听朋友说,全国范围内不管是网络还是民间的解说员都参加了比赛,这一下他就坐不住了。这种各路英雄决战紫禁之巅的场合,怎么能没有我孙思辰呢?

  

  但是当时已经过了节目组报名的截至时间,他经过多方的辗转,甚至无奈的他还找到了节目组的官方微博发私信咨询。但是戏剧性的是,节目组竟然真的回了他的私信,他最终得以“压哨”参加比赛。

  

  只不过当时的他并没有想到的时,正是这样的一个破釜沉的决定最终得以拯救他的职业生涯,甚至于拯救了整个人生。

  在节目录制过程中,他的身体情况再度告急,谈及那段经历,孙思辰脸上带着些许的苦笑: “那应该是我身体最糟糕的一段时间了。 ” 随着压力不断的积攒,长时间没有得到释放的孙思辰实际上已经处在了一个随时有可能垮掉的状态,而节目录制期间的某个上午,成为了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那天早上起来之后人是醒的,但是发现没法动,我几次试图用手撑着从床上坐起来,但是坐都坐不起来。你自己神智清醒的,但你控制不了身体。”

  

  最终,孙思辰不得已向节目组发出求救信号,节目组也第一时间打了120将他送往医院。对于那天的经历,孙思辰记忆犹新: “那估计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天,我现在记得很清楚那是2017年的11月6号。 ”

  处在那样一个糟糕的身体和心理状态的他,甚至一度想过退出比赛,甚至结束他的解说员职业生涯。 “我当时一度觉得我可能不干这行也行就不干了。通过后来和医生朋友的交流,发现当时我的心理状态其实就是一个抑郁症和焦虑症的情况。“

  

  但是他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并用足球组冠军的优异成绩成功得到进入央视的机会。现在再谈及那段经历,孙思辰说道:“那事实上不仅拯救了我的解说生涯,更是拯救了我的人生,因为当你陷入到负面情绪里面的时候,这不仅仅是简单的拯救职业生涯。而事实上把你整个人从一个人生的不好的状态走出来。”

  

  比赛结束之后,因为进入中央电视台的流程和手续办理比较复杂,孙思辰终于有机会放下所有的工作,好好的利用这段等待的时间进行身体状态上的恢复与调整。对于孙思辰来说,他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年,终于结束了。

  08

  固执的坚守者

  从新媒体到传统媒体,从网络平台到中央电视台,工作平台的转变其实并没有给孙思辰带来多少不适。他认为解说员只是一个内容的加工者,与大家选择什么渠道来观看你的解说其实并没有太多关系。这是他一直以来对于自身的要求,也是他对于解说员这样的一个职业近乎固执的坚守。

  如今,随着网络时代的发展,很多新一代的解说员为了迎合新时代的年轻球迷的喜好,将解说与很多新潮的东西进行了融合,从而形成了各种各样的标签与风格。对此,孙思辰则有着自己的那份坚持:“标签都是别人给的,作为解说员不应该每天把自己的风格特点贴脸上,这儿贴评书,这儿贴相声,那儿贴一脱口秀,没用。那些东西都是附加的,没什么意义。你所拥有的,你能把握住的只是你所拥有的每一场比赛,仅此而已。”

  

  在他看来,解说员不是段子手,不是rapper,不是陪聊,不是教练,不是演员,解说员就仅仅只是解说员,他是服务于赛事本身的一个传播者,他永远是为赛事服务,而并非取悦观众而存在的。他认为的解说员的三项基本工作职责是: 把赛事介绍清楚,把场面描述清楚,把信息交代清楚。 对于解说员来说,这是最难的一个环节。每一个瞬间转瞬即逝,怎么在这十几秒的时间里用极为简练的语言,把所有的信息和场面交代清楚,告诉大家发生了什么,这是最难的,也是最核心的地方。这种技能的磨练对于解说员来说是永远的,不管是从业十年还是三十年,一直都需要在这方面去磨砺自己。

  

  对于他来说, 解说员是教不出来的,这个行业也不该有老师出现 ,找一个老师手把手去教这是不现实的,因为它没有一个既定的规则,全部是靠你的经验累积起来塑造出来的你自己。想成为一个优秀的解说员,必不可少的就是对于赛事解说大量的实践与积累。“解说员一定是一个熟练工种,一万小时定律在这项职业里面只是门槛,一万小时之后,你只是可以跟大家说。我是个解说员了,但是你能力有多么出色,你状态有多么优秀这都未必。”

  

  这或许也是孙思辰能够在解说行业获得成功的原因,他总说自己何其有幸,碰到很多贵人得到过很多机会才能成就他的今天,但事实上他又是如此的认真、执着和努力。我们在感叹他运气好的同时,更应该看到的是,他付出了怎样的努力才能让他没有浪费这些运气。

  当我们问到孙思辰:究竟自身有怎样的特质让他成为了一名优秀的青年足球解说员。他思考了许久,给了我们一个很平常的词:踏实肯干。但这个普通平凡到似乎每个人都可以做到的“踏实肯干”背后,蕴藏着多少不普通不平凡的努力与坚持,或许只有孙思辰自己清楚。

  

  09

  “一直说下去,直到说不动了为止。”

  正如我们在文章开头所提到的那样,作为解说员,生活通常是单调且孤独的。它绝对是世界上最寂寞的职业之一,必须沉下心,也必须耐得住寂寞。你会发现大部分时间里发现你是一个人单枪匹马的状态,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帮你,你的上下班的路上是很孤单的,你的平时的生活的状态和你自己形成规律也是很孤单的。

  人家周末休息的时候你在上班,人家周中上班的时候你还在上班,你会避免不了的舍弃了很多东西,你要做这个职业的话,你必须要学会享受孤单。或许有人会觉得它很光鲜,但是光鲜亮丽背后的东西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受得了的。

  

  今年孙思辰迎来了自己的三十岁生日,人们说“三十而立”,谈及对于未来的规划,孙思辰毫不犹豫的给我们了一个有些惊诧的答案: “继续干,就这么简单,干到干不动为止。 ”

  很多优秀的解说员在职业生涯的后半部分通常会凭借在一线解说工作所带来的积累和人脉,进而去寻求更高更远的职业发展,或进入管理层,或自己创业,国内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可 孙思辰在他仅仅三十岁的年纪,就已经把解说员当成了他一生的职业 。

  

  在这样一个人人都充斥着欲望与浮躁的年代,像孙思辰这样选择静下心来,在一个领域进行深耕的年轻人显得弥足珍贵。就像他的偶像,英格兰优秀的评论员马丁泰勒那样,一生都奋战在一线评论员的岗位上,见证英格兰足球兴衰。对于孙思辰来说,这样的一位位前辈,就是他前进路上的一座座高山,等待着他沉淀下来,放慢脚步,一步一个脚印的去追随。

  

  当我们让他用一个词总结他人生的前三十年的时候,他沉吟了许久,给了我们这样一个答案:满足。我想这正是他最真实的写照, 他付出过很多努力与坚持,他经受了很多痛苦与磨练,他承蒙了很多人的厚爱与关照,最后终于找到了一条愿意为之坚持一生的道路。

  

  孙思辰,男,30岁,北京人。本科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后赴美前往迈阿密大学修读影视配乐硕士专业,期间曾担任新浪NBA迈阿密热火队跟队记者。回国后入职考拉FM担任体育节目主持人。后参加乐视解说员选拔大赛获得优胜,进入乐视开始解说员生涯。离开乐视后曾在PP体育,爱奇艺体育,优酷等多家网络平台担任解说员。2017年底参加中央电视台《一起说奥运》解说员选拔大赛,荣获足球组冠军,入职央视担任足球解说员。

  当我们讨论孙思辰的时候,我们在讨论什么?作为中央电视台解说员的他将爱好变成了工作,并有着似乎是被大多数人所羡慕的职业生活。 但是这些光鲜亮丽的外表背后,隐藏着却是他因为工作频频告急的身体,每天单枪匹马孤单寂寞的生活,甚至是抵御着抑郁症和焦虑症侵袭的心理。

  

  我们见到孙思辰的时候,他刚刚在央视结束了一场美洲杯的解说,北京时间早晨七点的比赛时间让他不得不在更多的人还沉浸在美梦中的时候便开始他的工作,对于解说员来说,克服时差仅仅是面临的挑战之一。

  

  对于他来说,准备一场比赛的常规时间大约是四到五个小时,这还仅仅只是做功课的时间。他向我们这样描述了一名足球解说员的一天: “如果要解说晚上7点35分开球的中超,之前做功课可能在提前一天的晚上、或者在比赛当天的中午开始做,做完之后,你得提前一个小时到岗位上,然后抄抄首发,准备准备,到比赛结束,大概在晚上九点四十左右。你想你这一天还剩什么?其实什么都没了,吃饭其实都没有什么太多时间,下班之后再吃个饭,这一天就过去了。”

  所以当我们有机会面对面坐下来好好聊聊的时候,我们也更多的了解到这份工作光鲜亮丽的背后不为人知的一面,以及他对于这份职业,有着怎样的坚持与坚守。

  01

  埋下体育的种子

  跟现在的很多年轻人的成长轨迹并不相同的是,他从一年级开始,就开始了住校的生活。而体育的种子,也是在那时埋藏在了他的心中。“在住校那个氛围,很多男孩在一块。体育就会是大家谈的很多的一个话题。”也正是因为在学校集体生活的氛围,让他有了更多的时间和机会去跟小伙伴们去交流自己的观点,也是在这样的潜移默化中,他打开了体育世界的大门。“当你在接收到信息之后,你所了解到的东西自己消化完了,然后你再去和大家胡侃聊天的时候再转发出来、再讲给别人,这种对信息消化之后的二次的释放的过程,很有意思。比如我一年级的时候看了很多NBA的杂志,然后我就会在宿舍里和各种同学来讲NBA的故事,讲很多NBA的技战术、NBA的历史。”

  

  当体育的兴趣已经深深的在他的身体里埋下一颗种子,那么接下来他成为新浪NBA实习编辑,也就显得顺理成章。他在大三的时候偶然看到了新浪NBA网站首页的实习编辑招聘信息,面试成功后他成功进入新浪实习,每天从晚上23点到早上7点值夜班。这也是他的第一份与体育圈相关的实习工作。

  02

  在选择与尝试中寻找

  在一年的实习结束之后,孙思辰并没有直接借此进入体育圈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而是出人意料的选择了出国留学,更出乎意料的是,他选择了一条与之前完全不相关的道路—— 去迈阿密大学弗罗斯特音乐学院攻读影视配乐硕士专业。

  

  “我当时申请了两个专业,一个是新闻,另外一个是音乐,音乐也是一直从小在学,我大学本科阶段是希望自己有更多的尝试,不管是选择在媒体实习,还是说在音乐方面尝试,我都是希望能够至少自己试一试,然后再做出选择。” 不断进行更多的尝试,才能找到真正适合自己的那条路,这也是孙思辰所信奉的人生信条。 “如果你有机会去做一件事情,但是你最后没有去做,你就对它没有任何发言权,所以你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在做了这件事之后,对这件事有更多的理解,你也不会对自己有更全面的理解。”

  但是正当他选择走上“音乐人”的道路的时候,体育又一次找上了他。那一年,时任新浪NBA驻美记者的黎双富从迈阿密转去洛杉矶驻扎,他需要找一个人来填补在迈阿密的空挡。于是,黎双富就想到了曾在新浪负责跟他对接的编辑,现在正好在迈阿密大学的孙思辰。“我其实一开始还挺犹豫的,因为我当时觉得,我出国的主要的目的是上学,不希望牵扯更多的精力在其他的方面,富哥跟我说,学校有事可以去顾着学校,你就把你的空余精力,能弄多少弄多少,千万别影响学业。后来我琢磨可以,然后就接替他成为了前方记者。”

  

  虽然孙思辰一开始并没有把它当作主要的工作去做。但是没想到最后还是不自觉的,或者说是一种心理潜意识的选择,他还是把这份工作放在生活的首位。他的音乐学业也因为繁重的工作不得不提前终止,仅仅持有学生签证的他,不得不选择回国。

  谈及这段“失败”的留学生活,他的语气中并没有显现出多少的后悔与遗憾。对于他来说,也许正是这段留学生活,让他做出了体育行业闯荡的选择。

  03

  迷茫与新生

  但是回国之后的现实却给了这个年轻人当头一棒,拥有NBA编辑与驻外记者这样丰富职业经历的他并没有第一时间找到合适的工作。那是12年底13年初,刚刚回国的他正好经历了一段体育产业的低潮期,各大公司都是只出不进的状态。 “那时间比较比较迷茫,不知道该干嘛,就是把简历瞎扔,逮住什么扔什么。 我本科学英语的,所以什么英语教材编辑,然后什么司机,加拿大的航空公司,这些我都扔过。 ”

  

  经历了不断的碰壁之后,他在当时才刚刚建立的手机电台公司——考拉FM,找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份正式工作。那段工作经历对于孙思辰来说是一段美好回忆,作为初创公司,这里给了他很自由的环境,也正是这段经历,让孙思辰完成了在体育行业最原始的信心积累。“他们工作基本上没有设置任何框架。大家想到什么就去干什么,我遇到了当时在那边体育组的几位前辈都非常照顾我。你可以自己尽情释放你所能够想象到的一切,而且很有耐心,他们会不停的鼓励不停的引导。这个对于年轻人来说非常关键。”谈到当时的同事,孙思辰的眼中满是感激。

  

  在那期间,他和团队一起完成了多档体育音频节目的策划与录制,这也为他今后走上解说之路,做出了很好的铺垫。

  04

  打开解说的大门

  尽管在考拉FM的工作让孙思辰在体育行业站稳了脚跟,但是他的心中,仍然存在着一个未竟的梦想。这个梦想早在他大学的时候就已经生根发芽。当时家人问他大学毕业之后的人生规划时,他毫不犹豫的回答: “我要像杨毅老师一样。” 著名的篮球评论员杨毅是他非常喜欢的评论嘉宾,而坐在转播台之后成为评论嘉宾也成为了他的终极目标,不管是之前的记者还是编辑的职业经历,他也都是希望在这样相关的工作中多一些专业知识的积累。

  

  熟悉孙思辰的球迷朋友或许都知道,他是经过乐视举办的解说员选拔大赛而一举成名,最终加入乐视开始了解说生涯。但鲜为人知的是,他实际在考拉FM在职工作期间,就曾经在新浪有过客串解说员的经历。

  说到这段经历,就不得不提到孙思辰人生中的另一位贵人,也是同样在他在新浪NBA实习期间结识的时任新浪NBA解说员的 柯凡 。“我在实习期间认识了柯凡他们,后来当我从美国回来之后聊到我的就业情况的时候,他就跟我说:‘我这有机会,我一定想着你。’然后过了一段时间,他就给我说,过几天有一场比赛你来顶一场。

  

  就这样,孙思辰人生中完成了他人生中的解说首秀,谈到对于那场比赛的记忆,他印象最深的还是另一位前辈对他的帮助:“我原本是一个很怕在镜头面前说话的人,而且一上来就是NBA这样关注度极高的赛事,所以多少有点紧张。那场比赛评论嘉宾是 苏群老师 ,然后我就说:‘我头一回,您多担待,我要是说的不到位或者怎么着您多担待。’但是他非常轻松的跟我说:‘没关系,你放轻松,随便说。’不仅如此,他还在比赛中着重的和球迷专门引了一下我。”

  “ 我很幸运,自己一直以来遇到的很多前辈都是很愿意提携晚辈的,他可能不会给你的解说技术上能力上带来多大提升,但是心态上的转变其实比那些东西的提升更困难,所以当他们有这样的姿态的时候,你会融入的更快。 ”也正是因为这样,业界一位位前辈对于他的提携与帮助,让他能快速的调整心态,有惊无险的完成了他的解说首秀。

  

  客串完成这场解说首秀之后,他再一次回到考拉FM继续他的电台工作。但是解说的种子已经悄悄的在他的心中扎下根,只在等待一个破土而出的机会。

  这个机会,在2014年3月,终于不期而至。

  05

  兜兜转转终圆梦乐视

  那是某个平常的工作日的中午,当时同事给孙思辰发来的乐视体育举办解说员选拔大赛的网页。一开始的他对这样的比赛其实并不以为然:“我一开始说算了吧,当时我想的是成为解说嘉宾,做解说嘉宾需要有着非常丰富的知识,业内的经历,非常紧密和运动员球队之间的关系。所以我说这个解说员就算了吧,而且我其实心里一开始比较抵触这种选秀的模式,我其实是个挺内向的人,并不愿意在众人面前表现自己。”

  

  但是当他看见从小以来一直的偶像杨毅会在比赛中担任评委时,孙思辰瞬间转变了想法:“我说不行,这怎么着我也得去看看去。”?海选过程中,电台出身的他面对镜头非常的不适应,刚说完开头就卡壳了,脑子一片空白,完全忘了之前的准备。这个时候杨毅说话了:“小伙子别着急,你看你是在电台工作,我知道你们电台的工作环境,平时也不用打扮,完了录节目的时候有可能姿态各异。突然面对镜头可能不太适合你。别着急,你就当镜头不存在。”

  

  杨毅用一种北京人之间特别亲和的逗贫的方式,让紧张的孙思辰一下子就把心踏实下来了。很快找到了他的节奏,最终凭借着他多年积累的丰富的专业知识和在体育行业中的积累,一路过关斩将,最终成为五个优胜者之一,正式成为一名专业的解说员,在乐视开始了自己的解说生涯。

  06

  蒙眼狂奔那三年:痛并成长着

  初到乐视的那段时间,对于孙思辰来说也许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累!”那段时间乐视极度迅速的扩张,拿到了很多赛事的版权,尽管举行了解说员选拔大赛,但是乐视内部的解说员数量仍然供不应求。所以对于孙思辰他们这一批最早到乐视的解说员来说,一天说三四场比赛是常态。 “七点多一场中超,然后晚上英超开始了,凌晨再说一场意甲,然后早上NBA又来了。 ”

  

  最忙的那段时间,孙思辰曾经在18个小时连续解说了四场比赛, 那段在现在的他看起来有些疯狂的经历正是让他在成为解说员的早期迅速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在他看来,对于解说员来说,大量比赛解说的磨砺对于成长和提高来说是必不可少的。

  但正如成长总伴随着痛苦,连续的高强度工作也让他的身体出现了严重的透支。那段时间的心理状态孙思辰现在回想起来,还有些后怕:“那不是很健康的心理状态。当你的生活里只有工作,没有其他东西的时候,你这个人很难说是处在一个健康状态,尤其是心理。但是三年时间我生活里除了工作什么都没了,基本一天都没休息过。”也正是在那段时间,孙思辰曾经出现过解说前夕被紧急送往急救室这样的危机情况。

  

  但是当回首那三年的经历,孙思辰的眼中丝毫看不到后悔: “虽然你的消耗很大,但是你得到的东西永远是自己的。 ” 在他看来,他也正是在这三年高强度的工作中,痛并成长着。

  

  后来,乐视在一瞬间像泡沫一样的破裂,体育赛事的版权也相继失去,对于解说员来说,没有版权,就没有了工作内容,也自然没有留下去的必要。但是孙思辰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就选择离去,他在采访中多次提到了对于乐视的感激,正是因为乐视,让他真正意义上成为了一名解说员。但是大厦将倾,独木难支,当乐视彻底失去了任何转播信号之后,孙思辰明白,是时候离开了。

  “今天下午已离职,感谢让L006233成为解说员的地方。”

  07

  “它拯救了我的职业生涯”

  离开乐视一个多月后,他就得知了央视要举办《一起说奥运》解说员选拔大赛的消息。和当年进入乐视的情况一样,起初的孙思辰并没有报名参加的想法。直到他听朋友说,全国范围内不管是网络还是民间的解说员都参加了比赛,这一下他就坐不住了。这种各路英雄决战紫禁之巅的场合,怎么能没有我孙思辰呢?

  

  但是当时已经过了节目组报名的截至时间,他经过多方的辗转,甚至无奈的他还找到了节目组的官方微博发私信咨询。但是戏剧性的是,节目组竟然真的回了他的私信,他最终得以“压哨”参加比赛。

  

  只不过当时的他并没有想到的时,正是这样的一个破釜沉的决定最终得以拯救他的职业生涯,甚至于拯救了整个人生。

  在节目录制过程中,他的身体情况再度告急,谈及那段经历,孙思辰脸上带着些许的苦笑: “那应该是我身体最糟糕的一段时间了。 ” 随着压力不断的积攒,长时间没有得到释放的孙思辰实际上已经处在了一个随时有可能垮掉的状态,而节目录制期间的某个上午,成为了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那天早上起来之后人是醒的,但是发现没法动,我几次试图用手撑着从床上坐起来,但是坐都坐不起来。你自己神智清醒的,但你控制不了身体。”

  

  最终,孙思辰不得已向节目组发出求救信号,节目组也第一时间打了120将他送往医院。对于那天的经历,孙思辰记忆犹新: “那估计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天,我现在记得很清楚那是2017年的11月6号。 ”

  处在那样一个糟糕的身体和心理状态的他,甚至一度想过退出比赛,甚至结束他的解说员职业生涯。 “我当时一度觉得我可能不干这行也行就不干了。通过后来和医生朋友的交流,发现当时我的心理状态其实就是一个抑郁症和焦虑症的情况。“

  

  但是他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并用足球组冠军的优异成绩成功得到进入央视的机会。现在再谈及那段经历,孙思辰说道:“那事实上不仅拯救了我的解说生涯,更是拯救了我的人生,因为当你陷入到负面情绪里面的时候,这不仅仅是简单的拯救职业生涯。而事实上把你整个人从一个人生的不好的状态走出来。”

  

  比赛结束之后,因为进入中央电视台的流程和手续办理比较复杂,孙思辰终于有机会放下所有的工作,好好的利用这段等待的时间进行身体状态上的恢复与调整。对于孙思辰来说,他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年,终于结束了。

  08

  固执的坚守者

  从新媒体到传统媒体,从网络平台到中央电视台,工作平台的转变其实并没有给孙思辰带来多少不适。他认为解说员只是一个内容的加工者,与大家选择什么渠道来观看你的解说其实并没有太多关系。这是他一直以来对于自身的要求,也是他对于解说员这样的一个职业近乎固执的坚守。

  如今,随着网络时代的发展,很多新一代的解说员为了迎合新时代的年轻球迷的喜好,将解说与很多新潮的东西进行了融合,从而形成了各种各样的标签与风格。对此,孙思辰则有着自己的那份坚持:“标签都是别人给的,作为解说员不应该每天把自己的风格特点贴脸上,这儿贴评书,这儿贴相声,那儿贴一脱口秀,没用。那些东西都是附加的,没什么意义。你所拥有的,你能把握住的只是你所拥有的每一场比赛,仅此而已。”

  

  在他看来,解说员不是段子手,不是rapper,不是陪聊,不是教练,不是演员,解说员就仅仅只是解说员,他是服务于赛事本身的一个传播者,他永远是为赛事服务,而并非取悦观众而存在的。他认为的解说员的三项基本工作职责是: 把赛事介绍清楚,把场面描述清楚,把信息交代清楚。 对于解说员来说,这是最难的一个环节。每一个瞬间转瞬即逝,怎么在这十几秒的时间里用极为简练的语言,把所有的信息和场面交代清楚,告诉大家发生了什么,这是最难的,也是最核心的地方。这种技能的磨练对于解说员来说是永远的,不管是从业十年还是三十年,一直都需要在这方面去磨砺自己。

  

  对于他来说, 解说员是教不出来的,这个行业也不该有老师出现 ,找一个老师手把手去教这是不现实的,因为它没有一个既定的规则,全部是靠你的经验累积起来塑造出来的你自己。想成为一个优秀的解说员,必不可少的就是对于赛事解说大量的实践与积累。“解说员一定是一个熟练工种,一万小时定律在这项职业里面只是门槛,一万小时之后,你只是可以跟大家说。我是个解说员了,但是你能力有多么出色,你状态有多么优秀这都未必。”

  

  这或许也是孙思辰能够在解说行业获得成功的原因,他总说自己何其有幸,碰到很多贵人得到过很多机会才能成就他的今天,但事实上他又是如此的认真、执着和努力。我们在感叹他运气好的同时,更应该看到的是,他付出了怎样的努力才能让他没有浪费这些运气。

  当我们问到孙思辰:究竟自身有怎样的特质让他成为了一名优秀的青年足球解说员。他思考了许久,给了我们一个很平常的词:踏实肯干。但这个普通平凡到似乎每个人都可以做到的“踏实肯干”背后,蕴藏着多少不普通不平凡的努力与坚持,或许只有孙思辰自己清楚。

  

  09

  “一直说下去,直到说不动了为止。”

  正如我们在文章开头所提到的那样,作为解说员,生活通常是单调且孤独的。它绝对是世界上最寂寞的职业之一,必须沉下心,也必须耐得住寂寞。你会发现大部分时间里发现你是一个人单枪匹马的状态,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帮你,你的上下班的路上是很孤单的,你的平时的生活的状态和你自己形成规律也是很孤单的。

  人家周末休息的时候你在上班,人家周中上班的时候你还在上班,你会避免不了的舍弃了很多东西,你要做这个职业的话,你必须要学会享受孤单。或许有人会觉得它很光鲜,但是光鲜亮丽背后的东西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受得了的。

  

  今年孙思辰迎来了自己的三十岁生日,人们说“三十而立”,谈及对于未来的规划,孙思辰毫不犹豫的给我们了一个有些惊诧的答案: “继续干,就这么简单,干到干不动为止。 ”

  很多优秀的解说员在职业生涯的后半部分通常会凭借在一线解说工作所带来的积累和人脉,进而去寻求更高更远的职业发展,或进入管理层,或自己创业,国内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可 孙思辰在他仅仅三十岁的年纪,就已经把解说员当成了他一生的职业 。

  

  在这样一个人人都充斥着欲望与浮躁的年代,像孙思辰这样选择静下心来,在一个领域进行深耕的年轻人显得弥足珍贵。就像他的偶像,英格兰优秀的评论员马丁泰勒那样,一生都奋战在一线评论员的岗位上,见证英格兰足球兴衰。对于孙思辰来说,这样的一位位前辈,就是他前进路上的一座座高山,等待着他沉淀下来,放慢脚步,一步一个脚印的去追随。

  

  当我们让他用一个词总结他人生的前三十年的时候,他沉吟了许久,给了我们这样一个答案:满足。我想这正是他最真实的写照, 他付出过很多努力与坚持,他经受了很多痛苦与磨练,他承蒙了很多人的厚爱与关照,最后终于找到了一条愿意为之坚持一生的道路。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3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孙思辰,男,30岁,北京人。本科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后赴美前往迈阿密大学修读影视配乐硕士专业,期间曾担任新浪NBA迈阿密热火队跟队记者。回国后入职考拉FM担任体育节目主持人。后参加乐视解说员选拔大赛获得优胜,进入乐视开始解说员生涯。离开乐视后曾在PP体育,爱奇艺体育,优酷等多家网络平台担任解说员。2017年底参加中央电视台《一起说奥运》解说员选拔大赛,荣获足球组冠军,入职央视担任足球解说员。

  当我们讨论孙思辰的时候,我们在讨论什么?作为中央电视台解说员的他将爱好变成了工作,并有着似乎是被大多数人所羡慕的职业生活。 但是这些光鲜亮丽的外表背后,隐藏着却是他因为工作频频告急的身体,每天单枪匹马孤单寂寞的生活,甚至是抵御着抑郁症和焦虑症侵袭的心理。

  

  我们见到孙思辰的时候,他刚刚在央视结束了一场美洲杯的解说,北京时间早晨七点的比赛时间让他不得不在更多的人还沉浸在美梦中的时候便开始他的工作,对于解说员来说,克服时差仅仅是面临的挑战之一。

  

  对于他来说,准备一场比赛的常规时间大约是四到五个小时,这还仅仅只是做功课的时间。他向我们这样描述了一名足球解说员的一天: “如果要解说晚上7点35分开球的中超,之前做功课可能在提前一天的晚上、或者在比赛当天的中午开始做,做完之后,你得提前一个小时到岗位上,然后抄抄首发,准备准备,到比赛结束,大概在晚上九点四十左右。你想你这一天还剩什么?其实什么都没了,吃饭其实都没有什么太多时间,下班之后再吃个饭,这一天就过去了。”

  所以当我们有机会面对面坐下来好好聊聊的时候,我们也更多的了解到这份工作光鲜亮丽的背后不为人知的一面,以及他对于这份职业,有着怎样的坚持与坚守。

  01

  埋下体育的种子

  跟现在的很多年轻人的成长轨迹并不相同的是,他从一年级开始,就开始了住校的生活。而体育的种子,也是在那时埋藏在了他的心中。“在住校那个氛围,很多男孩在一块。体育就会是大家谈的很多的一个话题。”也正是因为在学校集体生活的氛围,让他有了更多的时间和机会去跟小伙伴们去交流自己的观点,也是在这样的潜移默化中,他打开了体育世界的大门。“当你在接收到信息之后,你所了解到的东西自己消化完了,然后你再去和大家胡侃聊天的时候再转发出来、再讲给别人,这种对信息消化之后的二次的释放的过程,很有意思。比如我一年级的时候看了很多NBA的杂志,然后我就会在宿舍里和各种同学来讲NBA的故事,讲很多NBA的技战术、NBA的历史。”

  

  当体育的兴趣已经深深的在他的身体里埋下一颗种子,那么接下来他成为新浪NBA实习编辑,也就显得顺理成章。他在大三的时候偶然看到了新浪NBA网站首页的实习编辑招聘信息,面试成功后他成功进入新浪实习,每天从晚上23点到早上7点值夜班。这也是他的第一份与体育圈相关的实习工作。

  02

  在选择与尝试中寻找

  在一年的实习结束之后,孙思辰并没有直接借此进入体育圈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而是出人意料的选择了出国留学,更出乎意料的是,他选择了一条与之前完全不相关的道路—— 去迈阿密大学弗罗斯特音乐学院攻读影视配乐硕士专业。

  

  “我当时申请了两个专业,一个是新闻,另外一个是音乐,音乐也是一直从小在学,我大学本科阶段是希望自己有更多的尝试,不管是选择在媒体实习,还是说在音乐方面尝试,我都是希望能够至少自己试一试,然后再做出选择。” 不断进行更多的尝试,才能找到真正适合自己的那条路,这也是孙思辰所信奉的人生信条。 “如果你有机会去做一件事情,但是你最后没有去做,你就对它没有任何发言权,所以你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在做了这件事之后,对这件事有更多的理解,你也不会对自己有更全面的理解。”

  但是正当他选择走上“音乐人”的道路的时候,体育又一次找上了他。那一年,时任新浪NBA驻美记者的黎双富从迈阿密转去洛杉矶驻扎,他需要找一个人来填补在迈阿密的空挡。于是,黎双富就想到了曾在新浪负责跟他对接的编辑,现在正好在迈阿密大学的孙思辰。“我其实一开始还挺犹豫的,因为我当时觉得,我出国的主要的目的是上学,不希望牵扯更多的精力在其他的方面,富哥跟我说,学校有事可以去顾着学校,你就把你的空余精力,能弄多少弄多少,千万别影响学业。后来我琢磨可以,然后就接替他成为了前方记者。”

  

  虽然孙思辰一开始并没有把它当作主要的工作去做。但是没想到最后还是不自觉的,或者说是一种心理潜意识的选择,他还是把这份工作放在生活的首位。他的音乐学业也因为繁重的工作不得不提前终止,仅仅持有学生签证的他,不得不选择回国。

  谈及这段“失败”的留学生活,他的语气中并没有显现出多少的后悔与遗憾。对于他来说,也许正是这段留学生活,让他做出了体育行业闯荡的选择。

  03

  迷茫与新生

  但是回国之后的现实却给了这个年轻人当头一棒,拥有NBA编辑与驻外记者这样丰富职业经历的他并没有第一时间找到合适的工作。那是12年底13年初,刚刚回国的他正好经历了一段体育产业的低潮期,各大公司都是只出不进的状态。 “那时间比较比较迷茫,不知道该干嘛,就是把简历瞎扔,逮住什么扔什么。 我本科学英语的,所以什么英语教材编辑,然后什么司机,加拿大的航空公司,这些我都扔过。 ”

  

  经历了不断的碰壁之后,他在当时才刚刚建立的手机电台公司——考拉FM,找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份正式工作。那段工作经历对于孙思辰来说是一段美好回忆,作为初创公司,这里给了他很自由的环境,也正是这段经历,让孙思辰完成了在体育行业最原始的信心积累。“他们工作基本上没有设置任何框架。大家想到什么就去干什么,我遇到了当时在那边体育组的几位前辈都非常照顾我。你可以自己尽情释放你所能够想象到的一切,而且很有耐心,他们会不停的鼓励不停的引导。这个对于年轻人来说非常关键。”谈到当时的同事,孙思辰的眼中满是感激。

  

  在那期间,他和团队一起完成了多档体育音频节目的策划与录制,这也为他今后走上解说之路,做出了很好的铺垫。

  04

  打开解说的大门

  尽管在考拉FM的工作让孙思辰在体育行业站稳了脚跟,但是他的心中,仍然存在着一个未竟的梦想。这个梦想早在他大学的时候就已经生根发芽。当时家人问他大学毕业之后的人生规划时,他毫不犹豫的回答: “我要像杨毅老师一样。” 著名的篮球评论员杨毅是他非常喜欢的评论嘉宾,而坐在转播台之后成为评论嘉宾也成为了他的终极目标,不管是之前的记者还是编辑的职业经历,他也都是希望在这样相关的工作中多一些专业知识的积累。

  

  熟悉孙思辰的球迷朋友或许都知道,他是经过乐视举办的解说员选拔大赛而一举成名,最终加入乐视开始了解说生涯。但鲜为人知的是,他实际在考拉FM在职工作期间,就曾经在新浪有过客串解说员的经历。

  说到这段经历,就不得不提到孙思辰人生中的另一位贵人,也是同样在他在新浪NBA实习期间结识的时任新浪NBA解说员的 柯凡 。“我在实习期间认识了柯凡他们,后来当我从美国回来之后聊到我的就业情况的时候,他就跟我说:‘我这有机会,我一定想着你。’然后过了一段时间,他就给我说,过几天有一场比赛你来顶一场。

  

  就这样,孙思辰人生中完成了他人生中的解说首秀,谈到对于那场比赛的记忆,他印象最深的还是另一位前辈对他的帮助:“我原本是一个很怕在镜头面前说话的人,而且一上来就是NBA这样关注度极高的赛事,所以多少有点紧张。那场比赛评论嘉宾是 苏群老师 ,然后我就说:‘我头一回,您多担待,我要是说的不到位或者怎么着您多担待。’但是他非常轻松的跟我说:‘没关系,你放轻松,随便说。’不仅如此,他还在比赛中着重的和球迷专门引了一下我。”

  “ 我很幸运,自己一直以来遇到的很多前辈都是很愿意提携晚辈的,他可能不会给你的解说技术上能力上带来多大提升,但是心态上的转变其实比那些东西的提升更困难,所以当他们有这样的姿态的时候,你会融入的更快。 ”也正是因为这样,业界一位位前辈对于他的提携与帮助,让他能快速的调整心态,有惊无险的完成了他的解说首秀。

  

  客串完成这场解说首秀之后,他再一次回到考拉FM继续他的电台工作。但是解说的种子已经悄悄的在他的心中扎下根,只在等待一个破土而出的机会。

  这个机会,在2014年3月,终于不期而至。

  05

  兜兜转转终圆梦乐视

  那是某个平常的工作日的中午,当时同事给孙思辰发来的乐视体育举办解说员选拔大赛的网页。一开始的他对这样的比赛其实并不以为然:“我一开始说算了吧,当时我想的是成为解说嘉宾,做解说嘉宾需要有着非常丰富的知识,业内的经历,非常紧密和运动员球队之间的关系。所以我说这个解说员就算了吧,而且我其实心里一开始比较抵触这种选秀的模式,我其实是个挺内向的人,并不愿意在众人面前表现自己。”

  

  但是当他看见从小以来一直的偶像杨毅会在比赛中担任评委时,孙思辰瞬间转变了想法:“我说不行,这怎么着我也得去看看去。”?海选过程中,电台出身的他面对镜头非常的不适应,刚说完开头就卡壳了,脑子一片空白,完全忘了之前的准备。这个时候杨毅说话了:“小伙子别着急,你看你是在电台工作,我知道你们电台的工作环境,平时也不用打扮,完了录节目的时候有可能姿态各异。突然面对镜头可能不太适合你。别着急,你就当镜头不存在。”

  

  杨毅用一种北京人之间特别亲和的逗贫的方式,让紧张的孙思辰一下子就把心踏实下来了。很快找到了他的节奏,最终凭借着他多年积累的丰富的专业知识和在体育行业中的积累,一路过关斩将,最终成为五个优胜者之一,正式成为一名专业的解说员,在乐视开始了自己的解说生涯。

  06

  蒙眼狂奔那三年:痛并成长着

  初到乐视的那段时间,对于孙思辰来说也许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累!”那段时间乐视极度迅速的扩张,拿到了很多赛事的版权,尽管举行了解说员选拔大赛,但是乐视内部的解说员数量仍然供不应求。所以对于孙思辰他们这一批最早到乐视的解说员来说,一天说三四场比赛是常态。 “七点多一场中超,然后晚上英超开始了,凌晨再说一场意甲,然后早上NBA又来了。 ”

  

  最忙的那段时间,孙思辰曾经在18个小时连续解说了四场比赛, 那段在现在的他看起来有些疯狂的经历正是让他在成为解说员的早期迅速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在他看来,对于解说员来说,大量比赛解说的磨砺对于成长和提高来说是必不可少的。

  但正如成长总伴随着痛苦,连续的高强度工作也让他的身体出现了严重的透支。那段时间的心理状态孙思辰现在回想起来,还有些后怕:“那不是很健康的心理状态。当你的生活里只有工作,没有其他东西的时候,你这个人很难说是处在一个健康状态,尤其是心理。但是三年时间我生活里除了工作什么都没了,基本一天都没休息过。”也正是在那段时间,孙思辰曾经出现过解说前夕被紧急送往急救室这样的危机情况。

  

  但是当回首那三年的经历,孙思辰的眼中丝毫看不到后悔: “虽然你的消耗很大,但是你得到的东西永远是自己的。 ” 在他看来,他也正是在这三年高强度的工作中,痛并成长着。

  

  后来,乐视在一瞬间像泡沫一样的破裂,体育赛事的版权也相继失去,对于解说员来说,没有版权,就没有了工作内容,也自然没有留下去的必要。但是孙思辰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就选择离去,他在采访中多次提到了对于乐视的感激,正是因为乐视,让他真正意义上成为了一名解说员。但是大厦将倾,独木难支,当乐视彻底失去了任何转播信号之后,孙思辰明白,是时候离开了。

  “今天下午已离职,感谢让L006233成为解说员的地方。”

  07

  “它拯救了我的职业生涯”

  离开乐视一个多月后,他就得知了央视要举办《一起说奥运》解说员选拔大赛的消息。和当年进入乐视的情况一样,起初的孙思辰并没有报名参加的想法。直到他听朋友说,全国范围内不管是网络还是民间的解说员都参加了比赛,这一下他就坐不住了。这种各路英雄决战紫禁之巅的场合,怎么能没有我孙思辰呢?

  

  但是当时已经过了节目组报名的截至时间,他经过多方的辗转,甚至无奈的他还找到了节目组的官方微博发私信咨询。但是戏剧性的是,节目组竟然真的回了他的私信,他最终得以“压哨”参加比赛。

  

  只不过当时的他并没有想到的时,正是这样的一个破釜沉的决定最终得以拯救他的职业生涯,甚至于拯救了整个人生。

  在节目录制过程中,他的身体情况再度告急,谈及那段经历,孙思辰脸上带着些许的苦笑: “那应该是我身体最糟糕的一段时间了。 ” 随着压力不断的积攒,长时间没有得到释放的孙思辰实际上已经处在了一个随时有可能垮掉的状态,而节目录制期间的某个上午,成为了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那天早上起来之后人是醒的,但是发现没法动,我几次试图用手撑着从床上坐起来,但是坐都坐不起来。你自己神智清醒的,但你控制不了身体。”

  

  最终,孙思辰不得已向节目组发出求救信号,节目组也第一时间打了120将他送往医院。对于那天的经历,孙思辰记忆犹新: “那估计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天,我现在记得很清楚那是2017年的11月6号。 ”

  处在那样一个糟糕的身体和心理状态的他,甚至一度想过退出比赛,甚至结束他的解说员职业生涯。 “我当时一度觉得我可能不干这行也行就不干了。通过后来和医生朋友的交流,发现当时我的心理状态其实就是一个抑郁症和焦虑症的情况。“

  

  但是他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并用足球组冠军的优异成绩成功得到进入央视的机会。现在再谈及那段经历,孙思辰说道:“那事实上不仅拯救了我的解说生涯,更是拯救了我的人生,因为当你陷入到负面情绪里面的时候,这不仅仅是简单的拯救职业生涯。而事实上把你整个人从一个人生的不好的状态走出来。”

  

  比赛结束之后,因为进入中央电视台的流程和手续办理比较复杂,孙思辰终于有机会放下所有的工作,好好的利用这段等待的时间进行身体状态上的恢复与调整。对于孙思辰来说,他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年,终于结束了。

  08

  固执的坚守者

  从新媒体到传统媒体,从网络平台到中央电视台,工作平台的转变其实并没有给孙思辰带来多少不适。他认为解说员只是一个内容的加工者,与大家选择什么渠道来观看你的解说其实并没有太多关系。这是他一直以来对于自身的要求,也是他对于解说员这样的一个职业近乎固执的坚守。

  如今,随着网络时代的发展,很多新一代的解说员为了迎合新时代的年轻球迷的喜好,将解说与很多新潮的东西进行了融合,从而形成了各种各样的标签与风格。对此,孙思辰则有着自己的那份坚持:“标签都是别人给的,作为解说员不应该每天把自己的风格特点贴脸上,这儿贴评书,这儿贴相声,那儿贴一脱口秀,没用。那些东西都是附加的,没什么意义。你所拥有的,你能把握住的只是你所拥有的每一场比赛,仅此而已。”

  

  在他看来,解说员不是段子手,不是rapper,不是陪聊,不是教练,不是演员,解说员就仅仅只是解说员,他是服务于赛事本身的一个传播者,他永远是为赛事服务,而并非取悦观众而存在的。他认为的解说员的三项基本工作职责是: 把赛事介绍清楚,把场面描述清楚,把信息交代清楚。 对于解说员来说,这是最难的一个环节。每一个瞬间转瞬即逝,怎么在这十几秒的时间里用极为简练的语言,把所有的信息和场面交代清楚,告诉大家发生了什么,这是最难的,也是最核心的地方。这种技能的磨练对于解说员来说是永远的,不管是从业十年还是三十年,一直都需要在这方面去磨砺自己。

  

  对于他来说, 解说员是教不出来的,这个行业也不该有老师出现 ,找一个老师手把手去教这是不现实的,因为它没有一个既定的规则,全部是靠你的经验累积起来塑造出来的你自己。想成为一个优秀的解说员,必不可少的就是对于赛事解说大量的实践与积累。“解说员一定是一个熟练工种,一万小时定律在这项职业里面只是门槛,一万小时之后,你只是可以跟大家说。我是个解说员了,但是你能力有多么出色,你状态有多么优秀这都未必。”

  

  这或许也是孙思辰能够在解说行业获得成功的原因,他总说自己何其有幸,碰到很多贵人得到过很多机会才能成就他的今天,但事实上他又是如此的认真、执着和努力。我们在感叹他运气好的同时,更应该看到的是,他付出了怎样的努力才能让他没有浪费这些运气。

  当我们问到孙思辰:究竟自身有怎样的特质让他成为了一名优秀的青年足球解说员。他思考了许久,给了我们一个很平常的词:踏实肯干。但这个普通平凡到似乎每个人都可以做到的“踏实肯干”背后,蕴藏着多少不普通不平凡的努力与坚持,或许只有孙思辰自己清楚。

  

  09

  “一直说下去,直到说不动了为止。”

  正如我们在文章开头所提到的那样,作为解说员,生活通常是单调且孤独的。它绝对是世界上最寂寞的职业之一,必须沉下心,也必须耐得住寂寞。你会发现大部分时间里发现你是一个人单枪匹马的状态,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帮你,你的上下班的路上是很孤单的,你的平时的生活的状态和你自己形成规律也是很孤单的。

  人家周末休息的时候你在上班,人家周中上班的时候你还在上班,你会避免不了的舍弃了很多东西,你要做这个职业的话,你必须要学会享受孤单。或许有人会觉得它很光鲜,但是光鲜亮丽背后的东西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受得了的。

  

  今年孙思辰迎来了自己的三十岁生日,人们说“三十而立”,谈及对于未来的规划,孙思辰毫不犹豫的给我们了一个有些惊诧的答案: “继续干,就这么简单,干到干不动为止。 ”

  很多优秀的解说员在职业生涯的后半部分通常会凭借在一线解说工作所带来的积累和人脉,进而去寻求更高更远的职业发展,或进入管理层,或自己创业,国内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可 孙思辰在他仅仅三十岁的年纪,就已经把解说员当成了他一生的职业 。

  

  在这样一个人人都充斥着欲望与浮躁的年代,像孙思辰这样选择静下心来,在一个领域进行深耕的年轻人显得弥足珍贵。就像他的偶像,英格兰优秀的评论员马丁泰勒那样,一生都奋战在一线评论员的岗位上,见证英格兰足球兴衰。对于孙思辰来说,这样的一位位前辈,就是他前进路上的一座座高山,等待着他沉淀下来,放慢脚步,一步一个脚印的去追随。

  

  当我们让他用一个词总结他人生的前三十年的时候,他沉吟了许久,给了我们这样一个答案:满足。我想这正是他最真实的写照, 他付出过很多努力与坚持,他经受了很多痛苦与磨练,他承蒙了很多人的厚爱与关照,最后终于找到了一条愿意为之坚持一生的道路。

  

  孙思辰,男,30岁,北京人。本科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后赴美前往迈阿密大学修读影视配乐硕士专业,期间曾担任新浪NBA迈阿密热火队跟队记者。回国后入职考拉FM担任体育节目主持人。后参加乐视解说员选拔大赛获得优胜,进入乐视开始解说员生涯。离开乐视后曾在PP体育,爱奇艺体育,优酷等多家网络平台担任解说员。2017年底参加中央电视台《一起说奥运》解说员选拔大赛,荣获足球组冠军,入职央视担任足球解说员。

  当我们讨论孙思辰的时候,我们在讨论什么?作为中央电视台解说员的他将爱好变成了工作,并有着似乎是被大多数人所羡慕的职业生活。 但是这些光鲜亮丽的外表背后,隐藏着却是他因为工作频频告急的身体,每天单枪匹马孤单寂寞的生活,甚至是抵御着抑郁症和焦虑症侵袭的心理。

  

  我们见到孙思辰的时候,他刚刚在央视结束了一场美洲杯的解说,北京时间早晨七点的比赛时间让他不得不在更多的人还沉浸在美梦中的时候便开始他的工作,对于解说员来说,克服时差仅仅是面临的挑战之一。

  

  对于他来说,准备一场比赛的常规时间大约是四到五个小时,这还仅仅只是做功课的时间。他向我们这样描述了一名足球解说员的一天: “如果要解说晚上7点35分开球的中超,之前做功课可能在提前一天的晚上、或者在比赛当天的中午开始做,做完之后,你得提前一个小时到岗位上,然后抄抄首发,准备准备,到比赛结束,大概在晚上九点四十左右。你想你这一天还剩什么?其实什么都没了,吃饭其实都没有什么太多时间,下班之后再吃个饭,这一天就过去了。”

  所以当我们有机会面对面坐下来好好聊聊的时候,我们也更多的了解到这份工作光鲜亮丽的背后不为人知的一面,以及他对于这份职业,有着怎样的坚持与坚守。

  01

  埋下体育的种子

  跟现在的很多年轻人的成长轨迹并不相同的是,他从一年级开始,就开始了住校的生活。而体育的种子,也是在那时埋藏在了他的心中。“在住校那个氛围,很多男孩在一块。体育就会是大家谈的很多的一个话题。”也正是因为在学校集体生活的氛围,让他有了更多的时间和机会去跟小伙伴们去交流自己的观点,也是在这样的潜移默化中,他打开了体育世界的大门。“当你在接收到信息之后,你所了解到的东西自己消化完了,然后你再去和大家胡侃聊天的时候再转发出来、再讲给别人,这种对信息消化之后的二次的释放的过程,很有意思。比如我一年级的时候看了很多NBA的杂志,然后我就会在宿舍里和各种同学来讲NBA的故事,讲很多NBA的技战术、NBA的历史。”

  

  当体育的兴趣已经深深的在他的身体里埋下一颗种子,那么接下来他成为新浪NBA实习编辑,也就显得顺理成章。他在大三的时候偶然看到了新浪NBA网站首页的实习编辑招聘信息,面试成功后他成功进入新浪实习,每天从晚上23点到早上7点值夜班。这也是他的第一份与体育圈相关的实习工作。

  02

  在选择与尝试中寻找

  在一年的实习结束之后,孙思辰并没有直接借此进入体育圈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而是出人意料的选择了出国留学,更出乎意料的是,他选择了一条与之前完全不相关的道路—— 去迈阿密大学弗罗斯特音乐学院攻读影视配乐硕士专业。

  

  “我当时申请了两个专业,一个是新闻,另外一个是音乐,音乐也是一直从小在学,我大学本科阶段是希望自己有更多的尝试,不管是选择在媒体实习,还是说在音乐方面尝试,我都是希望能够至少自己试一试,然后再做出选择。” 不断进行更多的尝试,才能找到真正适合自己的那条路,这也是孙思辰所信奉的人生信条。 “如果你有机会去做一件事情,但是你最后没有去做,你就对它没有任何发言权,所以你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在做了这件事之后,对这件事有更多的理解,你也不会对自己有更全面的理解。”

  但是正当他选择走上“音乐人”的道路的时候,体育又一次找上了他。那一年,时任新浪NBA驻美记者的黎双富从迈阿密转去洛杉矶驻扎,他需要找一个人来填补在迈阿密的空挡。于是,黎双富就想到了曾在新浪负责跟他对接的编辑,现在正好在迈阿密大学的孙思辰。“我其实一开始还挺犹豫的,因为我当时觉得,我出国的主要的目的是上学,不希望牵扯更多的精力在其他的方面,富哥跟我说,学校有事可以去顾着学校,你就把你的空余精力,能弄多少弄多少,千万别影响学业。后来我琢磨可以,然后就接替他成为了前方记者。”

  

  虽然孙思辰一开始并没有把它当作主要的工作去做。但是没想到最后还是不自觉的,或者说是一种心理潜意识的选择,他还是把这份工作放在生活的首位。他的音乐学业也因为繁重的工作不得不提前终止,仅仅持有学生签证的他,不得不选择回国。

  谈及这段“失败”的留学生活,他的语气中并没有显现出多少的后悔与遗憾。对于他来说,也许正是这段留学生活,让他做出了体育行业闯荡的选择。

  03

  迷茫与新生

  但是回国之后的现实却给了这个年轻人当头一棒,拥有NBA编辑与驻外记者这样丰富职业经历的他并没有第一时间找到合适的工作。那是12年底13年初,刚刚回国的他正好经历了一段体育产业的低潮期,各大公司都是只出不进的状态。 “那时间比较比较迷茫,不知道该干嘛,就是把简历瞎扔,逮住什么扔什么。 我本科学英语的,所以什么英语教材编辑,然后什么司机,加拿大的航空公司,这些我都扔过。 ”

  

  经历了不断的碰壁之后,他在当时才刚刚建立的手机电台公司——考拉FM,找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份正式工作。那段工作经历对于孙思辰来说是一段美好回忆,作为初创公司,这里给了他很自由的环境,也正是这段经历,让孙思辰完成了在体育行业最原始的信心积累。“他们工作基本上没有设置任何框架。大家想到什么就去干什么,我遇到了当时在那边体育组的几位前辈都非常照顾我。你可以自己尽情释放你所能够想象到的一切,而且很有耐心,他们会不停的鼓励不停的引导。这个对于年轻人来说非常关键。”谈到当时的同事,孙思辰的眼中满是感激。

  

  在那期间,他和团队一起完成了多档体育音频节目的策划与录制,这也为他今后走上解说之路,做出了很好的铺垫。

  04

  打开解说的大门

  尽管在考拉FM的工作让孙思辰在体育行业站稳了脚跟,但是他的心中,仍然存在着一个未竟的梦想。这个梦想早在他大学的时候就已经生根发芽。当时家人问他大学毕业之后的人生规划时,他毫不犹豫的回答: “我要像杨毅老师一样。” 著名的篮球评论员杨毅是他非常喜欢的评论嘉宾,而坐在转播台之后成为评论嘉宾也成为了他的终极目标,不管是之前的记者还是编辑的职业经历,他也都是希望在这样相关的工作中多一些专业知识的积累。

  

  熟悉孙思辰的球迷朋友或许都知道,他是经过乐视举办的解说员选拔大赛而一举成名,最终加入乐视开始了解说生涯。但鲜为人知的是,他实际在考拉FM在职工作期间,就曾经在新浪有过客串解说员的经历。

  说到这段经历,就不得不提到孙思辰人生中的另一位贵人,也是同样在他在新浪NBA实习期间结识的时任新浪NBA解说员的 柯凡 。“我在实习期间认识了柯凡他们,后来当我从美国回来之后聊到我的就业情况的时候,他就跟我说:‘我这有机会,我一定想着你。’然后过了一段时间,他就给我说,过几天有一场比赛你来顶一场。

  

  就这样,孙思辰人生中完成了他人生中的解说首秀,谈到对于那场比赛的记忆,他印象最深的还是另一位前辈对他的帮助:“我原本是一个很怕在镜头面前说话的人,而且一上来就是NBA这样关注度极高的赛事,所以多少有点紧张。那场比赛评论嘉宾是 苏群老师 ,然后我就说:‘我头一回,您多担待,我要是说的不到位或者怎么着您多担待。’但是他非常轻松的跟我说:‘没关系,你放轻松,随便说。’不仅如此,他还在比赛中着重的和球迷专门引了一下我。”

  “ 我很幸运,自己一直以来遇到的很多前辈都是很愿意提携晚辈的,他可能不会给你的解说技术上能力上带来多大提升,但是心态上的转变其实比那些东西的提升更困难,所以当他们有这样的姿态的时候,你会融入的更快。 ”也正是因为这样,业界一位位前辈对于他的提携与帮助,让他能快速的调整心态,有惊无险的完成了他的解说首秀。

  

  客串完成这场解说首秀之后,他再一次回到考拉FM继续他的电台工作。但是解说的种子已经悄悄的在他的心中扎下根,只在等待一个破土而出的机会。

  这个机会,在2014年3月,终于不期而至。

  05

  兜兜转转终圆梦乐视

  那是某个平常的工作日的中午,当时同事给孙思辰发来的乐视体育举办解说员选拔大赛的网页。一开始的他对这样的比赛其实并不以为然:“我一开始说算了吧,当时我想的是成为解说嘉宾,做解说嘉宾需要有着非常丰富的知识,业内的经历,非常紧密和运动员球队之间的关系。所以我说这个解说员就算了吧,而且我其实心里一开始比较抵触这种选秀的模式,我其实是个挺内向的人,并不愿意在众人面前表现自己。”

  

  但是当他看见从小以来一直的偶像杨毅会在比赛中担任评委时,孙思辰瞬间转变了想法:“我说不行,这怎么着我也得去看看去。”?海选过程中,电台出身的他面对镜头非常的不适应,刚说完开头就卡壳了,脑子一片空白,完全忘了之前的准备。这个时候杨毅说话了:“小伙子别着急,你看你是在电台工作,我知道你们电台的工作环境,平时也不用打扮,完了录节目的时候有可能姿态各异。突然面对镜头可能不太适合你。别着急,你就当镜头不存在。”

  

  杨毅用一种北京人之间特别亲和的逗贫的方式,让紧张的孙思辰一下子就把心踏实下来了。很快找到了他的节奏,最终凭借着他多年积累的丰富的专业知识和在体育行业中的积累,一路过关斩将,最终成为五个优胜者之一,正式成为一名专业的解说员,在乐视开始了自己的解说生涯。

  06

  蒙眼狂奔那三年:痛并成长着

  初到乐视的那段时间,对于孙思辰来说也许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累!”那段时间乐视极度迅速的扩张,拿到了很多赛事的版权,尽管举行了解说员选拔大赛,但是乐视内部的解说员数量仍然供不应求。所以对于孙思辰他们这一批最早到乐视的解说员来说,一天说三四场比赛是常态。 “七点多一场中超,然后晚上英超开始了,凌晨再说一场意甲,然后早上NBA又来了。 ”

  

  最忙的那段时间,孙思辰曾经在18个小时连续解说了四场比赛, 那段在现在的他看起来有些疯狂的经历正是让他在成为解说员的早期迅速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在他看来,对于解说员来说,大量比赛解说的磨砺对于成长和提高来说是必不可少的。

  但正如成长总伴随着痛苦,连续的高强度工作也让他的身体出现了严重的透支。那段时间的心理状态孙思辰现在回想起来,还有些后怕:“那不是很健康的心理状态。当你的生活里只有工作,没有其他东西的时候,你这个人很难说是处在一个健康状态,尤其是心理。但是三年时间我生活里除了工作什么都没了,基本一天都没休息过。”也正是在那段时间,孙思辰曾经出现过解说前夕被紧急送往急救室这样的危机情况。

  

  但是当回首那三年的经历,孙思辰的眼中丝毫看不到后悔: “虽然你的消耗很大,但是你得到的东西永远是自己的。 ” 在他看来,他也正是在这三年高强度的工作中,痛并成长着。

  

  后来,乐视在一瞬间像泡沫一样的破裂,体育赛事的版权也相继失去,对于解说员来说,没有版权,就没有了工作内容,也自然没有留下去的必要。但是孙思辰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就选择离去,他在采访中多次提到了对于乐视的感激,正是因为乐视,让他真正意义上成为了一名解说员。但是大厦将倾,独木难支,当乐视彻底失去了任何转播信号之后,孙思辰明白,是时候离开了。

  “今天下午已离职,感谢让L006233成为解说员的地方。”

  07

  “它拯救了我的职业生涯”

  离开乐视一个多月后,他就得知了央视要举办《一起说奥运》解说员选拔大赛的消息。和当年进入乐视的情况一样,起初的孙思辰并没有报名参加的想法。直到他听朋友说,全国范围内不管是网络还是民间的解说员都参加了比赛,这一下他就坐不住了。这种各路英雄决战紫禁之巅的场合,怎么能没有我孙思辰呢?

  

  但是当时已经过了节目组报名的截至时间,他经过多方的辗转,甚至无奈的他还找到了节目组的官方微博发私信咨询。但是戏剧性的是,节目组竟然真的回了他的私信,他最终得以“压哨”参加比赛。

  

  只不过当时的他并没有想到的时,正是这样的一个破釜沉的决定最终得以拯救他的职业生涯,甚至于拯救了整个人生。

  在节目录制过程中,他的身体情况再度告急,谈及那段经历,孙思辰脸上带着些许的苦笑: “那应该是我身体最糟糕的一段时间了。 ” 随着压力不断的积攒,长时间没有得到释放的孙思辰实际上已经处在了一个随时有可能垮掉的状态,而节目录制期间的某个上午,成为了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那天早上起来之后人是醒的,但是发现没法动,我几次试图用手撑着从床上坐起来,但是坐都坐不起来。你自己神智清醒的,但你控制不了身体。”

  

  最终,孙思辰不得已向节目组发出求救信号,节目组也第一时间打了120将他送往医院。对于那天的经历,孙思辰记忆犹新: “那估计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天,我现在记得很清楚那是2017年的11月6号。 ”

  处在那样一个糟糕的身体和心理状态的他,甚至一度想过退出比赛,甚至结束他的解说员职业生涯。 “我当时一度觉得我可能不干这行也行就不干了。通过后来和医生朋友的交流,发现当时我的心理状态其实就是一个抑郁症和焦虑症的情况。“

  

  但是他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并用足球组冠军的优异成绩成功得到进入央视的机会。现在再谈及那段经历,孙思辰说道:“那事实上不仅拯救了我的解说生涯,更是拯救了我的人生,因为当你陷入到负面情绪里面的时候,这不仅仅是简单的拯救职业生涯。而事实上把你整个人从一个人生的不好的状态走出来。”

  

  比赛结束之后,因为进入中央电视台的流程和手续办理比较复杂,孙思辰终于有机会放下所有的工作,好好的利用这段等待的时间进行身体状态上的恢复与调整。对于孙思辰来说,他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年,终于结束了。

  08

  固执的坚守者

  从新媒体到传统媒体,从网络平台到中央电视台,工作平台的转变其实并没有给孙思辰带来多少不适。他认为解说员只是一个内容的加工者,与大家选择什么渠道来观看你的解说其实并没有太多关系。这是他一直以来对于自身的要求,也是他对于解说员这样的一个职业近乎固执的坚守。

  如今,随着网络时代的发展,很多新一代的解说员为了迎合新时代的年轻球迷的喜好,将解说与很多新潮的东西进行了融合,从而形成了各种各样的标签与风格。对此,孙思辰则有着自己的那份坚持:“标签都是别人给的,作为解说员不应该每天把自己的风格特点贴脸上,这儿贴评书,这儿贴相声,那儿贴一脱口秀,没用。那些东西都是附加的,没什么意义。你所拥有的,你能把握住的只是你所拥有的每一场比赛,仅此而已。”

  

  在他看来,解说员不是段子手,不是rapper,不是陪聊,不是教练,不是演员,解说员就仅仅只是解说员,他是服务于赛事本身的一个传播者,他永远是为赛事服务,而并非取悦观众而存在的。他认为的解说员的三项基本工作职责是: 把赛事介绍清楚,把场面描述清楚,把信息交代清楚。 对于解说员来说,这是最难的一个环节。每一个瞬间转瞬即逝,怎么在这十几秒的时间里用极为简练的语言,把所有的信息和场面交代清楚,告诉大家发生了什么,这是最难的,也是最核心的地方。这种技能的磨练对于解说员来说是永远的,不管是从业十年还是三十年,一直都需要在这方面去磨砺自己。

  

  对于他来说, 解说员是教不出来的,这个行业也不该有老师出现 ,找一个老师手把手去教这是不现实的,因为它没有一个既定的规则,全部是靠你的经验累积起来塑造出来的你自己。想成为一个优秀的解说员,必不可少的就是对于赛事解说大量的实践与积累。“解说员一定是一个熟练工种,一万小时定律在这项职业里面只是门槛,一万小时之后,你只是可以跟大家说。我是个解说员了,但是你能力有多么出色,你状态有多么优秀这都未必。”

  

  这或许也是孙思辰能够在解说行业获得成功的原因,他总说自己何其有幸,碰到很多贵人得到过很多机会才能成就他的今天,但事实上他又是如此的认真、执着和努力。我们在感叹他运气好的同时,更应该看到的是,他付出了怎样的努力才能让他没有浪费这些运气。

  当我们问到孙思辰:究竟自身有怎样的特质让他成为了一名优秀的青年足球解说员。他思考了许久,给了我们一个很平常的词:踏实肯干。但这个普通平凡到似乎每个人都可以做到的“踏实肯干”背后,蕴藏着多少不普通不平凡的努力与坚持,或许只有孙思辰自己清楚。

  

  09

  “一直说下去,直到说不动了为止。”

  正如我们在文章开头所提到的那样,作为解说员,生活通常是单调且孤独的。它绝对是世界上最寂寞的职业之一,必须沉下心,也必须耐得住寂寞。你会发现大部分时间里发现你是一个人单枪匹马的状态,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帮你,你的上下班的路上是很孤单的,你的平时的生活的状态和你自己形成规律也是很孤单的。

  人家周末休息的时候你在上班,人家周中上班的时候你还在上班,你会避免不了的舍弃了很多东西,你要做这个职业的话,你必须要学会享受孤单。或许有人会觉得它很光鲜,但是光鲜亮丽背后的东西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受得了的。

  

  今年孙思辰迎来了自己的三十岁生日,人们说“三十而立”,谈及对于未来的规划,孙思辰毫不犹豫的给我们了一个有些惊诧的答案: “继续干,就这么简单,干到干不动为止。 ”

  很多优秀的解说员在职业生涯的后半部分通常会凭借在一线解说工作所带来的积累和人脉,进而去寻求更高更远的职业发展,或进入管理层,或自己创业,国内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可 孙思辰在他仅仅三十岁的年纪,就已经把解说员当成了他一生的职业 。

  

  在这样一个人人都充斥着欲望与浮躁的年代,像孙思辰这样选择静下心来,在一个领域进行深耕的年轻人显得弥足珍贵。就像他的偶像,英格兰优秀的评论员马丁泰勒那样,一生都奋战在一线评论员的岗位上,见证英格兰足球兴衰。对于孙思辰来说,这样的一位位前辈,就是他前进路上的一座座高山,等待着他沉淀下来,放慢脚步,一步一个脚印的去追随。

  

  当我们让他用一个词总结他人生的前三十年的时候,他沉吟了许久,给了我们这样一个答案:满足。我想这正是他最真实的写照, 他付出过很多努力与坚持,他经受了很多痛苦与磨练,他承蒙了很多人的厚爱与关照,最后终于找到了一条愿意为之坚持一生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