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8亚洲城

疼痛的乡村:每次回老家,都能看到这个破败的院落

  2019 箐箐故事小窝

  文:汪晓佳

  图:来自网络

  在我小时候居住的房屋东侧,有着一处鹤立鸡群般的院宅:近三十米长的深宅大院,有着堂屋和东屋衔接的铺陈,院门是个马鞍形的造型,似乎门口还有一对栩栩如生的石狮子,从门口铺就的路石,一直通向堂屋和东屋的门口。

  

  那里,不仅院内有着四季盛开的鲜花,而且在院门前有着半亩多的菜园地里,除了四季蔬菜葳蕤地生长外,也还有各种鲜花。尤其是菜园门口栽种的一尊指甲花和一棵薄荷,村里的人可以随时在那里采摘,女孩子用指甲花捣碎,涂抹在自己的指甲上显摆,家庭主妇摘来的薄荷叶,则成为了她们做菜时的最佳调料,让村里的人无不羡慕。

  这座雅致的住处,主人是我的本家老奶奶。她年轻时守寡,苦苦煎熬着日子,把唯一的儿子(本家爷爷)养大成人,并让他读书识字,成为村子里为数不多的文化人。生产队那时候,我的这位爷爷成为了村里的会计。

  我的这位爷爷的老伴——我奶奶,是津浦铁路边上的一个远近闻名的车站集镇上的闺女。自我记事起,她穿着干净利索,说话做事得体大方。嫁过来后,家里有个缝纫机,她除了做些家里外边的活计外,还忙里偷闲地为村里人,用缝纫机缝做衣裳,所收取的费用真是微不足道,她就是想为村里的人做点好事。

  我娘和这位奶奶年龄相仿。也许是她很同情我娘,又是邻居,她娘儿俩经常你来我往,成了好朋友。我娘过世的时候,她还专门前来吊唁呢。

  

  说说正题吧。

  在我的这位养尊处优的本家爷爷当会计期间,村子东南角住着的一位俊俏的中年已婚妇女,不知啥时候和我本家的爷爷好上了。村子里风言风语,后来传到了我这位奶奶耳朵里。奶奶不信,说你们不要瞎胡扯,俺那家子可不是那样的人,并一笑置之。

  但是,终于有一天不幸的事情发生了。是在一个夏天漆黑的夜晚,我正在跟村里的小伙伴酣睡在村子中央的空地上,忽然一阵嘈杂而凌乱的脚步声把我惊醒,一看,身边睡着的人几乎不见了。我问没走的一个大人,他们都到了什么地方去了?他说,“你的会计爷爷上吊死了。”

  我听了有点震惊。忙跟这位大人说,你带我去看看吧。

  到了和会计爷爷相好的女人屋前,那里已经围了上百号人。屋顶上,有几个男人正使劲地敲打着簸箕,来回地走动,为死者叫魂。我看见我的这位奶奶,带着儿女屋里屋外地张罗着要求他们抢救自己的丈夫。眼里噙满了泪水。

  后来听人说,这天晚上,会计爷爷又到了那位有夫之妻的屋里,趁女人的丈夫不在家,又去“海誓山盟”了。女的说:“咱们的事,迟早会露馅,咱们不能同日生,但愿同日死。咱们就双双上吊吧。”会计爷爷憨厚老实,竟相信了她的话。在高高的梁头下,摆了两个小板凳,梁头上系上两根绳套,他首先站了上去,还对相好的女人说,你快一点来啊!

  没想到的是,这位狠心的娘们竟眼看着他的脖颈伸向了绳套,自己却把门一锁,串门子去了。还是好多人把她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她没来到之前,有人从窗户发现了会计爷爷吊在梁头上的身体,硬是脚踹、石头砸,才把紧缩着的房门弄开的。

  我会计爷爷的老伴,知道情况后,发疯似的往那女人身上撞头,并把她的衣服扒下羞辱她。

  据说,后来那个女人在村里里也呆不下去了,就带上丈夫回到娘家去住了。

  我会计爷爷的娘——我的老奶奶,年轻时守寡,好不容易把这个独生子抚养成人,为他成家生子,正当日子过得还算红火的时候,儿子却不在了,老人家悲痛至极,似乎没了指望,不久,也在自家堂屋悬梁自尽了。

  眼看着这个家支离破碎,我的这本家奶奶,很快带上儿女回了娘家居住。从此,他们这个花园似的家院,便失去了生机,接踵而来是,房舍逐年剥落破败,直至墙倒屋塌,成为一片我如今看到的一片废墟。

  

  如今,我的这位本家奶奶也已经不在了人间。她的音容笑貌,和她的不济命运,我每每想起,都会有一种无法抚不去的忧伤盘绕在心头......

  文:汪晓佳

  图:来自网络

  在我小时候居住的房屋东侧,有着一处鹤立鸡群般的院宅:近三十米长的深宅大院,有着堂屋和东屋衔接的铺陈,院门是个马鞍形的造型,似乎门口还有一对栩栩如生的石狮子,从门口铺就的路石,一直通向堂屋和东屋的门口。

  

  那里,不仅院内有着四季盛开的鲜花,而且在院门前有着半亩多的菜园地里,除了四季蔬菜葳蕤地生长外,也还有各种鲜花。尤其是菜园门口栽种的一尊指甲花和一棵薄荷,村里的人可以随时在那里采摘,女孩子用指甲花捣碎,涂抹在自己的指甲上显摆,家庭主妇摘来的薄荷叶,则成为了她们做菜时的最佳调料,让村里的人无不羡慕。

  这座雅致的住处,主人是我的本家老奶奶。她年轻时守寡,苦苦煎熬着日子,把唯一的儿子(本家爷爷)养大成人,并让他读书识字,成为村子里为数不多的文化人。生产队那时候,我的这位爷爷成为了村里的会计。

  我的这位爷爷的老伴——我奶奶,是津浦铁路边上的一个远近闻名的车站集镇上的闺女。自我记事起,她穿着干净利索,说话做事得体大方。嫁过来后,家里有个缝纫机,她除了做些家里外边的活计外,还忙里偷闲地为村里人,用缝纫机缝做衣裳,所收取的费用真是微不足道,她就是想为村里的人做点好事。

  我娘和这位奶奶年龄相仿。也许是她很同情我娘,又是邻居,她娘儿俩经常你来我往,成了好朋友。我娘过世的时候,她还专门前来吊唁呢。

  

  说说正题吧。

  在我的这位养尊处优的本家爷爷当会计期间,村子东南角住着的一位俊俏的中年已婚妇女,不知啥时候和我本家的爷爷好上了。村子里风言风语,后来传到了我这位奶奶耳朵里。奶奶不信,说你们不要瞎胡扯,俺那家子可不是那样的人,并一笑置之。

  但是,终于有一天不幸的事情发生了。是在一个夏天漆黑的夜晚,我正在跟村里的小伙伴酣睡在村子中央的空地上,忽然一阵嘈杂而凌乱的脚步声把我惊醒,一看,身边睡着的人几乎不见了。我问没走的一个大人,他们都到了什么地方去了?他说,“你的会计爷爷上吊死了。”

  我听了有点震惊。忙跟这位大人说,你带我去看看吧。

  到了和会计爷爷相好的女人屋前,那里已经围了上百号人。屋顶上,有几个男人正使劲地敲打着簸箕,来回地走动,为死者叫魂。我看见我的这位奶奶,带着儿女屋里屋外地张罗着要求他们抢救自己的丈夫。眼里噙满了泪水。

  后来听人说,这天晚上,会计爷爷又到了那位有夫之妻的屋里,趁女人的丈夫不在家,又去“海誓山盟”了。女的说:“咱们的事,迟早会露馅,咱们不能同日生,但愿同日死。咱们就双双上吊吧。”会计爷爷憨厚老实,竟相信了她的话。在高高的梁头下,摆了两个小板凳,梁头上系上两根绳套,他首先站了上去,还对相好的女人说,你快一点来啊!

  没想到的是,这位狠心的娘们竟眼看着他的脖颈伸向了绳套,自己却把门一锁,串门子去了。还是好多人把她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她没来到之前,有人从窗户发现了会计爷爷吊在梁头上的身体,硬是脚踹、石头砸,才把紧缩着的房门弄开的。

  我会计爷爷的老伴,知道情况后,发疯似的往那女人身上撞头,并把她的衣服扒下羞辱她。

  据说,后来那个女人在村里里也呆不下去了,就带上丈夫回到娘家去住了。

  我会计爷爷的娘——我的老奶奶,年轻时守寡,好不容易把这个独生子抚养成人,为他成家生子,正当日子过得还算红火的时候,儿子却不在了,老人家悲痛至极,似乎没了指望,不久,也在自家堂屋悬梁自尽了。

  眼看着这个家支离破碎,我的这本家奶奶,很快带上儿女回了娘家居住。从此,他们这个花园似的家院,便失去了生机,接踵而来是,房舍逐年剥落破败,直至墙倒屋塌,成为一片我如今看到的一片废墟。

  

  如今,我的这位本家奶奶也已经不在了人间。她的音容笑貌,和她的不济命运,我每每想起,都会有一种无法抚不去的忧伤盘绕在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