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8亚洲城

【诡易录之楼唐井墓】第九章 地下墓室

  这一摔虽然不至于断手断脚,但也足够让人吃不消的了。

  我嘴里吸着冷气右手揉着屁股挣扎着爬了起来,这才想起来向四周看去。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墙壁,看着像一个石室,不大,也就十平方米的样子。

  石室里除了我先前掉下来的那个四米高的滑道外,就只有前面角落里有一个一米高的洞口,洞口里面有光,石室就是被这些微弱的光照亮的。

  我小心翼翼的走向那个洞,脑子里已经是想象力爆发,洞后面有可能生活着一条巨龙,而先下来的冬铭央已经被饥饿了数千年的巨龙当点心吃掉了,我现在过去会不会也被吃掉,不过在被吃掉之前有幸一睹传说中的巨龙的风采也够本了。

  想想着想着我就已经来到了洞口边,其实也就是两三步的距离,我得弯下腰才能看到洞后面的情况,我下意识里弯下腰,顿时疼得我一哆嗦,这才想起来身上还有伤。

  龇牙咧嘴的我小心的蹲下身体,一点一点的往洞后面挪去。

  这里看着像是被人挖出来的一样,墙壁上明显能看出来有人工凿的痕迹,而且看样子也有些年头了,整面墙壁上都被磨得很光滑,这种光滑绝不是机器打磨那种光滑,而是被岁月侵蚀的。

  洞的上方镶嵌着不知道什么东西,微微的发着光。

  这个洞就像是个过道,竖过来看是个圆柱体,两头连接着两个房间,但高度却又不像是个过道,只有不到一米的高度,而且越往里走越矮,走到最后我只能靠爬着往前进,稍微抬头就能碰到顶,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一个词:盗洞。

  没错,这里就像是一个盗洞,至于前面有什么,这是谁的墓,也只有爬过去才知道了。

  很快,我就爬到了另一边,头刚伸出去后我就被眼前的一幕给震撼住了。

  面前是很大的一个石室,石室的墙壁上每隔差不多一米就镶嵌一个像先前那样会发光的东西,光亮照出了石室的样子,一条条链子从墙壁里延伸出来,错综复杂的缠绕在一起,然后连向石室中央的台子上。

  由于我现在是趴在地上,仅露出一个头,看不清整座石室的全貌,我赶紧往前拱,然后迅速的从地上爬起来,睁大了眼睛环顾四周。

  果然站起来看到的场面更是壮观,无数发光球体的照射下,一条条成人大腿粗的铁链子从墙壁里延伸向中央高台,高台的四周被水池给围了起来,唯一能上去的地方是一座石阶,跨过水池连接高台。

  在头顶的墙壁上好像画着图案,不过太高了看不清楚。

  我看着已经干涸掉的水池,忍不住感叹这里的鬼斧神工,然后顺着铁链往中央高台看去,一座巨大的棺椁被铁链包裹着悬浮在半空,从四面八方延伸出来的铁链紧紧地缠绕在棺椁上,而在棺椁旁边正站着一个人,静静地看着这座棺椁。

  我一眼就认了出来,站在上面的人就是冬铭央。“冬......”

  我张嘴正准备喊他,谁料想我话还没说完,下一秒差点惊掉了我的下巴。

  ‘‘咚’的一声,就看见他朝着那座棺椁跪了下去,然后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

  我滴个乖乖!我心里暗惊,躺在棺椁里的这位不会是冬铭央的祖宗吧!

  这他娘的忽悠我下来,难道是要把我送给他祖宗献祭用?我看着身后的洞口,现在跑还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但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站在原地没有动,继续看着上面的动静,虽然我的双腿在不停地打着颤,靠扶着墙我才没有摔倒,说实话这一幕对我的冲击力还是太大了。尽管我长期混迹于各种灵异事件,但这么真实的场面还是第一次见。

  冬铭央在磕完一个响头后就站了起来,也没再去看那棺椁,直接从台阶上走了下来,然后就看见了我,走到我旁边来了一句:“往前走吧。”

  也没有要解释一下的意思,我看着他,也没有多问,虽然心里充满了好奇和疑问。冬铭央带着我绕着水池右边往前走,在石室的尽头有扇石门,我们来到门前,看着门上的图案,我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冬铭央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将军墓。”

  我脑子里回想起村长说的那个故事,当时我也只是当个故事听听,不过现在却告诉我真的有一座将军墓,而且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就在将军墓里面,这种感觉真的是说不清楚。

  “真的是将军墓?”我抱着最后一丝侥幸心理问道。

  “是。”他淡淡的回应。

  “那个棺椁里的就是将军?”

  “不是。”

  “那我们现在去哪?”我看着面前的石门,感觉自己问的问题很智障。

  他没说话,推开石门就走了进去,我连忙跟在后面。

  我原本以为推开石门会看到棺材或者陪葬品什么的,但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被打磨的非常平整的石头路,一直延伸到路的尽头,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那一头的墙,只是在墙的左右两边都另有一条路延伸向别处。

  这里看上去就是一条过道,在两边的墙上都画着一些图案,我大致的看了一下,不知道是来自哪个朝代的,但大致能看懂一些,比如有一幅图案上画的是一个女子头上顶着一条像蛇一样的物体,还有一副是一个男子拿着斧头在劈砍另一个人。

  我也不好意思问冬铭央,显得自己很没有文化。

  继续向前走,到了路的尽头处,我看了一眼左右两边后看向冬铭央,意思是要走哪边。

  两条路我都看了一眼,发现都差不多,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心里不由得也有些奇怪,走到现在竟然都没有碰到什么危险,在电视剧里看到的那些机关啊陷阱啊也都没碰到过,而且这地底下竟然还这么亮堂,想到这我不禁疑惑的看向冬铭央:“墙上这玩意到底是什么啊?竟然还会发光!”

  他回头看了我一眼,似乎是选定了走哪边,然后就转身向左边的那条路走去,随口道:“夜明珠。”

  “夜明珠?我勒个去!真有夜明珠?这玩意挺贵的吧?”我呆愣了半秒,忍不住惊呼一声,安静的墓室里顿时充斥着我的回声。

  走在前面的冬铭央突然回过头来脸色发白的看着我,大喝一声:“快跑!”

  96

  黄嘉默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0.3

  2019.08.17 07:25

  字数 2145

  这一摔虽然不至于断手断脚,但也足够让人吃不消的了。

  我嘴里吸着冷气右手揉着屁股挣扎着爬了起来,这才想起来向四周看去。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墙壁,看着像一个石室,不大,也就十平方米的样子。

  石室里除了我先前掉下来的那个四米高的滑道外,就只有前面角落里有一个一米高的洞口,洞口里面有光,石室就是被这些微弱的光照亮的。

  我小心翼翼的走向那个洞,脑子里已经是想象力爆发,洞后面有可能生活着一条巨龙,而先下来的冬铭央已经被饥饿了数千年的巨龙当点心吃掉了,我现在过去会不会也被吃掉,不过在被吃掉之前有幸一睹传说中的巨龙的风采也够本了。

  想想着想着我就已经来到了洞口边,其实也就是两三步的距离,我得弯下腰才能看到洞后面的情况,我下意识里弯下腰,顿时疼得我一哆嗦,这才想起来身上还有伤。

  龇牙咧嘴的我小心的蹲下身体,一点一点的往洞后面挪去。

  这里看着像是被人挖出来的一样,墙壁上明显能看出来有人工凿的痕迹,而且看样子也有些年头了,整面墙壁上都被磨得很光滑,这种光滑绝不是机器打磨那种光滑,而是被岁月侵蚀的。

  洞的上方镶嵌着不知道什么东西,微微的发着光。

  这个洞就像是个过道,竖过来看是个圆柱体,两头连接着两个房间,但高度却又不像是个过道,只有不到一米的高度,而且越往里走越矮,走到最后我只能靠爬着往前进,稍微抬头就能碰到顶,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一个词:盗洞。

  没错,这里就像是一个盗洞,至于前面有什么,这是谁的墓,也只有爬过去才知道了。

  很快,我就爬到了另一边,头刚伸出去后我就被眼前的一幕给震撼住了。

  面前是很大的一个石室,石室的墙壁上每隔差不多一米就镶嵌一个像先前那样会发光的东西,光亮照出了石室的样子,一条条链子从墙壁里延伸出来,错综复杂的缠绕在一起,然后连向石室中央的台子上。

  由于我现在是趴在地上,仅露出一个头,看不清整座石室的全貌,我赶紧往前拱,然后迅速的从地上爬起来,睁大了眼睛环顾四周。

  果然站起来看到的场面更是壮观,无数发光球体的照射下,一条条成人大腿粗的铁链子从墙壁里延伸向中央高台,高台的四周被水池给围了起来,唯一能上去的地方是一座石阶,跨过水池连接高台。

  在头顶的墙壁上好像画着图案,不过太高了看不清楚。

  我看着已经干涸掉的水池,忍不住感叹这里的鬼斧神工,然后顺着铁链往中央高台看去,一座巨大的棺椁被铁链包裹着悬浮在半空,从四面八方延伸出来的铁链紧紧地缠绕在棺椁上,而在棺椁旁边正站着一个人,静静地看着这座棺椁。

  我一眼就认了出来,站在上面的人就是冬铭央。“冬......”

  我张嘴正准备喊他,谁料想我话还没说完,下一秒差点惊掉了我的下巴。

  ‘‘咚’的一声,就看见他朝着那座棺椁跪了下去,然后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

  我滴个乖乖!我心里暗惊,躺在棺椁里的这位不会是冬铭央的祖宗吧!

  这他娘的忽悠我下来,难道是要把我送给他祖宗献祭用?我看着身后的洞口,现在跑还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但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站在原地没有动,继续看着上面的动静,虽然我的双腿在不停地打着颤,靠扶着墙我才没有摔倒,说实话这一幕对我的冲击力还是太大了。尽管我长期混迹于各种灵异事件,但这么真实的场面还是第一次见。

  冬铭央在磕完一个响头后就站了起来,也没再去看那棺椁,直接从台阶上走了下来,然后就看见了我,走到我旁边来了一句:“往前走吧。”

  也没有要解释一下的意思,我看着他,也没有多问,虽然心里充满了好奇和疑问。冬铭央带着我绕着水池右边往前走,在石室的尽头有扇石门,我们来到门前,看着门上的图案,我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冬铭央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将军墓。”

  我脑子里回想起村长说的那个故事,当时我也只是当个故事听听,不过现在却告诉我真的有一座将军墓,而且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就在将军墓里面,这种感觉真的是说不清楚。

  “真的是将军墓?”我抱着最后一丝侥幸心理问道。

  “是。”他淡淡的回应。

  “那个棺椁里的就是将军?”

  “不是。”

  “那我们现在去哪?”我看着面前的石门,感觉自己问的问题很智障。

  他没说话,推开石门就走了进去,我连忙跟在后面。

  我原本以为推开石门会看到棺材或者陪葬品什么的,但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被打磨的非常平整的石头路,一直延伸到路的尽头,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那一头的墙,只是在墙的左右两边都另有一条路延伸向别处。

  这里看上去就是一条过道,在两边的墙上都画着一些图案,我大致的看了一下,不知道是来自哪个朝代的,但大致能看懂一些,比如有一幅图案上画的是一个女子头上顶着一条像蛇一样的物体,还有一副是一个男子拿着斧头在劈砍另一个人。

  我也不好意思问冬铭央,显得自己很没有文化。

  继续向前走,到了路的尽头处,我看了一眼左右两边后看向冬铭央,意思是要走哪边。

  两条路我都看了一眼,发现都差不多,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心里不由得也有些奇怪,走到现在竟然都没有碰到什么危险,在电视剧里看到的那些机关啊陷阱啊也都没碰到过,而且这地底下竟然还这么亮堂,想到这我不禁疑惑的看向冬铭央:“墙上这玩意到底是什么啊?竟然还会发光!”

  他回头看了我一眼,似乎是选定了走哪边,然后就转身向左边的那条路走去,随口道:“夜明珠。”

  “夜明珠?我勒个去!真有夜明珠?这玩意挺贵的吧?”我呆愣了半秒,忍不住惊呼一声,安静的墓室里顿时充斥着我的回声。

  走在前面的冬铭央突然回过头来脸色发白的看着我,大喝一声:“快跑!”

  这一摔虽然不至于断手断脚,但也足够让人吃不消的了。

  我嘴里吸着冷气右手揉着屁股挣扎着爬了起来,这才想起来向四周看去。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墙壁,看着像一个石室,不大,也就十平方米的样子。

  石室里除了我先前掉下来的那个四米高的滑道外,就只有前面角落里有一个一米高的洞口,洞口里面有光,石室就是被这些微弱的光照亮的。

  我小心翼翼的走向那个洞,脑子里已经是想象力爆发,洞后面有可能生活着一条巨龙,而先下来的冬铭央已经被饥饿了数千年的巨龙当点心吃掉了,我现在过去会不会也被吃掉,不过在被吃掉之前有幸一睹传说中的巨龙的风采也够本了。

  想想着想着我就已经来到了洞口边,其实也就是两三步的距离,我得弯下腰才能看到洞后面的情况,我下意识里弯下腰,顿时疼得我一哆嗦,这才想起来身上还有伤。

  龇牙咧嘴的我小心的蹲下身体,一点一点的往洞后面挪去。

  这里看着像是被人挖出来的一样,墙壁上明显能看出来有人工凿的痕迹,而且看样子也有些年头了,整面墙壁上都被磨得很光滑,这种光滑绝不是机器打磨那种光滑,而是被岁月侵蚀的。

  洞的上方镶嵌着不知道什么东西,微微的发着光。

  这个洞就像是个过道,竖过来看是个圆柱体,两头连接着两个房间,但高度却又不像是个过道,只有不到一米的高度,而且越往里走越矮,走到最后我只能靠爬着往前进,稍微抬头就能碰到顶,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一个词:盗洞。

  没错,这里就像是一个盗洞,至于前面有什么,这是谁的墓,也只有爬过去才知道了。

  很快,我就爬到了另一边,头刚伸出去后我就被眼前的一幕给震撼住了。

  面前是很大的一个石室,石室的墙壁上每隔差不多一米就镶嵌一个像先前那样会发光的东西,光亮照出了石室的样子,一条条链子从墙壁里延伸出来,错综复杂的缠绕在一起,然后连向石室中央的台子上。

  由于我现在是趴在地上,仅露出一个头,看不清整座石室的全貌,我赶紧往前拱,然后迅速的从地上爬起来,睁大了眼睛环顾四周。

  果然站起来看到的场面更是壮观,无数发光球体的照射下,一条条成人大腿粗的铁链子从墙壁里延伸向中央高台,高台的四周被水池给围了起来,唯一能上去的地方是一座石阶,跨过水池连接高台。

  在头顶的墙壁上好像画着图案,不过太高了看不清楚。

  我看着已经干涸掉的水池,忍不住感叹这里的鬼斧神工,然后顺着铁链往中央高台看去,一座巨大的棺椁被铁链包裹着悬浮在半空,从四面八方延伸出来的铁链紧紧地缠绕在棺椁上,而在棺椁旁边正站着一个人,静静地看着这座棺椁。

  我一眼就认了出来,站在上面的人就是冬铭央。“冬......”

  我张嘴正准备喊他,谁料想我话还没说完,下一秒差点惊掉了我的下巴。

  ‘‘咚’的一声,就看见他朝着那座棺椁跪了下去,然后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

  我滴个乖乖!我心里暗惊,躺在棺椁里的这位不会是冬铭央的祖宗吧!

  这他娘的忽悠我下来,难道是要把我送给他祖宗献祭用?我看着身后的洞口,现在跑还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但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站在原地没有动,继续看着上面的动静,虽然我的双腿在不停地打着颤,靠扶着墙我才没有摔倒,说实话这一幕对我的冲击力还是太大了。尽管我长期混迹于各种灵异事件,但这么真实的场面还是第一次见。

  冬铭央在磕完一个响头后就站了起来,也没再去看那棺椁,直接从台阶上走了下来,然后就看见了我,走到我旁边来了一句:“往前走吧。”

  也没有要解释一下的意思,我看着他,也没有多问,虽然心里充满了好奇和疑问。冬铭央带着我绕着水池右边往前走,在石室的尽头有扇石门,我们来到门前,看着门上的图案,我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冬铭央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将军墓。”

  我脑子里回想起村长说的那个故事,当时我也只是当个故事听听,不过现在却告诉我真的有一座将军墓,而且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就在将军墓里面,这种感觉真的是说不清楚。

  “真的是将军墓?”我抱着最后一丝侥幸心理问道。

  “是。”他淡淡的回应。

  “那个棺椁里的就是将军?”

  “不是。”

  “那我们现在去哪?”我看着面前的石门,感觉自己问的问题很智障。

  他没说话,推开石门就走了进去,我连忙跟在后面。

  我原本以为推开石门会看到棺材或者陪葬品什么的,但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被打磨的非常平整的石头路,一直延伸到路的尽头,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那一头的墙,只是在墙的左右两边都另有一条路延伸向别处。

  这里看上去就是一条过道,在两边的墙上都画着一些图案,我大致的看了一下,不知道是来自哪个朝代的,但大致能看懂一些,比如有一幅图案上画的是一个女子头上顶着一条像蛇一样的物体,还有一副是一个男子拿着斧头在劈砍另一个人。

  我也不好意思问冬铭央,显得自己很没有文化。

  继续向前走,到了路的尽头处,我看了一眼左右两边后看向冬铭央,意思是要走哪边。

  两条路我都看了一眼,发现都差不多,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心里不由得也有些奇怪,走到现在竟然都没有碰到什么危险,在电视剧里看到的那些机关啊陷阱啊也都没碰到过,而且这地底下竟然还这么亮堂,想到这我不禁疑惑的看向冬铭央:“墙上这玩意到底是什么啊?竟然还会发光!”

  他回头看了我一眼,似乎是选定了走哪边,然后就转身向左边的那条路走去,随口道:“夜明珠。”

  “夜明珠?我勒个去!真有夜明珠?这玩意挺贵的吧?”我呆愣了半秒,忍不住惊呼一声,安静的墓室里顿时充斥着我的回声。

  走在前面的冬铭央突然回过头来脸色发白的看着我,大喝一声:“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