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8亚洲城

兜兜转转看病记



  姚远怎么也没有想到,带着老母亲看病,竟然会这么折腾。

  事情还要从上周说起。

  姚远的老母亲这几个月以来手关节、脚关节越来越难受,以至于吃饭的时候,连一双筷子都抓不稳,走路的时候关节也隐隐作痛。

  “妈,我还是带您去瞧瞧大夫吧!”两周前的周日,姚远来探望独居的母亲后说道。

  “嗨,看啥医生,这都是老毛病了,忍忍就过去了,不要浪费那个钱!再说,我也不愿意去医院,人挤人,看着就头晕,还是自个儿在家里待着舒服。”老母亲一向节俭,知道如今去医院动辄成百上千元,自己这一身的顽疾,看一次病还不得上千?

  尽管姚远劝了几次,怎奈老太太始终不愿意。而姚远又因为公司业务繁忙,也就将这事暂时搁置。哪知两周前来探望母亲,没想到情况却愈发严重了。

  “妈,您这次得听我的,一定要去医院瞧瞧去!”说着,也不再征询母亲的意见,掏出手机就预约了离家里不远的某三甲医院。

  “妈,已经预约好了,明天一大早,我带您去医院。”姚远将手机递到母亲跟前,好让她看得清楚。

  “你也真是,又浪费这钱看啥病哟,留着给我的小孙子买点吃的玩的不更好吗?”姚远的老母亲节省了一辈子,想得到的都是别人,唯独忘了自己。

  第二天,医院里人头涌涌。

  许久没有和医院打过交道的老母亲,显得有些紧张。姚远看出了这一点,于是宽慰道:“妈,您不用紧张,我给您挂的是专家号,到时候您哪儿不舒服,就都告诉人家大夫,大夫好对症下药。”

  老母亲点点头,便坐在一旁耐心等候。

  验了血,拍了X光之后,专家说,要等验血的结果出来之后才能确诊,老人家到底得的是什么病。

  “那……医生,验血结果啥时候出来?”姚远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个,验血单上应该有写,你们看看。一般都是下午4点左右出结果。”专家回答完毕后,示意他的学生叫下一个病人进来。

  下午4点才出结果,这才上午11点多,还有五个小时的时间,这么长的时间,该怎么打发?是待在医院等结果出来,还是先和老母亲回家,下午再过来?姚远犹豫不决。

  “妈,您看您想怎么办?”姚远给母亲说了以上两种方案。

  “那还是……先回家吧。反正也不算远。”老母亲看了看手表后说。

  姚远想想也是,老母亲一向有午睡的习惯,这在医院的椅子上是没法睡的,再说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在医院的椅子上坐五个小时,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下午四点刚过,姚远带着母亲拿着化验结果又找到了上午看病的专家。

  专家拿着检验报告说:“没有疑问了,老人家得的是风湿性关节炎,比较严重。而且你们看,”说着,医生调出上午X光检测结果的图片说,“老人家的膝盖处靠近外侧的已经磨损了,所以导致她走路感觉疼痛。”

  “那需要做手术吗?”姚远赶忙问。

  “目前暂时先观察一段时间,但是最终还是需要做一个换膝盖骨的手术。现在我们先治疗一下老人家的炎症,我开一些药,你们回去之后吃一个月,等炎症消下来后再来复诊。”

  老母亲一听说还要做手术,就一脸的不乐意。但是在医生面前,并不表现出来,但在姚远看来,已经知道母亲心里想的是什么了。

  “有一种针剂叫苄星青霉素,你们回去后到社区医院打,我这里只是告诉你们这个药名。由于我们科室目前病人太多,护士根本忙不过来,所以门诊暂时都无法打针,所以你们只能找别的医院去打了。但是这个药很便宜,哪儿都有,所以我就不给你们开了。你们知道就行了。”

  拿了药,陪着老母亲回到家的姚远,就忙着找哪里可以打这种针剂。

  “我们这儿从来没有进过这种药。”当姚远带着老母亲去往街道的社区医院时,得到的却是这样的回答。

  “你说的是苄星青霉素?我们这儿没有这种药。”当姚远带着母亲满怀希望又来到另外一家大医院的时候,又被告知这样一个令人失望的结果。

  “远儿啊,咱先回家去吧,这打针一事,先不用着急了。”老母亲看到儿子一脸的愁容,劝慰道。

  姚远听到母亲这么说,随即笑着说:“妈,没事,市里有这么多家医院,总有可以打这种药的地方,等我打听准了,再带您过去吧。”

  老母亲听儿子这么说,内心暖融融,又有些酸楚。心想,要不是自己年轻时候扛着不去看医生,这病早点治可能就不会这么麻烦了。好在儿子孝顺,从不在自己面前抱怨什么,真是前辈子修来的福气。

  “妈,我们回去吧。晚饭美云特意做了您最爱吃的红烧猪肘子,等一会儿宇轩放学了,咱们一块儿吃!”

  母亲开心地点点头,在儿子的搀扶下,慢慢走出了医院的大门。

  96

  牛仔之蓝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0.7

  2019.08.01 18:24

  字数 1711

  姚远怎么也没有想到,带着老母亲看病,竟然会这么折腾。

  事情还要从上周说起。

  姚远的老母亲这几个月以来手关节、脚关节越来越难受,以至于吃饭的时候,连一双筷子都抓不稳,走路的时候关节也隐隐作痛。

  “妈,我还是带您去瞧瞧大夫吧!”两周前的周日,姚远来探望独居的母亲后说道。

  “嗨,看啥医生,这都是老毛病了,忍忍就过去了,不要浪费那个钱!再说,我也不愿意去医院,人挤人,看着就头晕,还是自个儿在家里待着舒服。”老母亲一向节俭,知道如今去医院动辄成百上千元,自己这一身的顽疾,看一次病还不得上千?

  尽管姚远劝了几次,怎奈老太太始终不愿意。而姚远又因为公司业务繁忙,也就将这事暂时搁置。哪知两周前来探望母亲,没想到情况却愈发严重了。

  “妈,您这次得听我的,一定要去医院瞧瞧去!”说着,也不再征询母亲的意见,掏出手机就预约了离家里不远的某三甲医院。

  “妈,已经预约好了,明天一大早,我带您去医院。”姚远将手机递到母亲跟前,好让她看得清楚。

  “你也真是,又浪费这钱看啥病哟,留着给我的小孙子买点吃的玩的不更好吗?”姚远的老母亲节省了一辈子,想得到的都是别人,唯独忘了自己。

  第二天,医院里人头涌涌。

  许久没有和医院打过交道的老母亲,显得有些紧张。姚远看出了这一点,于是宽慰道:“妈,您不用紧张,我给您挂的是专家号,到时候您哪儿不舒服,就都告诉人家大夫,大夫好对症下药。”

  老母亲点点头,便坐在一旁耐心等候。

  验了血,拍了X光之后,专家说,要等验血的结果出来之后才能确诊,老人家到底得的是什么病。

  “那……医生,验血结果啥时候出来?”姚远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个,验血单上应该有写,你们看看。一般都是下午4点左右出结果。”专家回答完毕后,示意他的学生叫下一个病人进来。

  下午4点才出结果,这才上午11点多,还有五个小时的时间,这么长的时间,该怎么打发?是待在医院等结果出来,还是先和老母亲回家,下午再过来?姚远犹豫不决。

  “妈,您看您想怎么办?”姚远给母亲说了以上两种方案。

  “那还是……先回家吧。反正也不算远。”老母亲看了看手表后说。

  姚远想想也是,老母亲一向有午睡的习惯,这在医院的椅子上是没法睡的,再说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在医院的椅子上坐五个小时,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下午四点刚过,姚远带着母亲拿着化验结果又找到了上午看病的专家。

  专家拿着检验报告说:“没有疑问了,老人家得的是风湿性关节炎,比较严重。而且你们看,”说着,医生调出上午X光检测结果的图片说,“老人家的膝盖处靠近外侧的已经磨损了,所以导致她走路感觉疼痛。”

  “那需要做手术吗?”姚远赶忙问。

  “目前暂时先观察一段时间,但是最终还是需要做一个换膝盖骨的手术。现在我们先治疗一下老人家的炎症,我开一些药,你们回去之后吃一个月,等炎症消下来后再来复诊。”

  老母亲一听说还要做手术,就一脸的不乐意。但是在医生面前,并不表现出来,但在姚远看来,已经知道母亲心里想的是什么了。

  “有一种针剂叫苄星青霉素,你们回去后到社区医院打,我这里只是告诉你们这个药名。由于我们科室目前病人太多,护士根本忙不过来,所以门诊暂时都无法打针,所以你们只能找别的医院去打了。但是这个药很便宜,哪儿都有,所以我就不给你们开了。你们知道就行了。”

  拿了药,陪着老母亲回到家的姚远,就忙着找哪里可以打这种针剂。

  “我们这儿从来没有进过这种药。”当姚远带着老母亲去往街道的社区医院时,得到的却是这样的回答。

  “你说的是苄星青霉素?我们这儿没有这种药。”当姚远带着母亲满怀希望又来到另外一家大医院的时候,又被告知这样一个令人失望的结果。

  “远儿啊,咱先回家去吧,这打针一事,先不用着急了。”老母亲看到儿子一脸的愁容,劝慰道。

  姚远听到母亲这么说,随即笑着说:“妈,没事,市里有这么多家医院,总有可以打这种药的地方,等我打听准了,再带您过去吧。”

  老母亲听儿子这么说,内心暖融融,又有些酸楚。心想,要不是自己年轻时候扛着不去看医生,这病早点治可能就不会这么麻烦了。好在儿子孝顺,从不在自己面前抱怨什么,真是前辈子修来的福气。

  “妈,我们回去吧。晚饭美云特意做了您最爱吃的红烧猪肘子,等一会儿宇轩放学了,咱们一块儿吃!”

  母亲开心地点点头,在儿子的搀扶下,慢慢走出了医院的大门。

  姚远怎么也没有想到,带着老母亲看病,竟然会这么折腾。

  事情还要从上周说起。

  姚远的老母亲这几个月以来手关节、脚关节越来越难受,以至于吃饭的时候,连一双筷子都抓不稳,走路的时候关节也隐隐作痛。

  “妈,我还是带您去瞧瞧大夫吧!”两周前的周日,姚远来探望独居的母亲后说道。

  “嗨,看啥医生,这都是老毛病了,忍忍就过去了,不要浪费那个钱!再说,我也不愿意去医院,人挤人,看着就头晕,还是自个儿在家里待着舒服。”老母亲一向节俭,知道如今去医院动辄成百上千元,自己这一身的顽疾,看一次病还不得上千?

  尽管姚远劝了几次,怎奈老太太始终不愿意。而姚远又因为公司业务繁忙,也就将这事暂时搁置。哪知两周前来探望母亲,没想到情况却愈发严重了。

  “妈,您这次得听我的,一定要去医院瞧瞧去!”说着,也不再征询母亲的意见,掏出手机就预约了离家里不远的某三甲医院。

  “妈,已经预约好了,明天一大早,我带您去医院。”姚远将手机递到母亲跟前,好让她看得清楚。

  “你也真是,又浪费这钱看啥病哟,留着给我的小孙子买点吃的玩的不更好吗?”姚远的老母亲节省了一辈子,想得到的都是别人,唯独忘了自己。

  第二天,医院里人头涌涌。

  许久没有和医院打过交道的老母亲,显得有些紧张。姚远看出了这一点,于是宽慰道:“妈,您不用紧张,我给您挂的是专家号,到时候您哪儿不舒服,就都告诉人家大夫,大夫好对症下药。”

  老母亲点点头,便坐在一旁耐心等候。

  验了血,拍了X光之后,专家说,要等验血的结果出来之后才能确诊,老人家到底得的是什么病。

  “那……医生,验血结果啥时候出来?”姚远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个,验血单上应该有写,你们看看。一般都是下午4点左右出结果。”专家回答完毕后,示意他的学生叫下一个病人进来。

  下午4点才出结果,这才上午11点多,还有五个小时的时间,这么长的时间,该怎么打发?是待在医院等结果出来,还是先和老母亲回家,下午再过来?姚远犹豫不决。

  “妈,您看您想怎么办?”姚远给母亲说了以上两种方案。

  “那还是……先回家吧。反正也不算远。”老母亲看了看手表后说。

  姚远想想也是,老母亲一向有午睡的习惯,这在医院的椅子上是没法睡的,再说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在医院的椅子上坐五个小时,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下午四点刚过,姚远带着母亲拿着化验结果又找到了上午看病的专家。

  专家拿着检验报告说:“没有疑问了,老人家得的是风湿性关节炎,比较严重。而且你们看,”说着,医生调出上午X光检测结果的图片说,“老人家的膝盖处靠近外侧的已经磨损了,所以导致她走路感觉疼痛。”

  “那需要做手术吗?”姚远赶忙问。

  “目前暂时先观察一段时间,但是最终还是需要做一个换膝盖骨的手术。现在我们先治疗一下老人家的炎症,我开一些药,你们回去之后吃一个月,等炎症消下来后再来复诊。”

  老母亲一听说还要做手术,就一脸的不乐意。但是在医生面前,并不表现出来,但在姚远看来,已经知道母亲心里想的是什么了。

  “有一种针剂叫苄星青霉素,你们回去后到社区医院打,我这里只是告诉你们这个药名。由于我们科室目前病人太多,护士根本忙不过来,所以门诊暂时都无法打针,所以你们只能找别的医院去打了。但是这个药很便宜,哪儿都有,所以我就不给你们开了。你们知道就行了。”

  拿了药,陪着老母亲回到家的姚远,就忙着找哪里可以打这种针剂。

  “我们这儿从来没有进过这种药。”当姚远带着老母亲去往街道的社区医院时,得到的却是这样的回答。

  “你说的是苄星青霉素?我们这儿没有这种药。”当姚远带着母亲满怀希望又来到另外一家大医院的时候,又被告知这样一个令人失望的结果。

  “远儿啊,咱先回家去吧,这打针一事,先不用着急了。”老母亲看到儿子一脸的愁容,劝慰道。

  姚远听到母亲这么说,随即笑着说:“妈,没事,市里有这么多家医院,总有可以打这种药的地方,等我打听准了,再带您过去吧。”

  老母亲听儿子这么说,内心暖融融,又有些酸楚。心想,要不是自己年轻时候扛着不去看医生,这病早点治可能就不会这么麻烦了。好在儿子孝顺,从不在自己面前抱怨什么,真是前辈子修来的福气。

  “妈,我们回去吧。晚饭美云特意做了您最爱吃的红烧猪肘子,等一会儿宇轩放学了,咱们一块儿吃!”

  母亲开心地点点头,在儿子的搀扶下,慢慢走出了医院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