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8亚洲城

“弼马温”也能权盖“天蓬元帅”,唐玄宗如何告别他的昔日江湖?

   小人物说历史

  坊间五千年:来自四邻八坊、涵盖上下五千年的奇谈史趣及文化话题

  我们熟悉的唐玄宗李隆基不仅仅只是“开元盛世”与“安史之乱”的男主角,其实在他的青年时代,还有过一出感人至深的“江湖往事”。

  

  李隆基风雨飘摇的江湖岁月

  李隆基能成功问鼎帝位和除掉太平公主,他昔日的那帮“江湖弟兄”一直都是当中至关重要的力量,没有他们,李隆基根本就成不了“唐明皇”。

  电影《美国往事》描述了一段令人感伤的兄弟情故事,李隆基在身为临淄王期间(693-708年)也曾有过这么一段“奔波风雨里”的青春。

  

  当时他的母亲窦妃刚因“厌蛊咒诅”风波死于非命、父亲李旦也被诬告存有异心,在这样的风雨飘摇中、他唯有集结起一帮江湖中人以求自保。

  由于受到父亲牵连,李隆基有过长达七年的被幽禁生涯,在这期间陪伴他的是一位叫王毛仲的府中马奴,还有位叫李宜德的死党。

  王毛仲对李隆基非常忠心,加上他为人乖巧极擅钻营,在外头也招揽有一群意气相投的“铁哥们”,经王毛仲牵线后,李隆基实际上就成了这帮江湖中人的“老大”。

  

  李隆基青年时代的草莽情义

  在艰困时刻,年轻的李隆基也非常看重这份热血情义,大家可以想象,“有福同享”之类套话他肯定是说过不下百十遍的了(不然他还能说啥呢?当时的李隆基是要啥没啥)!

  到了699年,十四岁的李隆基终于有了人身自由,被获许进入宫中饲养闲散马匹。李宜德及马奴出身的王毛仲自然贴身随行,李隆基这公子哥哪懂养马呀!武则天时期的皇宫马厩分“飞龙厩”与“闲厩”,“飞龙厩”由飞龙使直接掌管,负责着禁宫内部的护卫工作、隶属羽林军;李隆基负责的“闲厩”则一点权力都没,唯一好处就是可以自由进出王宫。

  

  不起眼的马厩成了李隆基称帝的最初起点

  705年,二十岁的李隆基在宫中亲睹了“神龙政变”的发生,他心里开始想:“没有了羽翼,高高在上的皇帝也得任人摆布呀!”,又看了看自己周围的马厩,他禁不住豪气顿生——作为李唐皇孙,李隆基内心从没妥协过自己的现状,这也是王毛仲、李宜德等人一直愿意死心塌地跟随他的重要原因。

  过了几年,李隆基利用在潞州公干的机会,将昔日的好哥们重新召集起来,以皇家马奴的名义将他们悄然拉入了长安。

  

  原来,李隆基在目睹神龙政变后,就决定将自己的势力发展重心放到“万骑”身上,因为“闲厩”里的马匹就是供应给万骑军使用的,而“万骑”所掌握的宫城北门,又能在关键时刻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为躲避他人的监视,“马奴”正是李隆基培养自身势力的最佳掩饰,因为这就是他当时的本职工作。

  因王毛仲“布诚结纳”的巨大成效,李隆基的这帮马夫们很快就跟葛福顺、陈玄礼为首的万骑军打成一片,李宜德及众多江湖弟兄均混入了军中,成为北门守将中的一员。

  

  710年6月,李隆基利用韦皇后毒杀唐中宗的契机发动了“唐隆政变”,葛福顺、陈玄礼等原万骑将士“皆愿决死从命”,李隆基通过这次政变晋身为皇太子、继而登基为唐玄宗。713年,王毛仲又率三百万骑将士控制了羽林军,这就是“先天政变”,这三百将士也是当时唐玄宗仅能调动的兵力,其他势力均被太平公主控制住了。

  在这次政变中,王毛仲借用江湖中人连哄带骗的伎俩,硬是靠三百部众唬住了数千羽林军,太平公主及其党羽在政变中尽数被灭。

  

  借助昔日的江湖势力,李隆基终于成功荣登大宝

  自此,唐玄宗牢牢控制了朝中各方势力,涅槃重生的大唐开始步入“开元盛世”(先天政变后即改元“开元”)。

  从诛杀韦后、安乐公主的“唐隆政变”开始到剪除太平公主势力的“先天政变”,王毛仲以及他当年的江湖弟兄们均为极其重要的力量。感念于此,唐玄宗也毋负当日承诺,给了这些人非常好的待遇和政治前景,完全没有过半点“卸磨杀驴”之意。

  

  自“江湖大佬”摇身为帝王后,唐玄宗在善待昔日功臣的同时,也开始积极挖掘治国能人,姚崇、宋璟等治世能才相继进入朝堂,成了“开元盛世”的得力推手。但姚宋二人出身知识阶层,与王毛仲等“江湖中人”自是说不上话,时间一久,未免就产生了诸多摩擦,不过顾念昔日情谊,唐玄宗还是将所有对他们不利的诉状一一压下了。

  感激于“跟对了好大佬”,初时的王毛仲也不是不懂做人,“毛仲奉公正直,不避权贵,两营万骑功臣,闲厩官吏皆惧其威,人不敢犯。苑中营田草莱常收,率皆丰溢,玄宗以为能”,这就是史书中对他的早期评价。

  王毛仲:政绩斐然的“弼马温”、位高权重的开府重臣

  由于他确实也很有能耐,最后唐玄宗加其开府仪同三司,在玄宗即位后的十五年间,总共仅四人有过此殊荣(与王仁皎、姚崇、宋璟同列)。

  

  王毛仲出身马奴、跟随李隆基进长安后负责的也是养马、总揽万骑后,养马更是成了他日常中的“本色工作”,实乃地地道道的“弼马温”一名。到725年(开元十三年)时,唐朝的牧马数量翻了一番达四十多万匹,而且“色别为群,望之如云锦”。

  唐玄宗念其大功“加毛仲开府仪同三司”,至此,他这“弼马温”的权力实际上已远远盖过天蓬元帅了!

  神话中的天蓬元帅统领的是天河神兵、负责天宫的外围护卫;王毛仲这“弼马温”统领的也是拱卫宫城的万骑军,但若论官品,当时能与姚崇、宋璟平起平坐的人还有有谁?

  

  尽管王毛仲政绩突出,不过其人江湖习气太重,经常时不时就不见了人影、连唐玄宗都找不到他;由于位高权重,在面对高力士等权宦之时,他动不动就对人摆谱,着实在朝中惹下了一大堆反对者。

  在王毛仲与葛福顺结为亲家后,有位叫齐澣的吏部官员曾对玄宗说“福顺典禁兵,不宜与毛仲为婚,毛仲小人,宠过则生奸,不早为之所,恐成后患”,唐玄宗对此也只是说说“朕徐思其宜(再慢慢想想再定怎么处理)”,转头就将齐澣贬往岭南去了。

  

  唐玄宗:朕徐思其宜...齐澣就被贬谪了

  唐玄宗告别昔日江湖的艰难心路

  得益于唐玄宗的长期袒护,他的这伙昔日弟兄们日渐跋扈、被朝中人称为“北门奴官”(当初都借马奴身份进的长安)。起初,唐玄宗就是任性护定他们了,及到王毛仲三番四次的壑欲难填,这才逐渐引起了他的警惕。

  730年(开元十八年),王毛仲生下了小儿子,玄宗照例送了大批礼品过去,并派高力士去给这“三天小孩”封了个五品官(高力士为三品)。

  哪知王毛仲对高力士说:“我这小儿怎么着都算健全吧,他难道及不上你这三品官?”王毛仲此话自是瞧不起宦官“残缺”之意,不过经恼羞成怒的高力士加油添醋后,就彻底激怒了唐玄宗:“昔诛韦氏,此贼心持两端,朕不欲言之;今日乃敢以赤子怨我!”

  

  高力士乘机进言说:“北门奴官皆毛仲所与,不除之,必起大患!”此话正好说到了唐玄宗的痛处,因为十多年来他顾及江湖恩义、对北门那帮人一再袒护,无奈他们实在太不当自己这大佬是皇帝了,江湖大佬易做,皇帝难当呀!

  王毛仲的这句话其实只是唐玄宗告别昔日江湖的导火索,于做人恩义上,他已全然无负昔日承诺;既已身为皇帝多年,他剩下来的,就应是彻底与过去告别了!

  对高力士等人来说,他们肯定难以理解唐玄宗如此重恩义的心态,也许只有亲身体会过当年孤苦无助的唐玄宗,才会如此留恋过去的那段青春岁月。无奈往事终以成烟,王毛仲已不再是过去的马奴、连李守德也已是“右武卫将军成纪侯”了。

  

  接下来的情景当给唐玄宗严重加戏:在经过一番复杂的思想抉择、一系列青葱岁月的闪回后,他终于颁下了诏令:将王毛仲、葛福顺(王毛仲的亲家)、李守德等一众昔日同袍尽数降职贬去了外地。

  告别昔日江湖,也是“开元盛世”盛极而衰的起始

  在这次整顿中,万骑军里仅陈玄礼得到了幸免、葛福顺也在事后被调任了回来,毕竟他倆本就是事外之人。

  在唐玄宗之外,由于王毛仲一直就相当于当初那帮人中的“二当家”,为免夜长梦多,唐玄宗随后又派人到他的贬谪之地永州将其缢死,这才算彻底给自己的江湖岁月划上了句号。

  历史就是如此谐虐,这一年正是公元731年(开元十九年),也是历史上“开元盛世”开始盛极而衰的一年。

  

  自那一年起,唐玄宗开始日渐奢靡、贤臣开始渐被疏远、李林甫之流开始位居高堂......后来的安史之乱大家都熟悉了!没有了王毛仲等一众江湖旧人后,陈玄礼在万骑军中也是独力难当,唐玄宗再难复旧日诛韦后、剪太平党羽时的睿智风采!

  电影《美国往事》中,面对责难无法脱身的麦克斯祈求昔日兄弟的赎罪,晚年的唐玄宗则因安史之乱又回到了被软禁幽闭的状态。

  

  我们相信,老迈的唐玄宗肯定会再度回想起过去的七年幽闭岁月,不知王毛仲与李守德等人又会以怎样的形象出现在他的思忆当中呢?

  “坊间五千年”将坚持内容100%原创(部分图片来源网络,若存疑义联系即删),持续为大家输出选题丰富的原创文章。本号文字均亲自码出,观点为个人见解,绝无任何映射行为,欢迎订阅转发及评论!

  坊间五千年:来自四邻八坊、涵盖上下五千年的奇谈史趣及文化话题

  我们熟悉的唐玄宗李隆基不仅仅只是“开元盛世”与“安史之乱”的男主角,其实在他的青年时代,还有过一出感人至深的“江湖往事”。

  

  李隆基风雨飘摇的江湖岁月

  李隆基能成功问鼎帝位和除掉太平公主,他昔日的那帮“江湖弟兄”一直都是当中至关重要的力量,没有他们,李隆基根本就成不了“唐明皇”。

  电影《美国往事》描述了一段令人感伤的兄弟情故事,李隆基在身为临淄王期间(693-708年)也曾有过这么一段“奔波风雨里”的青春。

  

  当时他的母亲窦妃刚因“厌蛊咒诅”风波死于非命、父亲李旦也被诬告存有异心,在这样的风雨飘摇中、他唯有集结起一帮江湖中人以求自保。

  由于受到父亲牵连,李隆基有过长达七年的被幽禁生涯,在这期间陪伴他的是一位叫王毛仲的府中马奴,还有位叫李宜德的死党。

  王毛仲对李隆基非常忠心,加上他为人乖巧极擅钻营,在外头也招揽有一群意气相投的“铁哥们”,经王毛仲牵线后,李隆基实际上就成了这帮江湖中人的“老大”。

  

  李隆基青年时代的草莽情义

  在艰困时刻,年轻的李隆基也非常看重这份热血情义,大家可以想象,“有福同享”之类套话他肯定是说过不下百十遍的了(不然他还能说啥呢?当时的李隆基是要啥没啥)!

  到了699年,十四岁的李隆基终于有了人身自由,被获许进入宫中饲养闲散马匹。李宜德及马奴出身的王毛仲自然贴身随行,李隆基这公子哥哪懂养马呀!武则天时期的皇宫马厩分“飞龙厩”与“闲厩”,“飞龙厩”由飞龙使直接掌管,负责着禁宫内部的护卫工作、隶属羽林军;李隆基负责的“闲厩”则一点权力都没,唯一好处就是可以自由进出王宫。

  

  不起眼的马厩成了李隆基称帝的最初起点

  705年,二十岁的李隆基在宫中亲睹了“神龙政变”的发生,他心里开始想:“没有了羽翼,高高在上的皇帝也得任人摆布呀!”,又看了看自己周围的马厩,他禁不住豪气顿生——作为李唐皇孙,李隆基内心从没妥协过自己的现状,这也是王毛仲、李宜德等人一直愿意死心塌地跟随他的重要原因。

  过了几年,李隆基利用在潞州公干的机会,将昔日的好哥们重新召集起来,以皇家马奴的名义将他们悄然拉入了长安。

  

  原来,李隆基在目睹神龙政变后,就决定将自己的势力发展重心放到“万骑”身上,因为“闲厩”里的马匹就是供应给万骑军使用的,而“万骑”所掌握的宫城北门,又能在关键时刻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为躲避他人的监视,“马奴”正是李隆基培养自身势力的最佳掩饰,因为这就是他当时的本职工作。

  因王毛仲“布诚结纳”的巨大成效,李隆基的这帮马夫们很快就跟葛福顺、陈玄礼为首的万骑军打成一片,李宜德及众多江湖弟兄均混入了军中,成为北门守将中的一员。

  

  710年6月,李隆基利用韦皇后毒杀唐中宗的契机发动了“唐隆政变”,葛福顺、陈玄礼等原万骑将士“皆愿决死从命”,李隆基通过这次政变晋身为皇太子、继而登基为唐玄宗。713年,王毛仲又率三百万骑将士控制了羽林军,这就是“先天政变”,这三百将士也是当时唐玄宗仅能调动的兵力,其他势力均被太平公主控制住了。

  在这次政变中,王毛仲借用江湖中人连哄带骗的伎俩,硬是靠三百部众唬住了数千羽林军,太平公主及其党羽在政变中尽数被灭。

  

  借助昔日的江湖势力,李隆基终于成功荣登大宝

  自此,唐玄宗牢牢控制了朝中各方势力,涅槃重生的大唐开始步入“开元盛世”(先天政变后即改元“开元”)。

  从诛杀韦后、安乐公主的“唐隆政变”开始到剪除太平公主势力的“先天政变”,王毛仲以及他当年的江湖弟兄们均为极其重要的力量。感念于此,唐玄宗也毋负当日承诺,给了这些人非常好的待遇和政治前景,完全没有过半点“卸磨杀驴”之意。

  

  自“江湖大佬”摇身为帝王后,唐玄宗在善待昔日功臣的同时,也开始积极挖掘治国能人,姚崇、宋璟等治世能才相继进入朝堂,成了“开元盛世”的得力推手。但姚宋二人出身知识阶层,与王毛仲等“江湖中人”自是说不上话,时间一久,未免就产生了诸多摩擦,不过顾念昔日情谊,唐玄宗还是将所有对他们不利的诉状一一压下了。

  感激于“跟对了好大佬”,初时的王毛仲也不是不懂做人,“毛仲奉公正直,不避权贵,两营万骑功臣,闲厩官吏皆惧其威,人不敢犯。苑中营田草莱常收,率皆丰溢,玄宗以为能”,这就是史书中对他的早期评价。

  王毛仲:政绩斐然的“弼马温”、位高权重的开府重臣

  由于他确实也很有能耐,最后唐玄宗加其开府仪同三司,在玄宗即位后的十五年间,总共仅四人有过此殊荣(与王仁皎、姚崇、宋璟同列)。

  

  王毛仲出身马奴、跟随李隆基进长安后负责的也是养马、总揽万骑后,养马更是成了他日常中的“本色工作”,实乃地地道道的“弼马温”一名。到725年(开元十三年)时,唐朝的牧马数量翻了一番达四十多万匹,而且“色别为群,望之如云锦”。

  唐玄宗念其大功“加毛仲开府仪同三司”,至此,他这“弼马温”的权力实际上已远远盖过天蓬元帅了!

  神话中的天蓬元帅统领的是天河神兵、负责天宫的外围护卫;王毛仲这“弼马温”统领的也是拱卫宫城的万骑军,但若论官品,当时能与姚崇、宋璟平起平坐的人还有有谁?

  

  尽管王毛仲政绩突出,不过其人江湖习气太重,经常时不时就不见了人影、连唐玄宗都找不到他;由于位高权重,在面对高力士等权宦之时,他动不动就对人摆谱,着实在朝中惹下了一大堆反对者。

  在王毛仲与葛福顺结为亲家后,有位叫齐澣的吏部官员曾对玄宗说“福顺典禁兵,不宜与毛仲为婚,毛仲小人,宠过则生奸,不早为之所,恐成后患”,唐玄宗对此也只是说说“朕徐思其宜(再慢慢想想再定怎么处理)”,转头就将齐澣贬往岭南去了。

  

  唐玄宗:朕徐思其宜...齐澣就被贬谪了

  唐玄宗告别昔日江湖的艰难心路

  得益于唐玄宗的长期袒护,他的这伙昔日弟兄们日渐跋扈、被朝中人称为“北门奴官”(当初都借马奴身份进的长安)。起初,唐玄宗就是任性护定他们了,及到王毛仲三番四次的壑欲难填,这才逐渐引起了他的警惕。

  730年(开元十八年),王毛仲生下了小儿子,玄宗照例送了大批礼品过去,并派高力士去给这“三天小孩”封了个五品官(高力士为三品)。

  哪知王毛仲对高力士说:“我这小儿怎么着都算健全吧,他难道及不上你这三品官?”王毛仲此话自是瞧不起宦官“残缺”之意,不过经恼羞成怒的高力士加油添醋后,就彻底激怒了唐玄宗:“昔诛韦氏,此贼心持两端,朕不欲言之;今日乃敢以赤子怨我!”

  

  高力士乘机进言说:“北门奴官皆毛仲所与,不除之,必起大患!”此话正好说到了唐玄宗的痛处,因为十多年来他顾及江湖恩义、对北门那帮人一再袒护,无奈他们实在太不当自己这大佬是皇帝了,江湖大佬易做,皇帝难当呀!

  王毛仲的这句话其实只是唐玄宗告别昔日江湖的导火索,于做人恩义上,他已全然无负昔日承诺;既已身为皇帝多年,他剩下来的,就应是彻底与过去告别了!

  对高力士等人来说,他们肯定难以理解唐玄宗如此重恩义的心态,也许只有亲身体会过当年孤苦无助的唐玄宗,才会如此留恋过去的那段青春岁月。无奈往事终以成烟,王毛仲已不再是过去的马奴、连李守德也已是“右武卫将军成纪侯”了。

  

  接下来的情景当给唐玄宗严重加戏:在经过一番复杂的思想抉择、一系列青葱岁月的闪回后,他终于颁下了诏令:将王毛仲、葛福顺(王毛仲的亲家)、李守德等一众昔日同袍尽数降职贬去了外地。

  告别昔日江湖,也是“开元盛世”盛极而衰的起始

  在这次整顿中,万骑军里仅陈玄礼得到了幸免、葛福顺也在事后被调任了回来,毕竟他倆本就是事外之人。

  在唐玄宗之外,由于王毛仲一直就相当于当初那帮人中的“二当家”,为免夜长梦多,唐玄宗随后又派人到他的贬谪之地永州将其缢死,这才算彻底给自己的江湖岁月划上了句号。

  历史就是如此谐虐,这一年正是公元731年(开元十九年),也是历史上“开元盛世”开始盛极而衰的一年。

  

  自那一年起,唐玄宗开始日渐奢靡、贤臣开始渐被疏远、李林甫之流开始位居高堂......后来的安史之乱大家都熟悉了!没有了王毛仲等一众江湖旧人后,陈玄礼在万骑军中也是独力难当,唐玄宗再难复旧日诛韦后、剪太平党羽时的睿智风采!

  电影《美国往事》中,面对责难无法脱身的麦克斯祈求昔日兄弟的赎罪,晚年的唐玄宗则因安史之乱又回到了被软禁幽闭的状态。

  

  我们相信,老迈的唐玄宗肯定会再度回想起过去的七年幽闭岁月,不知王毛仲与李守德等人又会以怎样的形象出现在他的思忆当中呢?

  “坊间五千年”将坚持内容100%原创(部分图片来源网络,若存疑义联系即删),持续为大家输出选题丰富的原创文章。本号文字均亲自码出,观点为个人见解,绝无任何映射行为,欢迎订阅转发及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