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8亚洲城

天宠|第二十七节:蔡琳畅



  

  第二十七节:蔡琳畅

  陪护袁坤期间,辰尘多少找回存在的价值,抑郁也缓解了一些。但是要时时刻刻注意着袁坤,精神上极度紧张基本也没能好好睡一个安稳觉。所以离开医院,辰尘回到出租屋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倒头睡觉,然而,蔡玲畅的来电,还是将辰尘从沉睡中叫醒。原来蔡玲畅考上了骆城大学,提前来到骆城大学了,她知道辰尘也在附近,所以打电话给辰尘。

  蔡玲畅初遇辰尘时,刚初中毕业,及笈之年。辰尘受吴风邀请,作为嘉宾给义安汉服社年轻同袍讲学。讲台上辰尘博古通今,慷慨激扬;下台饮茶时却是隽秀沉郁,举止有度。虽然说长得不是出类拔萃,也没到要减分的程度,小女生就这样被吸引住了。加之后来辰尘表现出的诗文才华,摄影技巧,更是撩得蔡玲畅心猿意马,痴心不忘。时常找辰尘约拍也只是想借机接近辰尘而已,却不知道辰尘拍照的技术也不过尔尔,所以每次拍照辰尘都带上月勤,也使得蔡玲畅月勤两人混得个熟。

  而辰尘愿意多次应蔡玲畅邀约,是因为他第一次见到蔡玲畅就从她跳跃的眼眸中看到了蔡玲畅的内心对这个世界的闪躲。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能出现这种眼芒,以当时辰尘的经验猜测,蔡玲畅至少经历过自己不能承受的痛楚。后来通过对蔡玲畅的了解也证明了辰尘的猜测是正确的,在认识辰尘的前一年,蔡玲畅经历了丧父之痛。所以辰尘对蔡玲畅关怀有加,尽量没有拒绝她的请求。

  蔡玲畅打通辰尘的电话,激动万分,欢呼雀跃,辰尘当时的状态根本听不清蔡玲畅电话那头在说什么,但这不重要,蔡玲畅声音不会让他反感就够了。辰尘听着听着,有了饥饿感,干脆就约蔡玲畅出去吃夜宵,这可把蔡玲畅乐坏了。

  那时已经很晚了,蔡玲畅不该出学校宿舍的,但她又怎么拒绝得了辰尘。辰尘说了个吃夜宵的地方,蔡玲畅初到大学城并不知道位置,辰尘只好先去接她。见到蔡玲畅时,明显看出蔡玲畅时有做过打扮的,这是辰尘第一次见到蔡玲畅化妆,不过妆面实在粗糙,可能是时间仓储,也可能是蔡玲畅还不熟手,但也因为如此更显蔡玲畅的可爱。只是蔡玲畅没有想到出现在她面前的是第一个蓬头垢面,精神萎靡的辰尘。她围着辰尘一阵端详,然后就大笑,一直大笑。她笑得不做作,没包袱,特别真实,特别清脆。不知道为何,辰尘听着觉着舒服。

  夜宵时辰尘点了超多东西,虽然他知道一定吃不完,但他就想点。蔡玲畅倒不点,一直跟辰尘说着高考、暑假、昨天刚到骆城大学的各种新奇趣事,就像一林子的燕子一般,叽叽喳喳响个不停。辰尘一边往嘴里塞东西一边听着,虽然他根本没心听蔡玲畅是在说什么,可就是觉得蔡玲畅说话的声音特别好听。辰尘仿佛看到了傍晚的小山林,看得他泪水顷眶,直掉不停,这是他彻底对蔡玲畅放下了戒备,长久积压的不快终于得到释放。摘下高傲的面具,他的内心是轻松的,是开心的,他虽然流着眼泪,但表情是笑的。笑得前仰后合,笑得合不拢嘴,一低头,塞载嘴里的食物全倒出来,还是没有止住大笑。

  辰尘怪异的行为愣是把蔡玲畅吓得不知所措,完全颠覆了他以往载蔡玲畅面前的形象。好长时间,辰尘才停住了笑,停住了眼泪,反过来安慰蔡玲畅:“没事,小铃铛,哭出来就好,哭出来就好,谢谢你。”

  没意外地,吃完了夜宵也过来骆城大学学生宿舍门禁的时间,蔡玲畅只好跟随辰尘回到他的出租屋。当晚,她搂着辰尘睡了一夜,辰尘蜷缩她怀里就像孩子一般。第二天她叫醒辰尘,辰尘说:“被人叫起床的感觉真好。”或许是看到了辰尘脆弱一面之后,蔡玲畅觉得自己跟辰尘的距离没那么远,她竟然跟辰尘表白了。

  蔡玲畅的表白,让辰尘有些哭笑不得。在辰尘的印象中,蔡玲畅一直是那个刚刚初中毕业的小女孩。但是不得不说,蔡玲畅表白的时机抓得很准,或者说碰得很巧。之前与抑郁症的抗争中,大量消耗了辰尘的意志,他确实压抑太久了,心中的积压多年的情绪和欲望终于了防线。所以辰尘也不顾自己以往的道德底线,接受蔡玲畅的表白。

  无可否认跟蔡玲畅在一起的日子,辰尘是是快乐的,刺激的,是舒服的。辰尘的每一天,都是在蔡玲畅 “木头,木头,起床啦!”的叫唤声中醒来,在蔡玲畅的撒娇,八卦,发脾气中度过,又在她的怀抱中结束。

  在与蔡玲畅忒煞情多,热情如火的日子里,辰尘感受到未曾拥有过的活着的热情,几乎忘记了烦恼。但是看着蔡玲畅,内心还会惦念起孙田莞。每及念起孙田莞,辰尘心算一挂,结果无意外都是模糊不清,这也恰恰证明辰尘与孙田莞在以后的日子里依然会有牵缠。但有一天,辰尘为孙田莞卜算时,得出一个无比清晰的结果——孙田莞会在丙申年己亥月癸巳日,也就是公元2016年11月07日,车祸丧命。

  ?这是辰尘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能够清晰地看到孙田莞的命数,转瞬即逝,辰尘正式起卦,结果又是模糊不清。

  上一章 ? 目录? ?下一章

  96

  古小橙

  2019.08.03 00:12*

  字数 1869

  

  第二十七节:蔡琳畅

  陪护袁坤期间,辰尘多少找回存在的价值,抑郁也缓解了一些。但是要时时刻刻注意着袁坤,精神上极度紧张基本也没能好好睡一个安稳觉。所以离开医院,辰尘回到出租屋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倒头睡觉,然而,蔡玲畅的来电,还是将辰尘从沉睡中叫醒。原来蔡玲畅考上了骆城大学,提前来到骆城大学了,她知道辰尘也在附近,所以打电话给辰尘。

  蔡玲畅初遇辰尘时,刚初中毕业,及笈之年。辰尘受吴风邀请,作为嘉宾给义安汉服社年轻同袍讲学。讲台上辰尘博古通今,慷慨激扬;下台饮茶时却是隽秀沉郁,举止有度。虽然说长得不是出类拔萃,也没到要减分的程度,小女生就这样被吸引住了。加之后来辰尘表现出的诗文才华,摄影技巧,更是撩得蔡玲畅心猿意马,痴心不忘。时常找辰尘约拍也只是想借机接近辰尘而已,却不知道辰尘拍照的技术也不过尔尔,所以每次拍照辰尘都带上月勤,也使得蔡玲畅月勤两人混得个熟。

  而辰尘愿意多次应蔡玲畅邀约,是因为他第一次见到蔡玲畅就从她跳跃的眼眸中看到了蔡玲畅的内心对这个世界的闪躲。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能出现这种眼芒,以当时辰尘的经验猜测,蔡玲畅至少经历过自己不能承受的痛楚。后来通过对蔡玲畅的了解也证明了辰尘的猜测是正确的,在认识辰尘的前一年,蔡玲畅经历了丧父之痛。所以辰尘对蔡玲畅关怀有加,尽量没有拒绝她的请求。

  蔡玲畅打通辰尘的电话,激动万分,欢呼雀跃,辰尘当时的状态根本听不清蔡玲畅电话那头在说什么,但这不重要,蔡玲畅声音不会让他反感就够了。辰尘听着听着,有了饥饿感,干脆就约蔡玲畅出去吃夜宵,这可把蔡玲畅乐坏了。

  那时已经很晚了,蔡玲畅不该出学校宿舍的,但她又怎么拒绝得了辰尘。辰尘说了个吃夜宵的地方,蔡玲畅初到大学城并不知道位置,辰尘只好先去接她。见到蔡玲畅时,明显看出蔡玲畅时有做过打扮的,这是辰尘第一次见到蔡玲畅化妆,不过妆面实在粗糙,可能是时间仓储,也可能是蔡玲畅还不熟手,但也因为如此更显蔡玲畅的可爱。只是蔡玲畅没有想到出现在她面前的是第一个蓬头垢面,精神萎靡的辰尘。她围着辰尘一阵端详,然后就大笑,一直大笑。她笑得不做作,没包袱,特别真实,特别清脆。不知道为何,辰尘听着觉着舒服。

  夜宵时辰尘点了超多东西,虽然他知道一定吃不完,但他就想点。蔡玲畅倒不点,一直跟辰尘说着高考、暑假、昨天刚到骆城大学的各种新奇趣事,就像一林子的燕子一般,叽叽喳喳响个不停。辰尘一边往嘴里塞东西一边听着,虽然他根本没心听蔡玲畅是在说什么,可就是觉得蔡玲畅说话的声音特别好听。辰尘仿佛看到了傍晚的小山林,看得他泪水顷眶,直掉不停,这是他彻底对蔡玲畅放下了戒备,长久积压的不快终于得到释放。摘下高傲的面具,他的内心是轻松的,是开心的,他虽然流着眼泪,但表情是笑的。笑得前仰后合,笑得合不拢嘴,一低头,塞载嘴里的食物全倒出来,还是没有止住大笑。

  辰尘怪异的行为愣是把蔡玲畅吓得不知所措,完全颠覆了他以往载蔡玲畅面前的形象。好长时间,辰尘才停住了笑,停住了眼泪,反过来安慰蔡玲畅:“没事,小铃铛,哭出来就好,哭出来就好,谢谢你。”

  没意外地,吃完了夜宵也过来骆城大学学生宿舍门禁的时间,蔡玲畅只好跟随辰尘回到他的出租屋。当晚,她搂着辰尘睡了一夜,辰尘蜷缩她怀里就像孩子一般。第二天她叫醒辰尘,辰尘说:“被人叫起床的感觉真好。”或许是看到了辰尘脆弱一面之后,蔡玲畅觉得自己跟辰尘的距离没那么远,她竟然跟辰尘表白了。

  蔡玲畅的表白,让辰尘有些哭笑不得。在辰尘的印象中,蔡玲畅一直是那个刚刚初中毕业的小女孩。但是不得不说,蔡玲畅表白的时机抓得很准,或者说碰得很巧。之前与抑郁症的抗争中,大量消耗了辰尘的意志,他确实压抑太久了,心中的积压多年的情绪和欲望终于了防线。所以辰尘也不顾自己以往的道德底线,接受蔡玲畅的表白。

  无可否认跟蔡玲畅在一起的日子,辰尘是是快乐的,刺激的,是舒服的。辰尘的每一天,都是在蔡玲畅 “木头,木头,起床啦!”的叫唤声中醒来,在蔡玲畅的撒娇,八卦,发脾气中度过,又在她的怀抱中结束。

  在与蔡玲畅忒煞情多,热情如火的日子里,辰尘感受到未曾拥有过的活着的热情,几乎忘记了烦恼。但是看着蔡玲畅,内心还会惦念起孙田莞。每及念起孙田莞,辰尘心算一挂,结果无意外都是模糊不清,这也恰恰证明辰尘与孙田莞在以后的日子里依然会有牵缠。但有一天,辰尘为孙田莞卜算时,得出一个无比清晰的结果——孙田莞会在丙申年己亥月癸巳日,也就是公元2016年11月07日,车祸丧命。

  ?这是辰尘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能够清晰地看到孙田莞的命数,转瞬即逝,辰尘正式起卦,结果又是模糊不清。

  上一章 ? 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七节:蔡琳畅

  陪护袁坤期间,辰尘多少找回存在的价值,抑郁也缓解了一些。但是要时时刻刻注意着袁坤,精神上极度紧张基本也没能好好睡一个安稳觉。所以离开医院,辰尘回到出租屋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倒头睡觉,然而,蔡玲畅的来电,还是将辰尘从沉睡中叫醒。原来蔡玲畅考上了骆城大学,提前来到骆城大学了,她知道辰尘也在附近,所以打电话给辰尘。

  蔡玲畅初遇辰尘时,刚初中毕业,及笈之年。辰尘受吴风邀请,作为嘉宾给义安汉服社年轻同袍讲学。讲台上辰尘博古通今,慷慨激扬;下台饮茶时却是隽秀沉郁,举止有度。虽然说长得不是出类拔萃,也没到要减分的程度,小女生就这样被吸引住了。加之后来辰尘表现出的诗文才华,摄影技巧,更是撩得蔡玲畅心猿意马,痴心不忘。时常找辰尘约拍也只是想借机接近辰尘而已,却不知道辰尘拍照的技术也不过尔尔,所以每次拍照辰尘都带上月勤,也使得蔡玲畅月勤两人混得个熟。

  而辰尘愿意多次应蔡玲畅邀约,是因为他第一次见到蔡玲畅就从她跳跃的眼眸中看到了蔡玲畅的内心对这个世界的闪躲。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能出现这种眼芒,以当时辰尘的经验猜测,蔡玲畅至少经历过自己不能承受的痛楚。后来通过对蔡玲畅的了解也证明了辰尘的猜测是正确的,在认识辰尘的前一年,蔡玲畅经历了丧父之痛。所以辰尘对蔡玲畅关怀有加,尽量没有拒绝她的请求。

  蔡玲畅打通辰尘的电话,激动万分,欢呼雀跃,辰尘当时的状态根本听不清蔡玲畅电话那头在说什么,但这不重要,蔡玲畅声音不会让他反感就够了。辰尘听着听着,有了饥饿感,干脆就约蔡玲畅出去吃夜宵,这可把蔡玲畅乐坏了。

  那时已经很晚了,蔡玲畅不该出学校宿舍的,但她又怎么拒绝得了辰尘。辰尘说了个吃夜宵的地方,蔡玲畅初到大学城并不知道位置,辰尘只好先去接她。见到蔡玲畅时,明显看出蔡玲畅时有做过打扮的,这是辰尘第一次见到蔡玲畅化妆,不过妆面实在粗糙,可能是时间仓储,也可能是蔡玲畅还不熟手,但也因为如此更显蔡玲畅的可爱。只是蔡玲畅没有想到出现在她面前的是第一个蓬头垢面,精神萎靡的辰尘。她围着辰尘一阵端详,然后就大笑,一直大笑。她笑得不做作,没包袱,特别真实,特别清脆。不知道为何,辰尘听着觉着舒服。

  夜宵时辰尘点了超多东西,虽然他知道一定吃不完,但他就想点。蔡玲畅倒不点,一直跟辰尘说着高考、暑假、昨天刚到骆城大学的各种新奇趣事,就像一林子的燕子一般,叽叽喳喳响个不停。辰尘一边往嘴里塞东西一边听着,虽然他根本没心听蔡玲畅是在说什么,可就是觉得蔡玲畅说话的声音特别好听。辰尘仿佛看到了傍晚的小山林,看得他泪水顷眶,直掉不停,这是他彻底对蔡玲畅放下了戒备,长久积压的不快终于得到释放。摘下高傲的面具,他的内心是轻松的,是开心的,他虽然流着眼泪,但表情是笑的。笑得前仰后合,笑得合不拢嘴,一低头,塞载嘴里的食物全倒出来,还是没有止住大笑。

  辰尘怪异的行为愣是把蔡玲畅吓得不知所措,完全颠覆了他以往载蔡玲畅面前的形象。好长时间,辰尘才停住了笑,停住了眼泪,反过来安慰蔡玲畅:“没事,小铃铛,哭出来就好,哭出来就好,谢谢你。”

  没意外地,吃完了夜宵也过来骆城大学学生宿舍门禁的时间,蔡玲畅只好跟随辰尘回到他的出租屋。当晚,她搂着辰尘睡了一夜,辰尘蜷缩她怀里就像孩子一般。第二天她叫醒辰尘,辰尘说:“被人叫起床的感觉真好。”或许是看到了辰尘脆弱一面之后,蔡玲畅觉得自己跟辰尘的距离没那么远,她竟然跟辰尘表白了。

  蔡玲畅的表白,让辰尘有些哭笑不得。在辰尘的印象中,蔡玲畅一直是那个刚刚初中毕业的小女孩。但是不得不说,蔡玲畅表白的时机抓得很准,或者说碰得很巧。之前与抑郁症的抗争中,大量消耗了辰尘的意志,他确实压抑太久了,心中的积压多年的情绪和欲望终于了防线。所以辰尘也不顾自己以往的道德底线,接受蔡玲畅的表白。

  无可否认跟蔡玲畅在一起的日子,辰尘是是快乐的,刺激的,是舒服的。辰尘的每一天,都是在蔡玲畅 “木头,木头,起床啦!”的叫唤声中醒来,在蔡玲畅的撒娇,八卦,发脾气中度过,又在她的怀抱中结束。

  在与蔡玲畅忒煞情多,热情如火的日子里,辰尘感受到未曾拥有过的活着的热情,几乎忘记了烦恼。但是看着蔡玲畅,内心还会惦念起孙田莞。每及念起孙田莞,辰尘心算一挂,结果无意外都是模糊不清,这也恰恰证明辰尘与孙田莞在以后的日子里依然会有牵缠。但有一天,辰尘为孙田莞卜算时,得出一个无比清晰的结果——孙田莞会在丙申年己亥月癸巳日,也就是公元2016年11月07日,车祸丧命。

  ?这是辰尘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能够清晰地看到孙田莞的命数,转瞬即逝,辰尘正式起卦,结果又是模糊不清。

  上一章 ?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