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8亚洲城

如果有人对你说,“生个二胎吧,反正你不上班!”

   陈妍妈妈

  

  王先生的老家在北方海边,碧海蓝天,青山延绵,按理说是个休闲度假的好去处,但是我却很害怕回去,每次去我就感觉像孙悟空被念了紧箍咒——浑身难受。

  结婚的这十几年,我已然千锤百炼老脸皮厚,但是每次回去都得像打仗一样,排兵布阵攻防得体。可这次王先生没按我的计划走,还是多多少少弄出了许多不愉快。

  王先生家有个特别磨练心性的保留节目聚餐,就是家里七大姑八大姨所有的直系有血缘的亲戚都凑一起吃饭,你家请完我家请。一来一回,回去时间短的话,基本天天都在吃了。

  这种聚餐,如果条件相当的亲戚还能彼此打打哈哈,吃完就散,可偏偏就会出现一些自以为站在家族食物链顶端的亲戚,挑头说别人不敢不想不便说的话题,弄得别人心里不愉快。

  王先生家有一个北京的亲戚,算是家族里混得比较好的,每年也是这个时候回来度假,这次我们就撞上了。

  亲戚家里的背景是这样的,儿子媳妇上班,两个孙子全部甩给老人。大的外公外婆在北京带,小的被爷爷奶奶带回来度假。

  正常情况,对于这样不熟悉的亲戚无非是客套一下过去,但北方人辈份观念比较重,对方扯着我说话,我又没地方回避,于是就有了下面的这段对话:

  亲戚:你不上班吧?

  我:不上,我们家没人带孩子。

  亲戚:不上班闲着没事就容易发胖。

  我:其实带孩子比上班累。

  亲戚:(问我儿子)你喜欢弟弟还是妹妹啊?让你妈妈也给你生一个。

  我:没人带孩子生不了。

  亲戚:你不是不上班吗?你带呀。

  我:经济条件也不允许,生不起二胎。

  (凭什么不上班,就得生二胎。我家长辈都不敢让我生,你凭什么?其实到这里我已经很生气了,这家生二胎的原因也是挺奇葩的,改天再细说)

  亲戚并没有停的意思,转了个话题开始说我家小朋友,我一不想弄得太难看,二也不想再听她给我儿子贴标签。

  于是我甩了一句,只有那些没有自己带过孩子的人才会想生第二个,我儿子我自己带大的,知道有多辛苦,所以不会再生了。

  说完,我就带儿子离开了,等他们聚餐喝完吃完再回去给王先生当代驾。

  我还告诉儿子,如果下次再有人问你,让妈妈给你再生个弟弟或妹妹这种问题,你就告诉她,我妈怕生两个孩子有偏心眼儿,所以就把爱给了我一个人。

  本来,生几个孩子是每家的私事,各家情况不同,彼此不方便过问,何况是不熟悉的亲戚。

  年轻的时候,遇到这样的亲戚,我特别气不过,我会告诉她,老娘就算不上班,也能挣的比你家媳妇多。可是现在,跟这样不在同一个对话区间的人,难道还要我先给她科普一遍自媒体吗?

  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能有老人帮忙带孩子的运气,同样二胎也不是所有人必须选择的选项,所以遇到这样没分寸的亲戚,最好的办法就是高兴多说两句,不高兴少说两句。

  我虽然不想惹大家不愉快,但也要及时摆明自己的态度,好让她知道我的底线在哪里。

  亲戚之间的食物链只有暂时的起伏,没有永恒的置顶。

  

  王先生的老家在北方海边,碧海蓝天,青山延绵,按理说是个休闲度假的好去处,但是我却很害怕回去,每次去我就感觉像孙悟空被念了紧箍咒——浑身难受。

  结婚的这十几年,我已然千锤百炼老脸皮厚,但是每次回去都得像打仗一样,排兵布阵攻防得体。可这次王先生没按我的计划走,还是多多少少弄出了许多不愉快。

  王先生家有个特别磨练心性的保留节目聚餐,就是家里七大姑八大姨所有的直系有血缘的亲戚都凑一起吃饭,你家请完我家请。一来一回,回去时间短的话,基本天天都在吃了。

  这种聚餐,如果条件相当的亲戚还能彼此打打哈哈,吃完就散,可偏偏就会出现一些自以为站在家族食物链顶端的亲戚,挑头说别人不敢不想不便说的话题,弄得别人心里不愉快。

  王先生家有一个北京的亲戚,算是家族里混得比较好的,每年也是这个时候回来度假,这次我们就撞上了。

  亲戚家里的背景是这样的,儿子媳妇上班,两个孙子全部甩给老人。大的外公外婆在北京带,小的被爷爷奶奶带回来度假。

  正常情况,对于这样不熟悉的亲戚无非是客套一下过去,但北方人辈份观念比较重,对方扯着我说话,我又没地方回避,于是就有了下面的这段对话:

  亲戚:你不上班吧?

  我:不上,我们家没人带孩子。

  亲戚:不上班闲着没事就容易发胖。

  我:其实带孩子比上班累。

  亲戚:(问我儿子)你喜欢弟弟还是妹妹啊?让你妈妈也给你生一个。

  我:没人带孩子生不了。

  亲戚:你不是不上班吗?你带呀。

  我:经济条件也不允许,生不起二胎。

  (凭什么不上班,就得生二胎。我家长辈都不敢让我生,你凭什么?其实到这里我已经很生气了,这家生二胎的原因也是挺奇葩的,改天再细说)

  亲戚并没有停的意思,转了个话题开始说我家小朋友,我一不想弄得太难看,二也不想再听她给我儿子贴标签。

  于是我甩了一句,只有那些没有自己带过孩子的人才会想生第二个,我儿子我自己带大的,知道有多辛苦,所以不会再生了。

  说完,我就带儿子离开了,等他们聚餐喝完吃完再回去给王先生当代驾。

  我还告诉儿子,如果下次再有人问你,让妈妈给你再生个弟弟或妹妹这种问题,你就告诉她,我妈怕生两个孩子有偏心眼儿,所以就把爱给了我一个人。

  本来,生几个孩子是每家的私事,各家情况不同,彼此不方便过问,何况是不熟悉的亲戚。

  年轻的时候,遇到这样的亲戚,我特别气不过,我会告诉她,老娘就算不上班,也能挣的比你家媳妇多。可是现在,跟这样不在同一个对话区间的人,难道还要我先给她科普一遍自媒体吗?

  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能有老人帮忙带孩子的运气,同样二胎也不是所有人必须选择的选项,所以遇到这样没分寸的亲戚,最好的办法就是高兴多说两句,不高兴少说两句。

  我虽然不想惹大家不愉快,但也要及时摆明自己的态度,好让她知道我的底线在哪里。

  亲戚之间的食物链只有暂时的起伏,没有永恒的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