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8亚洲城

甘肃民勤县还是贝加尔湖汉代苏武牧羊故地到底在哪里

  2019-08-15 18:34:35 尔朱少帅

  “苏武牧羊”的故事怎么个来龙去脉呢?公元前100年,苏武以中郎将的身份带着100来人出使匈奴,本来是送回之前扣留的匈奴使者,表达善意的。没想到,匈奴单于外出打猎时,随行的副将张胜,跟之前投降匈奴的虞常,谋划干一票大的,为汉武帝献一份大礼——绑架单于母亲。

  事情败露,绑票未遂,苏武这个使团负责人受到牵连,被扔进地窖里,不给吃喝。天不绝苏武,靠着喝雨雪水吃毡毛,几天后苏武还活着,被匈奴人视为神人,进而想要收为己用。

  面对威逼利诱,苏武坚决不投降,还撂下狠话:“南越杀汉使,被灭国成为大汉的九个郡;大宛杀汉使,他们国王的脑袋还在大汉城门挂着;朝鲜杀汉使,也看着快要被灭国了;现在就剩匈奴了,我绝对不降,不怕惹事就杀了我吧!”

  于是乎,苏武被发配到荒无人烟的北海放羊(匈奴单于说了,这些公羊啥时下崽了,就放你回去)。以前说起“北海”,基本上就公认是贝加尔湖,苏武持汉节牧羊19年的地方就是贝加尔湖。近些年来,有些“学者”为了文化旅游助阵,又提出苏武牧羊地在甘肃武威市民勤县的,还有说是宁夏中卫市中宁县的,这一下子“北海”在哪里也成了存疑的事了。那么苏武牧羊的北海到底在哪里?【尔朱少帅】为您抽丝剥茧:

  甘肃民勤县、宁夏中宁县说是苏武牧羊的证据之一就是“苏武庙”。

  我国有据可查的苏武庙有三处:甘肃民勤、宁夏中宁、河北丰宁。甘肃民勤的遗迹最多,有“苏武庙”,庙里也有“苏武碑”,碑上刻的是“崇祯岁次巳卯仲冬吉旦立......”也就是说民勤的苏武庙,明朝崇祯年代或者崇祯之前建造,建造目的不详。(目前,甘肃民勤是苏武牧羊的故地呼声很高)

  宁夏中宁,曾经有明朝庆王朱栴(朱元璋的第15儿子)的牧马场,朱栴的封地就在宁夏,建苏武庙是为了保佑畜群平安。河北丰宁,雍正曾经在这里设立牧马场,建造苏武庙同样是保佑畜群平安。

  保佑畜群跟苏武庙有什么关系?国人的惯例,360行,行行都要硬找一个祖师爷供着。工匠拜鲁班、商人拜关羽、屠夫拜张飞、唱戏拜李隆基、铁匠拜欧冶子......“苏武牧羊”的故事广泛流传一千多年,牧民把苏武当祖师爷祭拜也很正常。所以说“苏武庙”证明不了哪里是苏武牧羊的故地。“关帝庙”全国都有分布,以关帝庙证明关羽去过哪里是不是很滑稽?况且甘肃民勤、宁夏中宁的苏武庙都是明朝的物件,怎么可以证明汉朝的事情?(宁夏中宁苏武庙明确是明朝洪武年间的,甘肃民勤的疑似崇祯年间或者更早)

  甘肃民勤县志等史料中的证据,很可能是以讹传讹

  一起看看甘肃民勤,用来考证苏武牧羊故地是怎么写的。

  “苏武山,在镇番卫城东南三十里,相传汉苏武牧羝处,旧有苏武庙。”——《明一统志》。

  “苏武山”条载:“苏武山,在县东南三十里,俗传苏武牧羊之处,旧有苏武庙址并碑,有‘汉中郎将苏武牧羝处’字迹,城内有苏公祠。”——《甘肃通志》。

  不管是《明一统志》,还是《甘肃通志》,里面的话语都是“相传”“俗传”这样的字眼,也就是说这些所谓史料的作者,只是把道听途说的话语进行记录而已,也不清楚真伪。这样的连明朝原作者都不确定,只好以“相传”“俗传”字眼记录的资料,怎么可以用来证明汉朝的事情?

  甘肃民勤的“北海”也是来源于杜撰

  《汉书》记载“......乃徙武北海上无人处,使牧羝。羝乳乃得归。”

  为了有个“北海”,有人硬是将“白亭海”简化为“白海”,然后说方言里面“白”和“北”读法一样,于是乎甘肃民勤“白亭海”摇身一变成为了“北海”。

  殊不知,“白亭海”这个名称是在唐朝才出现的。“白亭海”在汉代叫什么?偏僻荒凉之地没有人帮忙起个大名,这个小湖泊有好几个叫法“休屠泽”、“小阔端海子”、“都野泽”、“鱼海子”......反正字眼里面跟北海半毛钱关系没有。“白亭海”的名字怎么来的?唐朝时要在这里驻军,这湖泊名字太混乱,正好附近地方叫“白亭”,所以给这个湖泊起名“白亭海”,还在这里驻军叫“白亭军”。(塞外缺水,恨不得见个湖泊就叫海。)

  匈奴不可能把苏武发配到汉朝的地界牧羊

  甘肃酒泉、张掖、武威,宁夏中卫,在苏武出使匈奴前已经成为汉朝辖地,甘肃民勤当时是汉朝的宣威县。匈奴难道会把把苏武发配到汉朝的地盘?不会这么搞笑吧?让【尔朱少帅】为您列一下证据:

  “宣威县,西汉置,属武威郡,治所在今甘肃民勤县西南薛百乡。——《中国历史地名大辞典》

  汉朝的时候宣威县的北边,还有个居延县,在今天的内蒙古额济纳齐旗东南边。也就是说今天的民勤县,在汉朝的时候,南边属于宣威县,北边属于居延县。上世纪在内蒙古汉代长城烽火台遗址考古出土的“居延竹简”,出土2万多枚竹简,已经证明,汉朝早在公元前121年已经建起居延烽火台,而在公元前100左右,居延县早已经设立。

  天汉二年,夏五月,遣贰师将军广利以三万骑出酒泉,击右贤王与天山,得胡首虏万于级而还。.......天汉二年,李广有孙陵,为侍中,善骑射......帝以为有广之风,拜骑都尉,使将丹杨、楚五千人,教射酒泉张掖以备胡。——《资治通鉴》

  天汉二年(公元前99年),酒泉是李广利西出攻击匈奴的前进基地,在天山进攻匈奴右贤王斩获1万多首级;这一年李陵在酒泉、张掖为朝廷练兵。后来,匈奴人报复性围攻李广利,李陵主动请缨出击匈奴,分担李广利的压力。不久后,李陵就被匈奴包围俘虏了。

  李陵与匈奴交战的地方,是在千里之外的漠北“浚稽山”。而早在公元前119年,卫青出定襄,出塞千余里,在漠北与单于交战。说明匈奴的政治军事中心早已经迁移漠北,发配苏武只能是往更北的地方。

  苏武牧羊故地的“北海”还得是贝加尔湖

  还是大约相近时期班固的记载更靠谱,我们再回到《汉书》的记载:

  武既至海上,....积五、六年,单于弟於靬王弋射海上......三岁余,王病,赐武马畜、服匿、穹庐。王死后,人众徙去。其冬,丁令盗武牛羊,武复穷厄。

  昭帝即位。数年,匈奴与汉和亲.......教使者谓单于言 :''天子射上林中,得雁足有系帛书,言武等在某泽中。''使者大喜,如惠语以让单于。单于视左右而惊,谢汉使曰 :武等实在。

  苏武到了北海以后,熬过一段艰苦岁月,单于的弟弟於靬王来北海打猎,对苏武很是赏识,送吃送喝,还送马匹牲畜、器物、帐篷等。於靬王得病死去以后,随从众人离开。冬天,丁零人盗走了苏武的牛羊,让苏武重新陷入困境。

  汉昭帝上位后,匈奴与汉朝和亲,汉朝要求送回苏武,匈奴人欺骗说是苏武已经死了。汉朝使者按常惠教的说:皇帝上林苑射了一只大雁,大雁腿上有帛书,说是苏武在北海。单于很是不可思议,只好承认苏武还活着。(常惠是与苏武一同出使的随从之一,归降匈奴多年)

  小子翻译这么多古文可不是为了凑字数,因为这里面有好几个信息点很重要。

  其一,於靬王赏赐苏武马畜。说明匈奴人,允许苏武除了牧牛羊,还可以牧马。这就说明“北海”距离汉地必然遥远,即便骑马也逃跑不了。假如在甘肃民勤县的话,民勤县距武威市区不到百公里,民勤县距离张掖也就300公里,不管去哪里苏武快马加鞭一天之内跑没影了。贝加尔湖距离汉两三千公里,只有够远才不怕苏武逃跑。

  其二,丁零人偷盗苏武的牛羊。汉朝时,丁零人就是在贝加尔湖附近出没,这里也基本是匈奴人势力范围的最北端。苏武牧羊故地只能在贝加尔湖畔,不然,丁零人要偷个羊还得跨越几千里地?

  其三,汉朝使者说的“帛书传信”。汉昭帝在长安的上林苑打猎,猎到从被而来的大雁,使者这样一说就唬住了匈奴单于。苏武牧羊的北海是贝加尔湖,这个情况才可能发生。即使是汉朝使者胡诌,大雁往南飞这个道理,大家都知道,这才唬住了单于。

  最后,苏武返回汉朝后,做的官职是二千石的“典属国”,典属国这个职位,就是专门负责对外事务,重点是处理外族归降这些事。而汉朝在甘肃设立过受降城,或许就有过苏武的足迹。所以甘肃民勤出现苏武庙、苏武祠、苏武山等等只能说明人们都他的纪念行为,明清方志诗歌传闻不足以采信。苏武牧羊故地,就是贝加尔湖。

  “苏武牧羊”的故事怎么个来龙去脉呢?公元前100年,苏武以中郎将的身份带着100来人出使匈奴,本来是送回之前扣留的匈奴使者,表达善意的。没想到,匈奴单于外出打猎时,随行的副将张胜,跟之前投降匈奴的虞常,谋划干一票大的,为汉武帝献一份大礼——绑架单于母亲。

  事情败露,绑票未遂,苏武这个使团负责人受到牵连,被扔进地窖里,不给吃喝。天不绝苏武,靠着喝雨雪水吃毡毛,几天后苏武还活着,被匈奴人视为神人,进而想要收为己用。

  面对威逼利诱,苏武坚决不投降,还撂下狠话:“南越杀汉使,被灭国成为大汉的九个郡;大宛杀汉使,他们国王的脑袋还在大汉城门挂着;朝鲜杀汉使,也看着快要被灭国了;现在就剩匈奴了,我绝对不降,不怕惹事就杀了我吧!”

  于是乎,苏武被发配到荒无人烟的北海放羊(匈奴单于说了,这些公羊啥时下崽了,就放你回去)。以前说起“北海”,基本上就公认是贝加尔湖,苏武持汉节牧羊19年的地方就是贝加尔湖。近些年来,有些“学者”为了文化旅游助阵,又提出苏武牧羊地在甘肃武威市民勤县的,还有说是宁夏中卫市中宁县的,这一下子“北海”在哪里也成了存疑的事了。那么苏武牧羊的北海到底在哪里?【尔朱少帅】为您抽丝剥茧:

  甘肃民勤县、宁夏中宁县说是苏武牧羊的证据之一就是“苏武庙”。

  我国有据可查的苏武庙有三处:甘肃民勤、宁夏中宁、河北丰宁。甘肃民勤的遗迹最多,有“苏武庙”,庙里也有“苏武碑”,碑上刻的是“崇祯岁次巳卯仲冬吉旦立......”也就是说民勤的苏武庙,明朝崇祯年代或者崇祯之前建造,建造目的不详。(目前,甘肃民勤是苏武牧羊的故地呼声很高)

  宁夏中宁,曾经有明朝庆王朱栴(朱元璋的第15儿子)的牧马场,朱栴的封地就在宁夏,建苏武庙是为了保佑畜群平安。河北丰宁,雍正曾经在这里设立牧马场,建造苏武庙同样是保佑畜群平安。

  保佑畜群跟苏武庙有什么关系?国人的惯例,360行,行行都要硬找一个祖师爷供着。工匠拜鲁班、商人拜关羽、屠夫拜张飞、唱戏拜李隆基、铁匠拜欧冶子......“苏武牧羊”的故事广泛流传一千多年,牧民把苏武当祖师爷祭拜也很正常。所以说“苏武庙”证明不了哪里是苏武牧羊的故地。“关帝庙”全国都有分布,以关帝庙证明关羽去过哪里是不是很滑稽?况且甘肃民勤、宁夏中宁的苏武庙都是明朝的物件,怎么可以证明汉朝的事情?(宁夏中宁苏武庙明确是明朝洪武年间的,甘肃民勤的疑似崇祯年间或者更早)

  甘肃民勤县志等史料中的证据,很可能是以讹传讹

  一起看看甘肃民勤,用来考证苏武牧羊故地是怎么写的。

  “苏武山,在镇番卫城东南三十里,相传汉苏武牧羝处,旧有苏武庙。”——《明一统志》。

  “苏武山”条载:“苏武山,在县东南三十里,俗传苏武牧羊之处,旧有苏武庙址并碑,有‘汉中郎将苏武牧羝处’字迹,城内有苏公祠。”——《甘肃通志》。

  不管是《明一统志》,还是《甘肃通志》,里面的话语都是“相传”“俗传”这样的字眼,也就是说这些所谓史料的作者,只是把道听途说的话语进行记录而已,也不清楚真伪。这样的连明朝原作者都不确定,只好以“相传”“俗传”字眼记录的资料,怎么可以用来证明汉朝的事情?

  甘肃民勤的“北海”也是来源于杜撰

  《汉书》记载“......乃徙武北海上无人处,使牧羝。羝乳乃得归。”

  为了有个“北海”,有人硬是将“白亭海”简化为“白海”,然后说方言里面“白”和“北”读法一样,于是乎甘肃民勤“白亭海”摇身一变成为了“北海”。

  殊不知,“白亭海”这个名称是在唐朝才出现的。“白亭海”在汉代叫什么?偏僻荒凉之地没有人帮忙起个大名,这个小湖泊有好几个叫法“休屠泽”、“小阔端海子”、“都野泽”、“鱼海子”......反正字眼里面跟北海半毛钱关系没有。“白亭海”的名字怎么来的?唐朝时要在这里驻军,这湖泊名字太混乱,正好附近地方叫“白亭”,所以给这个湖泊起名“白亭海”,还在这里驻军叫“白亭军”。(塞外缺水,恨不得见个湖泊就叫海。)

  匈奴不可能把苏武发配到汉朝的地界牧羊

  甘肃酒泉、张掖、武威,宁夏中卫,在苏武出使匈奴前已经成为汉朝辖地,甘肃民勤当时是汉朝的宣威县。匈奴难道会把把苏武发配到汉朝的地盘?不会这么搞笑吧?让【尔朱少帅】为您列一下证据:

  “宣威县,西汉置,属武威郡,治所在今甘肃民勤县西南薛百乡。——《中国历史地名大辞典》

  汉朝的时候宣威县的北边,还有个居延县,在今天的内蒙古额济纳齐旗东南边。也就是说今天的民勤县,在汉朝的时候,南边属于宣威县,北边属于居延县。上世纪在内蒙古汉代长城烽火台遗址考古出土的“居延竹简”,出土2万多枚竹简,已经证明,汉朝早在公元前121年已经建起居延烽火台,而在公元前100左右,居延县早已经设立。

  天汉二年,夏五月,遣贰师将军广利以三万骑出酒泉,击右贤王与天山,得胡首虏万于级而还。.......天汉二年,李广有孙陵,为侍中,善骑射......帝以为有广之风,拜骑都尉,使将丹杨、楚五千人,教射酒泉张掖以备胡。——《资治通鉴》

  天汉二年(公元前99年),酒泉是李广利西出攻击匈奴的前进基地,在天山进攻匈奴右贤王斩获1万多首级;这一年李陵在酒泉、张掖为朝廷练兵。后来,匈奴人报复性围攻李广利,李陵主动请缨出击匈奴,分担李广利的压力。不久后,李陵就被匈奴包围俘虏了。

  李陵与匈奴交战的地方,是在千里之外的漠北“浚稽山”。而早在公元前119年,卫青出定襄,出塞千余里,在漠北与单于交战。说明匈奴的政治军事中心早已经迁移漠北,发配苏武只能是往更北的地方。

  苏武牧羊故地的“北海”还得是贝加尔湖

  还是大约相近时期班固的记载更靠谱,我们再回到《汉书》的记载:

  武既至海上,....积五、六年,单于弟於靬王弋射海上......三岁余,王病,赐武马畜、服匿、穹庐。王死后,人众徙去。其冬,丁令盗武牛羊,武复穷厄。

  昭帝即位。数年,匈奴与汉和亲.......教使者谓单于言 :''天子射上林中,得雁足有系帛书,言武等在某泽中。''使者大喜,如惠语以让单于。单于视左右而惊,谢汉使曰 :武等实在。

  苏武到了北海以后,熬过一段艰苦岁月,单于的弟弟於靬王来北海打猎,对苏武很是赏识,送吃送喝,还送马匹牲畜、器物、帐篷等。於靬王得病死去以后,随从众人离开。冬天,丁零人盗走了苏武的牛羊,让苏武重新陷入困境。

  汉昭帝上位后,匈奴与汉朝和亲,汉朝要求送回苏武,匈奴人欺骗说是苏武已经死了。汉朝使者按常惠教的说:皇帝上林苑射了一只大雁,大雁腿上有帛书,说是苏武在北海。单于很是不可思议,只好承认苏武还活着。(常惠是与苏武一同出使的随从之一,归降匈奴多年)

  小子翻译这么多古文可不是为了凑字数,因为这里面有好几个信息点很重要。

  其一,於靬王赏赐苏武马畜。说明匈奴人,允许苏武除了牧牛羊,还可以牧马。这就说明“北海”距离汉地必然遥远,即便骑马也逃跑不了。假如在甘肃民勤县的话,民勤县距武威市区不到百公里,民勤县距离张掖也就300公里,不管去哪里苏武快马加鞭一天之内跑没影了。贝加尔湖距离汉两三千公里,只有够远才不怕苏武逃跑。

  其二,丁零人偷盗苏武的牛羊。汉朝时,丁零人就是在贝加尔湖附近出没,这里也基本是匈奴人势力范围的最北端。苏武牧羊故地只能在贝加尔湖畔,不然,丁零人要偷个羊还得跨越几千里地?

  其三,汉朝使者说的“帛书传信”。汉昭帝在长安的上林苑打猎,猎到从被而来的大雁,使者这样一说就唬住了匈奴单于。苏武牧羊的北海是贝加尔湖,这个情况才可能发生。即使是汉朝使者胡诌,大雁往南飞这个道理,大家都知道,这才唬住了单于。

  最后,苏武返回汉朝后,做的官职是二千石的“典属国”,典属国这个职位,就是专门负责对外事务,重点是处理外族归降这些事。而汉朝在甘肃设立过受降城,或许就有过苏武的足迹。所以甘肃民勤出现苏武庙、苏武祠、苏武山等等只能说明人们都他的纪念行为,明清方志诗歌传闻不足以采信。苏武牧羊故地,就是贝加尔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