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8亚洲城

我发现我是个烂人 三 妹妹,亦敌亦友2



  三 妹妹,亦敌亦友2

  

  绝大多数人都潜藏着杀戮的能力,都有潜力成为杀手,而我妹妹那稚嫩眼睛里偶尔泛起的凶光似乎是想告诉我:这双眼睛的小主人能玩转残忍和暴力。每次她对父母大吼大叫,对邻居扔东西,对别的小朋友动手,尽管表面上诲人不倦,其实我都有点兴奋。和我不同甚至相反,她倾向提要求、主动出击、掠夺和霸占。我讨厌这样的生人,但我喜欢这样的熟人。这样的生人二话不说,能损害我的利益。这样的熟人一经操控,能维护我的利益。坦白讲,我借妹妹实现了一些小事,得到了一些小东西。在她长大前,我会继续这样做,不管这是否会加剧她的飞扬跋扈。

  一直以来我都预测强势外显的她会长成校园里的恶霸,曾是受欺者的我不会阻止这件事。如果她注定要跟霸凌问题脱不了干系,我宁愿她是伤害别人的一方,事后她可能将恶行抛诸九霄云外,安心地生活下去。被别人伤害的一方就不好过了,原谅、释怀不是嘴上说说、心里想想就能做到,伤疤好了疼难忘,那种虚幻的疼渗透骨髓,影响人的一举一动。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这方面我再次很自私,总会有受欺者,让那是别的小姑娘而不是我妹妹吧。我很矛盾,或很虚伪,既然不想妹妹被别人欺负,我自己却欺负了她,好像我不是“别人”似的,若我不是人也就不矛盾不虚伪了。

  第一次欺负她是在她几个月大的时候,父母不在家,她独自躺在床上哭喊起来。根据模糊的常识,我检查了尿布,很干净,接着尝试喂奶粉,她不喝。我怕误伤她,就没把她抱起来哄,转而离开并等她消停下来。随后她的啼哭越来越凶,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我愈发惊讶——她那样小,竟能发出那般大的声音。我什么都不想做了,同时觉得她的声音像母亲。“别吆喝了!”我随手抓起一件衣服并将其撇过去,落下去的衣服将她整个盖住。她的啼哭停了一秒,我的心咯噔了一下,黑暗里的她又哭起来,我后悔起来,过去把衣服拿开。

  那天我18岁,这件事让我产生了几个想法:我身上的问题真的比较多,不过能想到这一点证明它们还不算严重?什么样的人会那样对待一个婴儿?人们要是知道了会骂死我。无论我是故意的还是因为冲动,这件事都代表我不是个好女孩,进一步说,我不会是个好母亲,有权利但没资格生儿育女。怪物的孩子就算不像怪物也有怪物基因,迟早与“正常”分道扬镳。将来我绝不能嫁给渣男,否则我俩的孩子得是什么鬼样?身为女性,我具有渣男特征。拿我妹妹说明,每次以某种方式伤害她后,我都会后悔并打算改正,可类似的事会再次发生,我总是要悔改,又总是不悔改。

  不知道我这种女孩不小心爱上渣男会怎样,虽然我认为自己衷于暖男,但谁又完全了解自己呢?说不定自带“垃圾”属性的我会为某个自带“垃圾”属性的他而沦陷,到时候我会发现:一些人没有最烂,只有更烂,我比自己想得还烂。话说回来,我觉得“渣男”“渣女”这类词有些绝对,“渣”是相对的,通过比较产生的。人们都有渣的时候,不单纯的感情也是一物降一物,当人是前面的一物,他或她就可能多些渣的成分。当人是后面的一物,她或他就可能少些渣的成分。如果还不算傻的我很主动,让对方成了主导者,那么我喜欢或爱的不是人,而是人带来的负面感觉。于我而言,这样自虐爽过自残。

  我这个姐姐大概有百害而至少有一利,这一利就是当妹妹在成长中表现出一丁点不对劲,只要在场,我十有八九能察觉到,也就能引导她变得对劲。至于我会不会引导她,这真的看心情。当我阳光灿烂时,我确实希望一切变得更好。当我阴暗不堪时,我不在乎世间发生的任何不幸。过去父母养育我,现在父母培育我妹妹,活得粗糙的他们为她念童书、搭积木、谨慎挑选幼儿园,这些都是幼年迟钝的我不曾体验过的。事实就是我这只小白鼠一号长大了,无法再用来做实验。

  卢澜,小白鼠二号,正在接受新的实验方法。鉴于父母多次抨击我的性格和三观,两人一定不希望二女儿身上有一抹大女儿的影子。目前妹妹没让父母失望,四岁的她活泼顽皮,聪慧灵敏。其实她跟现在的许多小女娃差不多,说白了就是没什么特色,不过这大概正合父母的意,他们眼里的“独特”早已被我无意抹黑。自己的孩子出身平庸,内心不平庸多危险呀,内心也平庸多保险呀。假如我是女巫姐姐,卢澜就是麻瓜妹妹,将来我俩难以互相包容,不水火不容就不错了。然而她可能变异为女巫,那么我会帮她开拓魔法,不管父母多恼火。

  对她的诸多想法令我意识到自己可能成为什么样的家长:我最多要一个孩子,再富再闲也最多要一个孩子,根据现实来看那应该是我亲生的。那最好是个女孩,因为比起男孩我更了解女孩,也就更有把握与其父亲合作教好她。男孩也行,毕竟多数年代和地区的社会对男性的善意多一点,而我和其父亲保护不了他一辈子。跟大部分长辈一样,我会对下一代讲大道理,绝不会说“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多”。要是我的孩子爱玩文字游戏,她或他更会觉得这句话是鬼话。无论他或她靠自己会换来何种结果,我都不会用“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来对待。

  我想讲的大道理是另一种俗套:“先学会爱自己,再学着爱别人。”“做你天生该做的事情。”“你只活一次,去吧。”“活在当下,放眼未来。”如果我的孩子毕生不与这些大道理为敌,那么她或他即使不功成名就也算成功了。为时尚早,我会先向妹妹灌输这些大道理,只要不让她励志将爱洒遍七大洲或梦想成为世界之王,父母就不会反对我这样做。

  96

  Jasmoon

  0.2

  2019.07.29 12:56

  字数 2121

  三 妹妹,亦敌亦友2

  

  绝大多数人都潜藏着杀戮的能力,都有潜力成为杀手,而我妹妹那稚嫩眼睛里偶尔泛起的凶光似乎是想告诉我:这双眼睛的小主人能玩转残忍和暴力。每次她对父母大吼大叫,对邻居扔东西,对别的小朋友动手,尽管表面上诲人不倦,其实我都有点兴奋。和我不同甚至相反,她倾向提要求、主动出击、掠夺和霸占。我讨厌这样的生人,但我喜欢这样的熟人。这样的生人二话不说,能损害我的利益。这样的熟人一经操控,能维护我的利益。坦白讲,我借妹妹实现了一些小事,得到了一些小东西。在她长大前,我会继续这样做,不管这是否会加剧她的飞扬跋扈。

  一直以来我都预测强势外显的她会长成校园里的恶霸,曾是受欺者的我不会阻止这件事。如果她注定要跟霸凌问题脱不了干系,我宁愿她是伤害别人的一方,事后她可能将恶行抛诸九霄云外,安心地生活下去。被别人伤害的一方就不好过了,原谅、释怀不是嘴上说说、心里想想就能做到,伤疤好了疼难忘,那种虚幻的疼渗透骨髓,影响人的一举一动。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这方面我再次很自私,总会有受欺者,让那是别的小姑娘而不是我妹妹吧。我很矛盾,或很虚伪,既然不想妹妹被别人欺负,我自己却欺负了她,好像我不是“别人”似的,若我不是人也就不矛盾不虚伪了。

  第一次欺负她是在她几个月大的时候,父母不在家,她独自躺在床上哭喊起来。根据模糊的常识,我检查了尿布,很干净,接着尝试喂奶粉,她不喝。我怕误伤她,就没把她抱起来哄,转而离开并等她消停下来。随后她的啼哭越来越凶,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我愈发惊讶——她那样小,竟能发出那般大的声音。我什么都不想做了,同时觉得她的声音像母亲。“别吆喝了!”我随手抓起一件衣服并将其撇过去,落下去的衣服将她整个盖住。她的啼哭停了一秒,我的心咯噔了一下,黑暗里的她又哭起来,我后悔起来,过去把衣服拿开。

  那天我18岁,这件事让我产生了几个想法:我身上的问题真的比较多,不过能想到这一点证明它们还不算严重?什么样的人会那样对待一个婴儿?人们要是知道了会骂死我。无论我是故意的还是因为冲动,这件事都代表我不是个好女孩,进一步说,我不会是个好母亲,有权利但没资格生儿育女。怪物的孩子就算不像怪物也有怪物基因,迟早与“正常”分道扬镳。将来我绝不能嫁给渣男,否则我俩的孩子得是什么鬼样?身为女性,我具有渣男特征。拿我妹妹说明,每次以某种方式伤害她后,我都会后悔并打算改正,可类似的事会再次发生,我总是要悔改,又总是不悔改。

  不知道我这种女孩不小心爱上渣男会怎样,虽然我认为自己衷于暖男,但谁又完全了解自己呢?说不定自带“垃圾”属性的我会为某个自带“垃圾”属性的他而沦陷,到时候我会发现:一些人没有最烂,只有更烂,我比自己想得还烂。话说回来,我觉得“渣男”“渣女”这类词有些绝对,“渣”是相对的,通过比较产生的。人们都有渣的时候,不单纯的感情也是一物降一物,当人是前面的一物,他或她就可能多些渣的成分。当人是后面的一物,她或他就可能少些渣的成分。如果还不算傻的我很主动,让对方成了主导者,那么我喜欢或爱的不是人,而是人带来的负面感觉。于我而言,这样自虐爽过自残。

  我这个姐姐大概有百害而至少有一利,这一利就是当妹妹在成长中表现出一丁点不对劲,只要在场,我十有八九能察觉到,也就能引导她变得对劲。至于我会不会引导她,这真的看心情。当我阳光灿烂时,我确实希望一切变得更好。当我阴暗不堪时,我不在乎世间发生的任何不幸。过去父母养育我,现在父母培育我妹妹,活得粗糙的他们为她念童书、搭积木、谨慎挑选幼儿园,这些都是幼年迟钝的我不曾体验过的。事实就是我这只小白鼠一号长大了,无法再用来做实验。

  卢澜,小白鼠二号,正在接受新的实验方法。鉴于父母多次抨击我的性格和三观,两人一定不希望二女儿身上有一抹大女儿的影子。目前妹妹没让父母失望,四岁的她活泼顽皮,聪慧灵敏。其实她跟现在的许多小女娃差不多,说白了就是没什么特色,不过这大概正合父母的意,他们眼里的“独特”早已被我无意抹黑。自己的孩子出身平庸,内心不平庸多危险呀,内心也平庸多保险呀。假如我是女巫姐姐,卢澜就是麻瓜妹妹,将来我俩难以互相包容,不水火不容就不错了。然而她可能变异为女巫,那么我会帮她开拓魔法,不管父母多恼火。

  对她的诸多想法令我意识到自己可能成为什么样的家长:我最多要一个孩子,再富再闲也最多要一个孩子,根据现实来看那应该是我亲生的。那最好是个女孩,因为比起男孩我更了解女孩,也就更有把握与其父亲合作教好她。男孩也行,毕竟多数年代和地区的社会对男性的善意多一点,而我和其父亲保护不了他一辈子。跟大部分长辈一样,我会对下一代讲大道理,绝不会说“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多”。要是我的孩子爱玩文字游戏,她或他更会觉得这句话是鬼话。无论他或她靠自己会换来何种结果,我都不会用“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来对待。

  我想讲的大道理是另一种俗套:“先学会爱自己,再学着爱别人。”“做你天生该做的事情。”“你只活一次,去吧。”“活在当下,放眼未来。”如果我的孩子毕生不与这些大道理为敌,那么她或他即使不功成名就也算成功了。为时尚早,我会先向妹妹灌输这些大道理,只要不让她励志将爱洒遍七大洲或梦想成为世界之王,父母就不会反对我这样做。

  三 妹妹,亦敌亦友2

  

  绝大多数人都潜藏着杀戮的能力,都有潜力成为杀手,而我妹妹那稚嫩眼睛里偶尔泛起的凶光似乎是想告诉我:这双眼睛的小主人能玩转残忍和暴力。每次她对父母大吼大叫,对邻居扔东西,对别的小朋友动手,尽管表面上诲人不倦,其实我都有点兴奋。和我不同甚至相反,她倾向提要求、主动出击、掠夺和霸占。我讨厌这样的生人,但我喜欢这样的熟人。这样的生人二话不说,能损害我的利益。这样的熟人一经操控,能维护我的利益。坦白讲,我借妹妹实现了一些小事,得到了一些小东西。在她长大前,我会继续这样做,不管这是否会加剧她的飞扬跋扈。

  一直以来我都预测强势外显的她会长成校园里的恶霸,曾是受欺者的我不会阻止这件事。如果她注定要跟霸凌问题脱不了干系,我宁愿她是伤害别人的一方,事后她可能将恶行抛诸九霄云外,安心地生活下去。被别人伤害的一方就不好过了,原谅、释怀不是嘴上说说、心里想想就能做到,伤疤好了疼难忘,那种虚幻的疼渗透骨髓,影响人的一举一动。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这方面我再次很自私,总会有受欺者,让那是别的小姑娘而不是我妹妹吧。我很矛盾,或很虚伪,既然不想妹妹被别人欺负,我自己却欺负了她,好像我不是“别人”似的,若我不是人也就不矛盾不虚伪了。

  第一次欺负她是在她几个月大的时候,父母不在家,她独自躺在床上哭喊起来。根据模糊的常识,我检查了尿布,很干净,接着尝试喂奶粉,她不喝。我怕误伤她,就没把她抱起来哄,转而离开并等她消停下来。随后她的啼哭越来越凶,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我愈发惊讶——她那样小,竟能发出那般大的声音。我什么都不想做了,同时觉得她的声音像母亲。“别吆喝了!”我随手抓起一件衣服并将其撇过去,落下去的衣服将她整个盖住。她的啼哭停了一秒,我的心咯噔了一下,黑暗里的她又哭起来,我后悔起来,过去把衣服拿开。

  那天我18岁,这件事让我产生了几个想法:我身上的问题真的比较多,不过能想到这一点证明它们还不算严重?什么样的人会那样对待一个婴儿?人们要是知道了会骂死我。无论我是故意的还是因为冲动,这件事都代表我不是个好女孩,进一步说,我不会是个好母亲,有权利但没资格生儿育女。怪物的孩子就算不像怪物也有怪物基因,迟早与“正常”分道扬镳。将来我绝不能嫁给渣男,否则我俩的孩子得是什么鬼样?身为女性,我具有渣男特征。拿我妹妹说明,每次以某种方式伤害她后,我都会后悔并打算改正,可类似的事会再次发生,我总是要悔改,又总是不悔改。

  不知道我这种女孩不小心爱上渣男会怎样,虽然我认为自己衷于暖男,但谁又完全了解自己呢?说不定自带“垃圾”属性的我会为某个自带“垃圾”属性的他而沦陷,到时候我会发现:一些人没有最烂,只有更烂,我比自己想得还烂。话说回来,我觉得“渣男”“渣女”这类词有些绝对,“渣”是相对的,通过比较产生的。人们都有渣的时候,不单纯的感情也是一物降一物,当人是前面的一物,他或她就可能多些渣的成分。当人是后面的一物,她或他就可能少些渣的成分。如果还不算傻的我很主动,让对方成了主导者,那么我喜欢或爱的不是人,而是人带来的负面感觉。于我而言,这样自虐爽过自残。

  我这个姐姐大概有百害而至少有一利,这一利就是当妹妹在成长中表现出一丁点不对劲,只要在场,我十有八九能察觉到,也就能引导她变得对劲。至于我会不会引导她,这真的看心情。当我阳光灿烂时,我确实希望一切变得更好。当我阴暗不堪时,我不在乎世间发生的任何不幸。过去父母养育我,现在父母培育我妹妹,活得粗糙的他们为她念童书、搭积木、谨慎挑选幼儿园,这些都是幼年迟钝的我不曾体验过的。事实就是我这只小白鼠一号长大了,无法再用来做实验。

  卢澜,小白鼠二号,正在接受新的实验方法。鉴于父母多次抨击我的性格和三观,两人一定不希望二女儿身上有一抹大女儿的影子。目前妹妹没让父母失望,四岁的她活泼顽皮,聪慧灵敏。其实她跟现在的许多小女娃差不多,说白了就是没什么特色,不过这大概正合父母的意,他们眼里的“独特”早已被我无意抹黑。自己的孩子出身平庸,内心不平庸多危险呀,内心也平庸多保险呀。假如我是女巫姐姐,卢澜就是麻瓜妹妹,将来我俩难以互相包容,不水火不容就不错了。然而她可能变异为女巫,那么我会帮她开拓魔法,不管父母多恼火。

  对她的诸多想法令我意识到自己可能成为什么样的家长:我最多要一个孩子,再富再闲也最多要一个孩子,根据现实来看那应该是我亲生的。那最好是个女孩,因为比起男孩我更了解女孩,也就更有把握与其父亲合作教好她。男孩也行,毕竟多数年代和地区的社会对男性的善意多一点,而我和其父亲保护不了他一辈子。跟大部分长辈一样,我会对下一代讲大道理,绝不会说“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多”。要是我的孩子爱玩文字游戏,她或他更会觉得这句话是鬼话。无论他或她靠自己会换来何种结果,我都不会用“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来对待。

  我想讲的大道理是另一种俗套:“先学会爱自己,再学着爱别人。”“做你天生该做的事情。”“你只活一次,去吧。”“活在当下,放眼未来。”如果我的孩子毕生不与这些大道理为敌,那么她或他即使不功成名就也算成功了。为时尚早,我会先向妹妹灌输这些大道理,只要不让她励志将爱洒遍七大洲或梦想成为世界之王,父母就不会反对我这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