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8亚洲城

【古代言情】新月皎皎夜深沉(8)

?

  八 箭雨临危

  ? ? 她语塞,喉间紧紧作痛。

  ? ? 他脸上的冰霜又一次为她融化,“走,为了你,我也得走。”

  ? ? 走廊里闹哄哄一片,夜龙心和夜铭月已来提人,也是发现了被迷晕的守卫。

  ? ? 周允桀掌力一推,昨天刚修葺好的墙又被推开,他拉着月牙儿的手,“最后一程还是要你送我。”随即一跃而下,这次他轻功如飞,把月牙儿安安稳稳搂在身边,落地时脚尖轻点地面。

  ? ? “有马吗?”他看着月牙儿红着的脸,黑白分明的眼,愣愣地盯着他看。

  ? ? “有。”遇到周允桀的目光后,月牙儿才慌乱地收回刚才痴痴的凝望,已是第三次被他圈在冰冷的怀抱里,每一次他都是那样小心呵护,即使是昨晚没有轻功坠楼时,他也是尽全力保护她,怕她受伤害。

  ? ? 一阵尖锐的口哨声后,一匹黑马卷鬃骏马从远处小跑而来。它全身乌黑发亮,矫健挺拔,神情骄傲冷艳,活脱脱一个冰山美人的样子。它身上没有马鞍笼头,依然在月牙儿面前臣服地停了下来。

  ? ? “这是我的马,它叫木棉花,极通人性,但野性难驯,能不能骑它就看你的造化了。”月牙儿雪白的手拂过木棉花乌溜溜的鬃毛

  ? ? 后面追兵铿锵之声愈演愈烈。

  ? ? 周允桀被眼前的骏马深深吸引,看到它的第一眼,他就想起了月牙儿出现在他面前,提着弯刀朝他怒气冲冲而来的烈性样子。他的手试探着往它身上贴,它撇了撇头,不屑地躲开。

  ? ? “木棉花乖,带他离开这里。时间紧迫,别傲娇了。”月牙儿贴着它的脸说话,而后又在它耳朵里悄悄耳语了几句。

  ? ? “袁若峰,你休想逃跑!”夜铭月率一众侍卫已经追来,侍卫个个手中持弓箭,就等着跑到射程范围之内便可搭箭拉弓,这回抓不回他,就要置他于死地。

  ? ? “美人,在下得罪了。”周允桀再次伸手抚触木棉花,眼神与它相对。

  ? ? 木棉花不再闪躲,淡定从容,周允桀看准了时机,翻身上马,胯下是木棉花温热健硕的身体,静待着背上之人的指令。

  ? ? “到了西凉边关记得放它回来,它自己认得路的。”月牙儿不舍得抓住马鬃,“善待它。”

  ? ? 弓箭手已在射程范围之内,迅速整齐地列队,摆好了姿势,弓已拉满,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 ? “走啊!”月牙儿狠狠甩开木棉花,转身面对水云寨的箭阵,心里纠缠得都是周允桀的身影面容。

  ? ? “丫头,后会有期。”周允桀骤然夹紧马腹,俯身贴在了马背上,木棉花比离弦箭更快地奔驰了出去。

  ? ? 夜铭月无法置信地看着拦在箭阵前的月牙儿,眼看着周允桀骑着木棉花飞速地离开,下唇咬出了一丝血腥,她无法下令放箭。

  ? ? 突然夜龙心从箭阵后方腾空而起,手里一把满月弓上一支箭已待发。

  ? ? “弓箭手箭射长空。”他一身令下,所有的弓箭手把弓箭齐齐指向天空,瞬间黑压压一片箭雨先是往上飞去,接着在月牙儿头顶划过一道弧线,朝着远处的周允桀追去,而夜龙心手里那支箭也已灌满雄浑箭气破竹而出。

  ? ? “不要!”月牙儿喊出的声音被众箭抛在了后面,她狠狠一咬牙,闭着眼睛用尽全力将自己跃身空中,徒然想挡住那些要去追周允桀命的箭。

  ? ? “丫头,你疯啦?”周允桀眼角余光中扫到这骇人的一幕,密密麻麻的箭全都向着月牙儿娇小的身体刺去。他刚想勒停木棉花,就看见一道比箭更快的黑影横扫而来,把月牙儿整个护进怀里。

  ? ? “快跑木棉花,别停下来!”最后是月牙儿大声的疾呼。

  ? ? 木棉花载着周允桀速度又快了翻倍,头也不回地远去。

  ? ? 他俯在木棉花浓密的鬃毛间,掩盖着自己狰狞愤恨的表情,虽然他知道那道黑影定能保全傻丫头的安全,但他的心还是揪着痛了起来,恨不能为她挡箭的人是自己。

  ? ? 夜龙心着实被月牙儿的举动震惊了,他万没有想到,她不仅私自放走了犯人,借给了他木棉花,还舍身为他去挡万箭穿心。她的任性只能由他担当,自己射出去的一箭也只有自己救得了。

  ? ? 夜龙心风驰于箭雨之前,把月牙儿扣紧在心口胸怀前,一脚踢散整个箭雨阵,自己射出的那支利箭生生用手挡下,箭在他手中还因着箭气钻了很久才停下,扎得他的手掌鲜血淋淋。

  ? ? “伤到没?”夜龙心落地后第一件事就是松开怀抱,细细查看了一遍月牙儿是否安然无恙。

  ? ? “我没事。”月牙儿低头不敢看夜龙心。

  ? ? “哥,没事吧?”夜铭月追了过来,“你的手受伤了!”她看见他手里还握着自己的箭,血染红了整只手,一大滴一大滴地往下淌,“月牙儿,你这是为什么?”夜铭月不是心痛极了,也不会这样和月牙儿说话,可是这一回她觉得月牙儿真的太过分了,她伤得不仅是他的手。

  ? ? “铭月,不得无礼。”夜龙心轻轻一喝,威严尽显,夜铭月怒但不敢再言,“你先回去把事情和暮夫人禀报。”

  ? ? 夜铭月愤愤然转身离开。

  ? ? “没事就好,我送你回房。我该猜到你并不想让他死。”夜龙心放下威严一面,对着月牙儿他只有温和的宠溺,“暮夫人要不了一会儿也会来找你,别怕,我在。”

  ? ? “龙心哥哥。”跟在夜龙心身后走了一会,月牙儿终于忍不住开口,“对不起。”

  ? ? 夜龙心继续走着,没回答。

  ? ? 月牙儿一路看着他流血的手,心被扯得凌乱不堪,“我知道你一定会救我的,所以我才会飞身挡箭的。”

  ? ? 自嘲的笑一瞬间在夜龙心唇上划过,无人知晓。

  ? ? 夜族是佑迦皇朝的守护者,守护成了天性和贯穿一生的职责,对于夜龙心而言,眼前这个丫头就是他的整个皇朝,整个人生的价值。

  ? ? “以后不许再干这样的事情了。”夜龙心把月牙儿送到了房门口,站在了门边。

  ? ? 月牙儿傻傻地看着他,看不出他脸上任何的表情,她有那么一点点害怕她的龙心哥哥生她的气了,可是她真的不喜欢战争杀戮,仇恨时代蔓延,他希望总会有个人懂她,“一定要别人死才算报我们的仇吗?”

  ? ? “我说的是以后不许再用自己的命去赌我会不会救你。”

  96

  小爷瑾瑾

  2019.07.24 19:46

  字数 2126

  八 箭雨临危

  ? ? 她语塞,喉间紧紧作痛。

  ? ? 他脸上的冰霜又一次为她融化,“走,为了你,我也得走。”

  ? ? 走廊里闹哄哄一片,夜龙心和夜铭月已来提人,也是发现了被迷晕的守卫。

  ? ? 周允桀掌力一推,昨天刚修葺好的墙又被推开,他拉着月牙儿的手,“最后一程还是要你送我。”随即一跃而下,这次他轻功如飞,把月牙儿安安稳稳搂在身边,落地时脚尖轻点地面。

  ? ? “有马吗?”他看着月牙儿红着的脸,黑白分明的眼,愣愣地盯着他看。

  ? ? “有。”遇到周允桀的目光后,月牙儿才慌乱地收回刚才痴痴的凝望,已是第三次被他圈在冰冷的怀抱里,每一次他都是那样小心呵护,即使是昨晚没有轻功坠楼时,他也是尽全力保护她,怕她受伤害。

  ? ? 一阵尖锐的口哨声后,一匹黑马卷鬃骏马从远处小跑而来。它全身乌黑发亮,矫健挺拔,神情骄傲冷艳,活脱脱一个冰山美人的样子。它身上没有马鞍笼头,依然在月牙儿面前臣服地停了下来。

  ? ? “这是我的马,它叫木棉花,极通人性,但野性难驯,能不能骑它就看你的造化了。”月牙儿雪白的手拂过木棉花乌溜溜的鬃毛

  ? ? 后面追兵铿锵之声愈演愈烈。

  ? ? 周允桀被眼前的骏马深深吸引,看到它的第一眼,他就想起了月牙儿出现在他面前,提着弯刀朝他怒气冲冲而来的烈性样子。他的手试探着往它身上贴,它撇了撇头,不屑地躲开。

  ? ? “木棉花乖,带他离开这里。时间紧迫,别傲娇了。”月牙儿贴着它的脸说话,而后又在它耳朵里悄悄耳语了几句。

  ? ? “袁若峰,你休想逃跑!”夜铭月率一众侍卫已经追来,侍卫个个手中持弓箭,就等着跑到射程范围之内便可搭箭拉弓,这回抓不回他,就要置他于死地。

  ? ? “美人,在下得罪了。”周允桀再次伸手抚触木棉花,眼神与它相对。

  ? ? 木棉花不再闪躲,淡定从容,周允桀看准了时机,翻身上马,胯下是木棉花温热健硕的身体,静待着背上之人的指令。

  ? ? “到了西凉边关记得放它回来,它自己认得路的。”月牙儿不舍得抓住马鬃,“善待它。”

  ? ? 弓箭手已在射程范围之内,迅速整齐地列队,摆好了姿势,弓已拉满,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 ? “走啊!”月牙儿狠狠甩开木棉花,转身面对水云寨的箭阵,心里纠缠得都是周允桀的身影面容。

  ? ? “丫头,后会有期。”周允桀骤然夹紧马腹,俯身贴在了马背上,木棉花比离弦箭更快地奔驰了出去。

  ? ? 夜铭月无法置信地看着拦在箭阵前的月牙儿,眼看着周允桀骑着木棉花飞速地离开,下唇咬出了一丝血腥,她无法下令放箭。

  ? ? 突然夜龙心从箭阵后方腾空而起,手里一把满月弓上一支箭已待发。

  ? ? “弓箭手箭射长空。”他一身令下,所有的弓箭手把弓箭齐齐指向天空,瞬间黑压压一片箭雨先是往上飞去,接着在月牙儿头顶划过一道弧线,朝着远处的周允桀追去,而夜龙心手里那支箭也已灌满雄浑箭气破竹而出。

  ? ? “不要!”月牙儿喊出的声音被众箭抛在了后面,她狠狠一咬牙,闭着眼睛用尽全力将自己跃身空中,徒然想挡住那些要去追周允桀命的箭。

  ? ? “丫头,你疯啦?”周允桀眼角余光中扫到这骇人的一幕,密密麻麻的箭全都向着月牙儿娇小的身体刺去。他刚想勒停木棉花,就看见一道比箭更快的黑影横扫而来,把月牙儿整个护进怀里。

  ? ? “快跑木棉花,别停下来!”最后是月牙儿大声的疾呼。

  ? ? 木棉花载着周允桀速度又快了翻倍,头也不回地远去。

  ? ? 他俯在木棉花浓密的鬃毛间,掩盖着自己狰狞愤恨的表情,虽然他知道那道黑影定能保全傻丫头的安全,但他的心还是揪着痛了起来,恨不能为她挡箭的人是自己。

  ? ? 夜龙心着实被月牙儿的举动震惊了,他万没有想到,她不仅私自放走了犯人,借给了他木棉花,还舍身为他去挡万箭穿心。她的任性只能由他担当,自己射出去的一箭也只有自己救得了。

  ? ? 夜龙心风驰于箭雨之前,把月牙儿扣紧在心口胸怀前,一脚踢散整个箭雨阵,自己射出的那支利箭生生用手挡下,箭在他手中还因着箭气钻了很久才停下,扎得他的手掌鲜血淋淋。

  ? ? “伤到没?”夜龙心落地后第一件事就是松开怀抱,细细查看了一遍月牙儿是否安然无恙。

  ? ? “我没事。”月牙儿低头不敢看夜龙心。

  ? ? “哥,没事吧?”夜铭月追了过来,“你的手受伤了!”她看见他手里还握着自己的箭,血染红了整只手,一大滴一大滴地往下淌,“月牙儿,你这是为什么?”夜铭月不是心痛极了,也不会这样和月牙儿说话,可是这一回她觉得月牙儿真的太过分了,她伤得不仅是他的手。

  ? ? “铭月,不得无礼。”夜龙心轻轻一喝,威严尽显,夜铭月怒但不敢再言,“你先回去把事情和暮夫人禀报。”

  ? ? 夜铭月愤愤然转身离开。

  ? ? “没事就好,我送你回房。我该猜到你并不想让他死。”夜龙心放下威严一面,对着月牙儿他只有温和的宠溺,“暮夫人要不了一会儿也会来找你,别怕,我在。”

  ? ? “龙心哥哥。”跟在夜龙心身后走了一会,月牙儿终于忍不住开口,“对不起。”

  ? ? 夜龙心继续走着,没回答。

  ? ? 月牙儿一路看着他流血的手,心被扯得凌乱不堪,“我知道你一定会救我的,所以我才会飞身挡箭的。”

  ? ? 自嘲的笑一瞬间在夜龙心唇上划过,无人知晓。

  ? ? 夜族是佑迦皇朝的守护者,守护成了天性和贯穿一生的职责,对于夜龙心而言,眼前这个丫头就是他的整个皇朝,整个人生的价值。

  ? ? “以后不许再干这样的事情了。”夜龙心把月牙儿送到了房门口,站在了门边。

  ? ? 月牙儿傻傻地看着他,看不出他脸上任何的表情,她有那么一点点害怕她的龙心哥哥生她的气了,可是她真的不喜欢战争杀戮,仇恨时代蔓延,他希望总会有个人懂她,“一定要别人死才算报我们的仇吗?”

  ? ? “我说的是以后不许再用自己的命去赌我会不会救你。”

  八 箭雨临危

  ? ? 她语塞,喉间紧紧作痛。

  ? ? 他脸上的冰霜又一次为她融化,“走,为了你,我也得走。”

  ? ? 走廊里闹哄哄一片,夜龙心和夜铭月已来提人,也是发现了被迷晕的守卫。

  ? ? 周允桀掌力一推,昨天刚修葺好的墙又被推开,他拉着月牙儿的手,“最后一程还是要你送我。”随即一跃而下,这次他轻功如飞,把月牙儿安安稳稳搂在身边,落地时脚尖轻点地面。

  ? ? “有马吗?”他看着月牙儿红着的脸,黑白分明的眼,愣愣地盯着他看。

  ? ? “有。”遇到周允桀的目光后,月牙儿才慌乱地收回刚才痴痴的凝望,已是第三次被他圈在冰冷的怀抱里,每一次他都是那样小心呵护,即使是昨晚没有轻功坠楼时,他也是尽全力保护她,怕她受伤害。

  ? ? 一阵尖锐的口哨声后,一匹黑马卷鬃骏马从远处小跑而来。它全身乌黑发亮,矫健挺拔,神情骄傲冷艳,活脱脱一个冰山美人的样子。它身上没有马鞍笼头,依然在月牙儿面前臣服地停了下来。

  ? ? “这是我的马,它叫木棉花,极通人性,但野性难驯,能不能骑它就看你的造化了。”月牙儿雪白的手拂过木棉花乌溜溜的鬃毛

  ? ? 后面追兵铿锵之声愈演愈烈。

  ? ? 周允桀被眼前的骏马深深吸引,看到它的第一眼,他就想起了月牙儿出现在他面前,提着弯刀朝他怒气冲冲而来的烈性样子。他的手试探着往它身上贴,它撇了撇头,不屑地躲开。

  ? ? “木棉花乖,带他离开这里。时间紧迫,别傲娇了。”月牙儿贴着它的脸说话,而后又在它耳朵里悄悄耳语了几句。

  ? ? “袁若峰,你休想逃跑!”夜铭月率一众侍卫已经追来,侍卫个个手中持弓箭,就等着跑到射程范围之内便可搭箭拉弓,这回抓不回他,就要置他于死地。

  ? ? “美人,在下得罪了。”周允桀再次伸手抚触木棉花,眼神与它相对。

  ? ? 木棉花不再闪躲,淡定从容,周允桀看准了时机,翻身上马,胯下是木棉花温热健硕的身体,静待着背上之人的指令。

  ? ? “到了西凉边关记得放它回来,它自己认得路的。”月牙儿不舍得抓住马鬃,“善待它。”

  ? ? 弓箭手已在射程范围之内,迅速整齐地列队,摆好了姿势,弓已拉满,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 ? “走啊!”月牙儿狠狠甩开木棉花,转身面对水云寨的箭阵,心里纠缠得都是周允桀的身影面容。

  ? ? “丫头,后会有期。”周允桀骤然夹紧马腹,俯身贴在了马背上,木棉花比离弦箭更快地奔驰了出去。

  ? ? 夜铭月无法置信地看着拦在箭阵前的月牙儿,眼看着周允桀骑着木棉花飞速地离开,下唇咬出了一丝血腥,她无法下令放箭。

  ? ? 突然夜龙心从箭阵后方腾空而起,手里一把满月弓上一支箭已待发。

  ? ? “弓箭手箭射长空。”他一身令下,所有的弓箭手把弓箭齐齐指向天空,瞬间黑压压一片箭雨先是往上飞去,接着在月牙儿头顶划过一道弧线,朝着远处的周允桀追去,而夜龙心手里那支箭也已灌满雄浑箭气破竹而出。

  ? ? “不要!”月牙儿喊出的声音被众箭抛在了后面,她狠狠一咬牙,闭着眼睛用尽全力将自己跃身空中,徒然想挡住那些要去追周允桀命的箭。

  ? ? “丫头,你疯啦?”周允桀眼角余光中扫到这骇人的一幕,密密麻麻的箭全都向着月牙儿娇小的身体刺去。他刚想勒停木棉花,就看见一道比箭更快的黑影横扫而来,把月牙儿整个护进怀里。

  ? ? “快跑木棉花,别停下来!”最后是月牙儿大声的疾呼。

  ? ? 木棉花载着周允桀速度又快了翻倍,头也不回地远去。

  ? ? 他俯在木棉花浓密的鬃毛间,掩盖着自己狰狞愤恨的表情,虽然他知道那道黑影定能保全傻丫头的安全,但他的心还是揪着痛了起来,恨不能为她挡箭的人是自己。

  ? ? 夜龙心着实被月牙儿的举动震惊了,他万没有想到,她不仅私自放走了犯人,借给了他木棉花,还舍身为他去挡万箭穿心。她的任性只能由他担当,自己射出去的一箭也只有自己救得了。

  ? ? 夜龙心风驰于箭雨之前,把月牙儿扣紧在心口胸怀前,一脚踢散整个箭雨阵,自己射出的那支利箭生生用手挡下,箭在他手中还因着箭气钻了很久才停下,扎得他的手掌鲜血淋淋。

  ? ? “伤到没?”夜龙心落地后第一件事就是松开怀抱,细细查看了一遍月牙儿是否安然无恙。

  ? ? “我没事。”月牙儿低头不敢看夜龙心。

  ? ? “哥,没事吧?”夜铭月追了过来,“你的手受伤了!”她看见他手里还握着自己的箭,血染红了整只手,一大滴一大滴地往下淌,“月牙儿,你这是为什么?”夜铭月不是心痛极了,也不会这样和月牙儿说话,可是这一回她觉得月牙儿真的太过分了,她伤得不仅是他的手。

  ? ? “铭月,不得无礼。”夜龙心轻轻一喝,威严尽显,夜铭月怒但不敢再言,“你先回去把事情和暮夫人禀报。”

  ? ? 夜铭月愤愤然转身离开。

  ? ? “没事就好,我送你回房。我该猜到你并不想让他死。”夜龙心放下威严一面,对着月牙儿他只有温和的宠溺,“暮夫人要不了一会儿也会来找你,别怕,我在。”

  ? ? “龙心哥哥。”跟在夜龙心身后走了一会,月牙儿终于忍不住开口,“对不起。”

  ? ? 夜龙心继续走着,没回答。

  ? ? 月牙儿一路看着他流血的手,心被扯得凌乱不堪,“我知道你一定会救我的,所以我才会飞身挡箭的。”

  ? ? 自嘲的笑一瞬间在夜龙心唇上划过,无人知晓。

  ? ? 夜族是佑迦皇朝的守护者,守护成了天性和贯穿一生的职责,对于夜龙心而言,眼前这个丫头就是他的整个皇朝,整个人生的价值。

  ? ? “以后不许再干这样的事情了。”夜龙心把月牙儿送到了房门口,站在了门边。

  ? ? 月牙儿傻傻地看着他,看不出他脸上任何的表情,她有那么一点点害怕她的龙心哥哥生她的气了,可是她真的不喜欢战争杀戮,仇恨时代蔓延,他希望总会有个人懂她,“一定要别人死才算报我们的仇吗?”

  ? ? “我说的是以后不许再用自己的命去赌我会不会救你。”